落霞小說

第二章

金庸2015年02月03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計老人卻沒聽到人聲,但聽丁同說得真切,走到窗口一望,只見原野上牛羊低頭嚼草,四下里一片寂靜,并無生人到來,剛問了一句:“那里有人???”忽聽得丁同一聲獰笑,頭頂掌風颯然,一掌猛劈下來。

那知計老人雖是老態龍鍾,身手可著實敏捷,丁同的手掌與他頭頂相距尚有數寸,他身形一側,已滑了開去,跟著反手一勾,施展大擒拿手,將他右腕勾住了。丁同變招甚是賊滑,右手一掙沒掙脫,左手向前一送,藏在衣袖中的匕首已刺了出去,白光閃處,波的一響,匕首鋒利的刃口以刺入計老人的左背。

李文秀大叫一聲:“啊喲!”她跟父母學過兩年武功,眼見計老人中刀,縱身而上,兩個小拳頭便往丁同背心腰眼里打去。便在此時,計老人左手一個肘槌,槌中了丁同的心口,這一槌力道極猛,丁同低哼一聲,身子軟軟垂下,委頓在地,口中噴血,便沒氣了。

李文秀顫聲道:“爺爺,你……你背上的刀子……”計老人見她淚光瑩然,心想:“這女孩子心地倒好?!崩钗男阌值溃骸盃敔?,你的傷……我給你把刀子拔下來吧?”說著伸手去握刀柄。計老人臉色一沉,怒道:“你別管我?!狈鲋雷?,身子幌了幾幌,顫巍巍走向內室,拍的一聲,關上了板門。李文秀見他突然大怒,很是害怕,又見丁同在地下蜷縮成一團,只怕他起來加害自己,越想越怕,只想飛奔出外,但想起計老人身受重傷,無人服侍,又不忍置之不理。

她想了一想,走到室門外,輕輕拍了幾下,聽得室中沒半點聲音,叫道:“爺爺,爺爺,你痛嗎?”只聽得計老人粗聲道:“走開,走開!別來吵我!”這聲音和他原來慈和的說話大不相同,李文秀嚇得不敢再說,怔怔的坐在地下,抱著頭嗚嗚咽咽的哭起來。忽然呀的一聲,室門打開,一只手溫柔地撫摸她頭發,低聲道:“別哭,別哭,爺爺的傷不礙事?!崩钗男闾痤^來,見計老人臉帶微笑,心中一喜,登時破涕為笑。計老人笑道:“又哭又笑,不害羞麼?”李文秀把頭藏在他懷里。從這老人身上,她又找到了一些父母的親情溫暖。

計老人皺起眉頭,打量丁同的尸身,心想:“他跟我無冤無仇,為什麼忽下毒手?”李文秀關心地問:“爺爺,你背上的傷好些了麼?”這時計老人已換過了一件長袍,也不知他傷的如何。

那知他聽到李文秀重提此事,似乎適才給刺了這一刀實是奇恥大辱,臉上又現惱怒,粗聲道:“你羅唆什麼?”只聽得屋外那白馬噓溜溜一聲長嘶,微一沈吟,到柴房中提了一桶黃色染料出來。那是牧羊人在牲口身上涂染記號所用,使得各家的牛羊不致混雜,雖經風霜,亦不脫落。他牽過白馬,用刷子自頭至尾都刷上了黃色,又到哈薩克人的帳蓬之中,討了一套哈薩克男孩的舊衣服來,叫李文秀換上了。李文秀很是聰明,說道:“爺爺,你要那些惡人認不出我,是不是?”計老人點了點頭,嘆了口氣道:“爺爺老了。唉,剛才竟給他刺了一刀?!边@一次他自己提起,李文秀卻不敢接口了。

計老人埋了丁同的尸體,又將他乘坐的坐騎也宰了,沒留下絲毫痕跡,然後坐在大門口,拿著一柄長刀在磨刀石上不住手的磨著。

他這一番功夫果然沒白做,就在當天晚上,霍元龍和陳達海所率領的豪客,沖進了這片綠洲之中,大肆擄掠。這一帶素來沒有盜匪,哈薩克人雖然勇武善戰,但是先絕無防備,族中精壯男子又剛好大舉在北邊獵殺危害牛羊的狼群,在帳蓬中留守的都是老弱婦孺,竟給這批來自中原的豪客攻了個措手不及。七名哈薩克男子被殺,五個婦女被擄了去。這群豪客也曾闖進計老人的屋里,但誰也沒對一個老人、一個哈薩克孩子起疑。李文秀滿臉泥污,躲在屋角落中,誰也沒留意到她眼中閃耀著的仇恨光芒。她卻看得清清楚楚,父親的佩劍懸在霍元龍的腰間,母親的金銀小劍插在陳達海的腰帶之中。

這是她父母決不離身的兵刃,她年紀雖小,卻也猜到父母定是遭到了不幸。

第四天上,哈薩克的男子們從北方拖了一批狼尸回來了,當即組織了隊伍,去找這批漢人強盜復仇。但在茫茫的大漠之中,卻已失卻了他們的蹤跡,只找到了那五個被擄去的婦女。那是五具尸身,全身衣服被脫光了,慘死在大漠之上。他們也找到了白馬李三和金銀小劍三娘子的尸身,一起都帶了回來。

李文秀撲在父母的尸身上哀哀痛哭。一個哈薩克人提起皮靴,重重踢了她一腳,粗聲罵道:“真主降罰的強盜漢人!”計老人抱了李文秀回家,不去跟這個哈薩克人爭鬧。李文秀小小的心靈之中,只是想:“為什麼惡人這麼多?誰都來欺侮我?”半夜里,李文秀又從睡夢中哭醒了,一睜開眼,只見床沿上坐著一個人。她驚呼一聲,坐了起來,卻見計老人凝望著她,目光中愛憐橫溢,伸手溫柔地撫摸她的頭發,說道:“別怕,別怕,是爺爺?!崩钗男銣I水如珍珠斷線般流了下來,伏在計老人的懷里,把他的衣襟全哭濕了。計老人道:“孩子,你沒了爹娘,就當我是你的親爺爺,跟我住在一起。爺爺會好好的照料你?!崩钗男憧拗c頭,想起了那些殺害爸爸媽媽的惡人,又想起了踢了她一腳的那個兇惡的哈薩克漢子。這一腳踢得好重,使她腰里腫起了一大塊,她不禁又問:“為什麼誰都來欺侮我?我又沒做壞事?”計老人嘆口氣,說道:“這世界上給人欺侮的,總是那些沒做壞事的人?!彼麖耐邏乩锏沽艘煌霟崮汤?,瞧著她喝下了,又替她攏好被窩,說道:“秀兒,那個踢了你一腳的人,叫做蘇魯克。他是個正直的好人?!崩钗男惚犞鴪A圓的眼珠,很是奇怪,道:“他……他是好人麼?”計老人點頭道:“不錯,他是好人。他跟你一樣,在一天之中死了兩個最親愛的人,一個是他妻子,一個是他的大兒子。都是給那批惡人強盜害死的。他只道漢人都是壞人。他用哈薩克話罵你,說你是『真主降罰的強盜漢人』。你別恨他,他心里的悲痛,實在跟你一模一樣。不,他年紀大了,心里感到的悲痛,可比你多得多,深得多?!崩钗男阏穆犞?,她本來也沒怎麼恨這個滿臉胡子的哈薩克人,只是見了他兇狠的模樣很是害怕,這時忽然想起,那個大胡子的雙眼之中滿含著眼淚,只差沒掉下來。她不懂計老人說的,為什麼大人的悲痛會比小孩子更深更多,但對這個大胡子卻不自禁的起了同情。

窗外傳進來一陣奇妙的宛轉的鳥鳴,聲音很遠,但聽得很清楚,又是甜美,又是凄涼,便像一個少女在唱著清脆而柔和的歌。

李文秀側耳聽著,鳴歌之聲漸漸遠去,終於低微得聽不見了。她悲痛的心靈中得到了一些安慰,呆呆的出了一會神,低聲道:“爺爺,這鳥兒唱得真好聽?!庇嬂先说溃骸笆堑?,唱得真好聽!那是天鈴鳥,鳥兒的歌聲像是天上的銀鈴。這鳥兒只在晚上唱歌,白天睡覺。有人說,這是天上的星星掉下來之後變的。又有些哈薩克人說,這是草原上一個最美麗、最會唱歌的少女死了之後變的。她的情郎不愛她了,她傷心死的?!崩钗男忝糟氐溃骸八蠲利?,又最會唱歌,為什麼不愛她了?”計老人出了一會神,長長的嘆了口氣,說道:“世界上有許多事,你小孩子是不懂的?!边@時候,遠處草原上的天鈴鳥又唱起歌來了。

唱得令人心中又是甜蜜,又是凄涼。

就這樣,李文秀住在計老人的家里,幫他牧羊煮飯,兩個人就像親爺爺、親孫女一般。晚上,李文秀有時候從夢中醒來,聽著天鈴鳥的歌唱,又在天鈴鳥的歌聲中回到夢里。她夢中有江南的楊柳和桃花,爸爸的懷抱,媽媽的笑臉……過了秋天,過了冬天,李文秀平平靜靜地過著日子,她學會了哈薩克話,學會了草原上的許許多多事情。

?? 落 · 霞 + 小 · 說 w Ww - l uoX i a - c om-

計老人會釀又香又烈的美酒,哈薩克的男人就最愛喝又香又烈的美酒。

計老人會醫牛羊馬匹的疾病,哈薩克人治不好的牲口,往往就給他治好了。

牛羊馬匹是哈薩克人的性命,他們雖然不喜歡漢人,卻也少他不得,只好用牛羊來換他又香又烈的美酒,請了他去給牲口治病。

哈薩克人的帳蓬在草原上東西南北的遷移。計老人有時跟著他們遷移,有時就留在棚屋之中,等著他們回來。

一天晚上,李文秀又聽到了天鈴鳥的歌聲,只是它越唱越遠,隱隱約約地,隨著風聲飄來了一些,跟著又聽不到了。李文秀悄悄穿衣起來,到屋外牽了白馬,生怕驚醒計老人,將白馬牽得遠遠地,這才跨上馬,跟著歌聲走去。

草原上的夜晚,天很高、很藍,星星很亮,青草和小花散播著芳香。

歌聲很清晰了,唱得又是婉轉,又是嬌媚。李文秀的心跟著歌聲而狂喜,輕輕跨下馬背,讓白馬自由自在的嚼著青草。她仰天躺在草地上,沈醉在歌聲之中。

那天鈴鳥唱了一會,便飛遠幾丈。李文秀在地下爬著跟隨,她聽到了鳥兒撲翅的聲音,看到了這只淡黃色的小小鳥兒,見它在地下啄食。他啄了幾口,又向前飛一段路,又找到了食物。

天鈴鳥吃得很高興,突然間拍的一聲,長草中飛起黑黝黝的一件物件,將天鈴鳥罩住了。

李文秀的驚呼聲中,混和著一個男孩的歡叫,只見長草中跳出來一個哈薩克男孩,得意地叫道:“捉住了,捉住了!”他用外衣裹著天鈴鳥,鳥兒驚慌的叫聲,郁悶地隔著外衣傳出來。

李文秀又是吃驚,又是憤怒,叫道:“你干什麼?”那男孩道:“我捉天鈴鳥。你也來捉麼?”李文秀道:“干麼捉它?讓它快快·活活的唱歌不好麼?”那男孩笑道:“捉來玩?!睂⒂沂稚斓酵庖轮?,再伸出來時,手里已抓著那只淡黃色的小鳥。天鈴鳥不住撲著翅膀,但那里飛得出男孩的掌握?李文秀道:“放了它吧,你瞧它多可憐?”那男孩道:“我一路撒了麥子,引得這鳥兒過來。誰叫它吃我的麥子???哈哈!”李文秀一呆,在這世界上,她第一次懂得“陷阱”的意義。人家知道小鳥兒要吃麥子,便撒了麥子,引著它走進了死路。她年紀還小,不知道幾千年來,人們早便再說著“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”這兩句話。她只隱隱的感到了機謀的可怕,覺到了“引誘”的令人難以抗拒。當然,她只感到了一些極模糊的影子,想不明白中間包藏著的道理。

那男孩玩弄著天鈴鳥,使它發出一些痛苦的聲音。李文秀道:“你把小鳥兒給了我,好不好?”那男孩道:“那你給我什麼?”李文秀伸手到懷里一摸,她什麼也沒有,不禁有些發窘,想了一想,道:“趕明兒我給你縫一只好看的荷包,給你掛在身上?!蹦悄泻⑿Φ溃骸拔也挪簧线@個當呢。明兒你便賴了?!崩钗男忝浖t了臉,道:“我說過給你,一定給你,為什麼要賴呢?”那男孩搖頭道:“我不信?!痹鹿庵?,見李文秀左腕上套著一只玉鐲,發出晶瑩柔和的光芒,隨口便道:“除非你把這個給我?!庇耔C是媽媽給的,除了這只玉鐲,已沒有紀念媽媽的東西了。她很舍不得,但看了那天鈴鳥可憐的樣子,終於把玉鐲褪了下來,說道:“給你!”那男孩沒想到她居然會肯,接過玉鐲,道:“你不會再要回吧?”李文秀道:“不!”那男孩道:“好!”於是將天鈴鳥遞了給她。李文秀雙手合著鳥兒,手掌中感覺到它柔軟的身體,感覺到它迅速而微弱的心跳。她用右手的三根手指輕輕撫摸一下鳥兒背上的羽毛,張開雙掌,說道:“你去吧!下次要小心了,可別再給人捉住?!碧焘忴B展開翅膀,飛入了草叢之中。男孩很是奇怪,問道:“為什麼放了鳥兒?你不是用玉鐲換了來的麼?”他緊緊抓住了鐲子,生怕李文秀又向他要還。李文秀道:“天鈴鳥又飛,又唱歌,不是很快·活麼?”男孩側著頭瞧了她一會,問道:“你是誰?”李文秀道:“我叫李文秀,你呢?”男孩道:“我叫蘇普?!闭f著便跳了起來,揚著喉嚨大叫了一聲。

蘇普比她大了兩歲,長得很高,站在草地上很有點威武。李文秀道:“你力氣很大,是不是?”蘇普非常高興,這小女孩隨口一句話,正說中了他最引以為傲的事。他從腰間拔出一柄短刀來,說道:“上個月,我用這把刀砍傷了一頭狼,差點兒就砍死了,可惜給逃走了?!崩钗男愫苁求@奇,道:“你這麼厲害?”蘇普更加得意了,道:“有兩頭狼半夜里來咬我家的羊,爹不在家,我便提刀出去趕狼。大狼見了火把便逃了,我一刀砍中了另外一頭?!崩钗男愕溃骸澳憧硞四穷^小的?”蘇普有些不好意思,點了點頭,但隨即加上一句:“那大狼倘使不逃走,我就一刀殺了它?!彼m是這麼說,自己卻實在沒有把握。但李文秀深信不疑,道:“惡狼來咬小綿羊,那是該殺的。下次你殺到了狼,來叫我看,好不好?”蘇普大喜道:“好??!等我殺了狼,就剝了狼皮送給你?!崩钗男愕溃骸爸x謝你啦,那我就給爺爺做一條狼皮墊子。他自己那條已給了我啦?!碧K普道:“不!我送給你的,你自己用。你把爺爺的還給他便了?!崩钗男泓c頭道:“那也好?!痹趦蓚€小小的心靈之中,未來的還沒有實現的希望,和過去的事實沒有多大分別。他們想到要殺狼,好像那頭惡狼真的已經殺死了。

便這樣,兩個小孩子交上了朋友。哈薩克的男性的粗獷豪邁,和漢族的女性的溫柔仁善,相處得很是和諧。

過了幾天,李文秀做了一只小小的荷包,裝滿了麥糖,拿去送給蘇普。

這一件禮物使這小男孩很出乎意料之外,他用小鳥兒換了玉鐲,已經覺得占了便宜。哈薩克人天性的正直,使他認為應當有所補償,於是他一晚不睡,在草原上捉了兩只天鈴鳥,第二天拿去送給李文秀。這一件慷慨的舉動未免是會錯了意。李文秀費了很多唇舌,才使這男孩明白,她所喜歡的是讓天鈴鳥自由自在,而不是要捉了來讓它受苦。蘇普最後終於懂了,但在心底,總是覺得她的善心有些傻氣,古怪而可笑。

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在李文秀的夢里,爸爸媽媽出現的次數漸漸稀了,她枕頭上的淚痕也漸漸少了。她臉上有了更多的笑靨,嘴里有了更多的歌聲。當她和蘇普一起牧羊的時候,草原上常常飄來了遠處青年男女對答的情歌。李文秀覺得這些情致纏綿的歌兒很好聽,聽得多了,隨口便能哼了出來。

當然,她還不懂歌里的意義,為什麼一個男人會對一個女郎這麼顛倒?為什麼一個女郎要對一個男人這麼傾心?為什麼情人的腳步聲使心房劇烈地跳動?為什麼窈窕的身子叫人整晚睡不著?只是她清脆地動聽地唱了出來。聽到的人都說:“這小女孩的歌兒唱得真好,那不像草原上的一只天鈴鳥麼?”到了寒冷的冬天,天鈴鳥飛到南方溫暖的地方去了,但在草地上,李文秀的歌兒仍舊響著:“啊,親愛的牧羊少年,請問你多大年紀?你半夜里在沙漠獨行,我和你作伴愿不愿意?”歌聲在這里頓了一頓,聽到的人心中都在說:“聽著這樣美麗的歌兒,誰不愿意要你作伴呢?”跟著歌聲又響了起來:“啊,親愛的你別生氣,誰好誰壞一時難知。

要戈壁沙漠便為花園,只須一對好人聚在一起?!甭牭礁杪暤娜诵牡桌锒奸_了一朵花,便是最冷酷最荒蕪的心底,也升起了溫暖:“倘若是一對好人聚在一起,戈壁沙漠自然成了花園,誰又會來生你的氣???”老年人年輕了二十歲,年輕人心中洋溢歡樂。但唱著情歌的李文秀,卻不懂得歌中的意思。

聽她歌聲最多的,是蘇普。他也不懂這些草原上情歌的含意,直到有一天,他們在雪地里遇上了一頭惡狼。

這一頭狼來得非常突然。蘇普和李文秀正并肩坐在一個小丘上,望著散在草原上的羊群。

就像平常一樣,李文秀跟他說著故事。這些故事有些是媽媽從前說的,有些是計老人說的,另外的是她自己編的。蘇普最喜歡聽計老人那些驚險的出生入死的故事,最不欣賞李文秀自己那些孩子氣的女性故事,但一個驚險故事反來覆去的說了幾遍,便變成了不驚不險,於是他也只得耐心的聽著:白兔兒怎樣找不到媽媽,小花狗怎樣去幫它尋找。突然之間,李文秀“啊”的一聲,向後翻倒,一頭大灰狼尖利的牙齒咬向她的咽喉。

這頭狼從背後悄無聲息的襲來,兩個小孩誰都沒有發覺。李文秀曾跟媽媽學過一些武功,自然而然的將頭一側,避開了兇狼對準著她咽喉的一咬。

蘇普見這頭惡狼這般高大,嚇得腿也軟了,但他立即想起:“非救她不可!”從腰間拔出短刀,撲上去一刀刺在大灰狼的背上。

灰狼的骨頭很硬,短刀從它背脊上滑開了,只傷了一些皮肉。但灰狼也察覺了危險,放開了李文秀,張開血盆大口,突然縱起,雙足搭在蘇普的肩頭,便往他臉上咬了下去。

蘇普一驚之下,向後便倒。那灰狼來勢如電,雙足跟著按了下去,白森森的獠牙已觸到蘇普臉頰。李文秀極是害怕,但仍是鼓起勇氣,拉住灰狼尾巴用力向後拉扯。大灰狼給她一拉之下,向後退了一步,但它餓得慌了,後足牢牢據地,叫李文秀再也拉它不動,跟著又是一口咬落。

只聽得蘇普大叫一聲,兇狼已咬中他左肩。李文秀驚得幾乎要哭了出來,鼓起平生之力一拉?;依浅酝?,張口呼號,卻把咬在蘇普肩頭的牙齒松了。蘇普迷迷糊糊的送出一刀,正好刺中在狼肚腹上柔軟之處,這一刀直沒至柄。他想要拔出刀來再刺,那灰狼猛地躍起,在雪地里打了幾個滾,仰天死了。

計老人卻沒聽到人聲,但聽丁同說得真切,走到窗口一望,只見原野上牛羊低頭嚼草,四下里一片寂靜,并無生人到來,剛問了一句:“那里有人???”忽聽得丁同一聲獰笑,頭頂掌風颯然,一掌猛劈下來。

那知計老人雖是老態龍鍾,身手可著實敏捷,丁同的手掌與他頭頂相距尚有數寸,他身形一側,已滑了開去,跟著反手一勾,施展大擒拿手,將他右腕勾住了。丁同變招甚是賊滑,右手一掙沒掙脫,左手向前一送,藏在衣袖中的匕首已刺了出去,白光閃處,波的一響,匕首鋒利的刃口以刺入計老人的左背。

李文秀大叫一聲:“啊喲!”她跟父母學過兩年武功,眼見計老人中刀,縱身而上,兩個小拳頭便往丁同背心腰眼里打去。便在此時,計老人左手一個肘槌,槌中了丁同的心口,這一槌力道極猛,丁同低哼一聲,身子軟軟垂下,委頓在地,口中噴血,便沒氣了。

李文秀顫聲道:“爺爺,你……你背上的刀子……”計老人見她淚光瑩然,心想:“這女孩子心地倒好?!崩钗男阌值溃骸盃敔?,你的傷……我給你把刀子拔下來吧?”說著伸手去握刀柄。計老人臉色一沉,怒道:“你別管我?!狈鲋雷?,身子幌了幾幌,顫巍巍走向內室,拍的一聲,關上了板門。李文秀見他突然大怒,很是害怕,又見丁同在地下蜷縮成一團,只怕他起來加害自己,越想越怕,只想飛奔出外,但想起計老人身受重傷,無人服侍,又不忍置之不理。

她想了一想,走到室門外,輕輕拍了幾下,聽得室中沒半點聲音,叫道:“爺爺,爺爺,你痛嗎?”只聽得計老人粗聲道:“走開,走開!別來吵我!”這聲音和他原來慈和的說話大不相同,李文秀嚇得不敢再說,怔怔的坐在地下,抱著頭嗚嗚咽咽的哭起來。忽然呀的一聲,室門打開,一只手溫柔地撫摸她頭發,低聲道:“別哭,別哭,爺爺的傷不礙事?!崩钗男闾痤^來,見計老人臉帶微笑,心中一喜,登時破涕為笑。計老人笑道:“又哭又笑,不害羞麼?”李文秀把頭藏在他懷里。從這老人身上,她又找到了一些父母的親情溫暖。

計老人皺起眉頭,打量丁同的尸身,心想:“他跟我無冤無仇,為什麼忽下毒手?”李文秀關心地問:“爺爺,你背上的傷好些了麼?”這時計老人已換過了一件長袍,也不知他傷的如何。

那知他聽到李文秀重提此事,似乎適才給刺了這一刀實是奇恥大辱,臉上又現惱怒,粗聲道:“你羅唆什麼?”只聽得屋外那白馬噓溜溜一聲長嘶,微一沈吟,到柴房中提了一桶黃色染料出來。那是牧羊人在牲口身上涂染記號所用,使得各家的牛羊不致混雜,雖經風霜,亦不脫落。他牽過白馬,用刷子自頭至尾都刷上了黃色,又到哈薩克人的帳蓬之中,討了一套哈薩克男孩的舊衣服來,叫李文秀換上了。李文秀很是聰明,說道:“爺爺,你要那些惡人認不出我,是不是?”計老人點了點頭,嘆了口氣道:“爺爺老了。唉,剛才竟給他刺了一刀?!边@一次他自己提起,李文秀卻不敢接口了。

計老人埋了丁同的尸體,又將他乘坐的坐騎也宰了,沒留下絲毫痕跡,然後坐在大門口,拿著一柄長刀在磨刀石上不住手的磨著。

他這一番功夫果然沒白做,就在當天晚上,霍元龍和陳達海所率領的豪客,沖進了這片綠洲之中,大肆擄掠。這一帶素來沒有盜匪,哈薩克人雖然勇武善戰,但是先絕無防備,族中精壯男子又剛好大舉在北邊獵殺危害牛羊的狼群,在帳蓬中留守的都是老弱婦孺,竟給這批來自中原的豪客攻了個措手不及。七名哈薩克男子被殺,五個婦女被擄了去。這群豪客也曾闖進計老人的屋里,但誰也沒對一個老人、一個哈薩克孩子起疑。李文秀滿臉泥污,躲在屋角落中,誰也沒留意到她眼中閃耀著的仇恨光芒。她卻看得清清楚楚,父親的佩劍懸在霍元龍的腰間,母親的金銀小劍插在陳達海的腰帶之中。

這是她父母決不離身的兵刃,她年紀雖小,卻也猜到父母定是遭到了不幸。

第四天上,哈薩克的男子們從北方拖了一批狼尸回來了,當即組織了隊伍,去找這批漢人強盜復仇。但在茫茫的大漠之中,卻已失卻了他們的蹤跡,只找到了那五個被擄去的婦女。那是五具尸身,全身衣服被脫光了,慘死在大漠之上。他們也找到了白馬李三和金銀小劍三娘子的尸身,一起都帶了回來。

李文秀撲在父母的尸身上哀哀痛哭。一個哈薩克人提起皮靴,重重踢了她一腳,粗聲罵道:“真主降罰的強盜漢人!”計老人抱了李文秀回家,不去跟這個哈薩克人爭鬧。李文秀小小的心靈之中,只是想:“為什麼惡人這麼多?誰都來欺侮我?”半夜里,李文秀又從睡夢中哭醒了,一睜開眼,只見床沿上坐著一個人。她驚呼一聲,坐了起來,卻見計老人凝望著她,目光中愛憐橫溢,伸手溫柔地撫摸她的頭發,說道:“別怕,別怕,是爺爺?!崩钗男銣I水如珍珠斷線般流了下來,伏在計老人的懷里,把他的衣襟全哭濕了。計老人道:“孩子,你沒了爹娘,就當我是你的親爺爺,跟我住在一起。爺爺會好好的照料你?!崩钗男憧拗c頭,想起了那些殺害爸爸媽媽的惡人,又想起了踢了她一腳的那個兇惡的哈薩克漢子。這一腳踢得好重,使她腰里腫起了一大塊,她不禁又問:“為什麼誰都來欺侮我?我又沒做壞事?”計老人嘆口氣,說道:“這世界上給人欺侮的,總是那些沒做壞事的人?!彼麖耐邏乩锏沽艘煌霟崮汤?,瞧著她喝下了,又替她攏好被窩,說道:“秀兒,那個踢了你一腳的人,叫做蘇魯克。他是個正直的好人?!崩钗男惚犞鴪A圓的眼珠,很是奇怪,道:“他……他是好人麼?”計老人點頭道:“不錯,他是好人。他跟你一樣,在一天之中死了兩個最親愛的人,一個是他妻子,一個是他的大兒子。都是給那批惡人強盜害死的。他只道漢人都是壞人。他用哈薩克話罵你,說你是『真主降罰的強盜漢人』。你別恨他,他心里的悲痛,實在跟你一模一樣。不,他年紀大了,心里感到的悲痛,可比你多得多,深得多?!崩钗男阏穆犞?,她本來也沒怎麼恨這個滿臉胡子的哈薩克人,只是見了他兇狠的模樣很是害怕,這時忽然想起,那個大胡子的雙眼之中滿含著眼淚,只差沒掉下來。她不懂計老人說的,為什麼大人的悲痛會比小孩子更深更多,但對這個大胡子卻不自禁的起了同情。

窗外傳進來一陣奇妙的宛轉的鳥鳴,聲音很遠,但聽得很清楚,又是甜美,又是凄涼,便像一個少女在唱著清脆而柔和的歌。

李文秀側耳聽著,鳴歌之聲漸漸遠去,終於低微得聽不見了。她悲痛的心靈中得到了一些安慰,呆呆的出了一會神,低聲道:“爺爺,這鳥兒唱得真好聽?!庇嬂先说溃骸笆堑?,唱得真好聽!那是天鈴鳥,鳥兒的歌聲像是天上的銀鈴。這鳥兒只在晚上唱歌,白天睡覺。有人說,這是天上的星星掉下來之後變的。又有些哈薩克人說,這是草原上一個最美麗、最會唱歌的少女死了之後變的。她的情郎不愛她了,她傷心死的?!崩钗男忝糟氐溃骸八蠲利?,又最會唱歌,為什麼不愛她了?”計老人出了一會神,長長的嘆了口氣,說道:“世界上有許多事,你小孩子是不懂的?!边@時候,遠處草原上的天鈴鳥又唱起歌來了。

唱得令人心中又是甜蜜,又是凄涼。

就這樣,李文秀住在計老人的家里,幫他牧羊煮飯,兩個人就像親爺爺、親孫女一般。晚上,李文秀有時候從夢中醒來,聽著天鈴鳥的歌唱,又在天鈴鳥的歌聲中回到夢里。她夢中有江南的楊柳和桃花,爸爸的懷抱,媽媽的笑臉……過了秋天,過了冬天,李文秀平平靜靜地過著日子,她學會了哈薩克話,學會了草原上的許許多多事情。

計老人會釀又香又烈的美酒,哈薩克的男人就最愛喝又香又烈的美酒。

計老人會醫牛羊馬匹的疾病,哈薩克人治不好的牲口,往往就給他治好了。

牛羊馬匹是哈薩克人的性命,他們雖然不喜歡漢人,卻也少他不得,只好用牛羊來換他又香又烈的美酒,請了他去給牲口治病。

哈薩克人的帳蓬在草原上東西南北的遷移。計老人有時跟著他們遷移,有時就留在棚屋之中,等著他們回來。

一天晚上,李文秀又聽到了天鈴鳥的歌聲,只是它越唱越遠,隱隱約約地,隨著風聲飄來了一些,跟著又聽不到了。李文秀悄悄穿衣起來,到屋外牽了白馬,生怕驚醒計老人,將白馬牽得遠遠地,這才跨上馬,跟著歌聲走去。

草原上的夜晚,天很高、很藍,星星很亮,青草和小花散播著芳香。

歌聲很清晰了,唱得又是婉轉,又是嬌媚。李文秀的心跟著歌聲而狂喜,輕輕跨下馬背,讓白馬自由自在的嚼著青草。她仰天躺在草地上,沈醉在歌聲之中。

那天鈴鳥唱了一會,便飛遠幾丈。李文秀在地下爬著跟隨,她聽到了鳥兒撲翅的聲音,看到了這只淡黃色的小小鳥兒,見它在地下啄食。他啄了幾口,又向前飛一段路,又找到了食物。

天鈴鳥吃得很高興,突然間拍的一聲,長草中飛起黑黝黝的一件物件,將天鈴鳥罩住了。

李文秀的驚呼聲中,混和著一個男孩的歡叫,只見長草中跳出來一個哈薩克男孩,得意地叫道:“捉住了,捉住了!”他用外衣裹著天鈴鳥,鳥兒驚慌的叫聲,郁悶地隔著外衣傳出來。

李文秀又是吃驚,又是憤怒,叫道:“你干什麼?”那男孩道:“我捉天鈴鳥。你也來捉麼?”李文秀道:“干麼捉它?讓它快快·活活的唱歌不好麼?”那男孩笑道:“捉來玩?!睂⒂沂稚斓酵庖轮?,再伸出來時,手里已抓著那只淡黃色的小鳥。天鈴鳥不住撲著翅膀,但那里飛得出男孩的掌握?李文秀道:“放了它吧,你瞧它多可憐?”那男孩道:“我一路撒了麥子,引得這鳥兒過來。誰叫它吃我的麥子???哈哈!”李文秀一呆,在這世界上,她第一次懂得“陷阱”的意義。人家知道小鳥兒要吃麥子,便撒了麥子,引著它走進了死路。她年紀還小,不知道幾千年來,人們早便再說著“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”這兩句話。她只隱隱的感到了機謀的可怕,覺到了“引誘”的令人難以抗拒。當然,她只感到了一些極模糊的影子,想不明白中間包藏著的道理。

那男孩玩弄著天鈴鳥,使它發出一些痛苦的聲音。李文秀道:“你把小鳥兒給了我,好不好?”那男孩道:“那你給我什麼?”李文秀伸手到懷里一摸,她什麼也沒有,不禁有些發窘,想了一想,道:“趕明兒我給你縫一只好看的荷包,給你掛在身上?!蹦悄泻⑿Φ溃骸拔也挪簧线@個當呢。明兒你便賴了?!崩钗男忝浖t了臉,道:“我說過給你,一定給你,為什麼要賴呢?”那男孩搖頭道:“我不信?!痹鹿庵?,見李文秀左腕上套著一只玉鐲,發出晶瑩柔和的光芒,隨口便道:“除非你把這個給我?!庇耔C是媽媽給的,除了這只玉鐲,已沒有紀念媽媽的東西了。她很舍不得,但看了那天鈴鳥可憐的樣子,終於把玉鐲褪了下來,說道:“給你!”那男孩沒想到她居然會肯,接過玉鐲,道:“你不會再要回吧?”李文秀道:“不!”那男孩道:“好!”於是將天鈴鳥遞了給她。李文秀雙手合著鳥兒,手掌中感覺到它柔軟的身體,感覺到它迅速而微弱的心跳。她用右手的三根手指輕輕撫摸一下鳥兒背上的羽毛,張開雙掌,說道:“你去吧!下次要小心了,可別再給人捉住?!碧焘忴B展開翅膀,飛入了草叢之中。男孩很是奇怪,問道:“為什麼放了鳥兒?你不是用玉鐲換了來的麼?”他緊緊抓住了鐲子,生怕李文秀又向他要還。李文秀道:“天鈴鳥又飛,又唱歌,不是很快·活麼?”男孩側著頭瞧了她一會,問道:“你是誰?”李文秀道:“我叫李文秀,你呢?”男孩道:“我叫蘇普?!闭f著便跳了起來,揚著喉嚨大叫了一聲。

蘇普比她大了兩歲,長得很高,站在草地上很有點威武。李文秀道:“你力氣很大,是不是?”蘇普非常高興,這小女孩隨口一句話,正說中了他最引以為傲的事。他從腰間拔出一柄短刀來,說道:“上個月,我用這把刀砍傷了一頭狼,差點兒就砍死了,可惜給逃走了?!崩钗男愫苁求@奇,道:“你這麼厲害?”蘇普更加得意了,道:“有兩頭狼半夜里來咬我家的羊,爹不在家,我便提刀出去趕狼。大狼見了火把便逃了,我一刀砍中了另外一頭?!崩钗男愕溃骸澳憧硞四穷^小的?”蘇普有些不好意思,點了點頭,但隨即加上一句:“那大狼倘使不逃走,我就一刀殺了它?!彼m是這麼說,自己卻實在沒有把握。但李文秀深信不疑,道:“惡狼來咬小綿羊,那是該殺的。下次你殺到了狼,來叫我看,好不好?”蘇普大喜道:“好??!等我殺了狼,就剝了狼皮送給你?!崩钗男愕溃骸爸x謝你啦,那我就給爺爺做一條狼皮墊子。他自己那條已給了我啦?!碧K普道:“不!我送給你的,你自己用。你把爺爺的還給他便了?!崩钗男泓c頭道:“那也好?!痹趦蓚€小小的心靈之中,未來的還沒有實現的希望,和過去的事實沒有多大分別。他們想到要殺狼,好像那頭惡狼真的已經殺死了。

便這樣,兩個小孩子交上了朋友。哈薩克的男性的粗獷豪邁,和漢族的女性的溫柔仁善,相處得很是和諧。

過了幾天,李文秀做了一只小小的荷包,裝滿了麥糖,拿去送給蘇普。

這一件禮物使這小男孩很出乎意料之外,他用小鳥兒換了玉鐲,已經覺得占了便宜。哈薩克人天性的正直,使他認為應當有所補償,於是他一晚不睡,在草原上捉了兩只天鈴鳥,第二天拿去送給李文秀。這一件慷慨的舉動未免是會錯了意。李文秀費了很多唇舌,才使這男孩明白,她所喜歡的是讓天鈴鳥自由自在,而不是要捉了來讓它受苦。蘇普最後終於懂了,但在心底,總是覺得她的善心有些傻氣,古怪而可笑。

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在李文秀的夢里,爸爸媽媽出現的次數漸漸稀了,她枕頭上的淚痕也漸漸少了。她臉上有了更多的笑靨,嘴里有了更多的歌聲。當她和蘇普一起牧羊的時候,草原上常常飄來了遠處青年男女對答的情歌。李文秀覺得這些情致纏綿的歌兒很好聽,聽得多了,隨口便能哼了出來。

當然,她還不懂歌里的意義,為什麼一個男人會對一個女郎這麼顛倒?為什麼一個女郎要對一個男人這麼傾心?為什麼情人的腳步聲使心房劇烈地跳動?為什麼窈窕的身子叫人整晚睡不著?只是她清脆地動聽地唱了出來。聽到的人都說:“這小女孩的歌兒唱得真好,那不像草原上的一只天鈴鳥麼?”到了寒冷的冬天,天鈴鳥飛到南方溫暖的地方去了,但在草地上,李文秀的歌兒仍舊響著:“啊,親愛的牧羊少年,請問你多大年紀?你半夜里在沙漠獨行,我和你作伴愿不愿意?”歌聲在這里頓了一頓,聽到的人心中都在說:“聽著這樣美麗的歌兒,誰不愿意要你作伴呢?”跟著歌聲又響了起來:“啊,親愛的你別生氣,誰好誰壞一時難知。

要戈壁沙漠便為花園,只須一對好人聚在一起?!甭牭礁杪暤娜诵牡桌锒奸_了一朵花,便是最冷酷最荒蕪的心底,也升起了溫暖:“倘若是一對好人聚在一起,戈壁沙漠自然成了花園,誰又會來生你的氣???”老年人年輕了二十歲,年輕人心中洋溢歡樂。但唱著情歌的李文秀,卻不懂得歌中的意思。

聽她歌聲最多的,是蘇普。他也不懂這些草原上情歌的含意,直到有一天,他們在雪地里遇上了一頭惡狼。

這一頭狼來得非常突然。蘇普和李文秀正并肩坐在一個小丘上,望著散在草原上的羊群。

就像平常一樣,李文秀跟他說著故事。這些故事有些是媽媽從前說的,有些是計老人說的,另外的是她自己編的。蘇普最喜歡聽計老人那些驚險的出生入死的故事,最不欣賞李文秀自己那些孩子氣的女性故事,但一個驚險故事反來覆去的說了幾遍,便變成了不驚不險,於是他也只得耐心的聽著:白兔兒怎樣找不到媽媽,小花狗怎樣去幫它尋找。突然之間,李文秀“啊”的一聲,向後翻倒,一頭大灰狼尖利的牙齒咬向她的咽喉。

這頭狼從背後悄無聲息的襲來,兩個小孩誰都沒有發覺。李文秀曾跟媽媽學過一些武功,自然而然的將頭一側,避開了兇狼對準著她咽喉的一咬。

蘇普見這頭惡狼這般高大,嚇得腿也軟了,但他立即想起:“非救她不可!”從腰間拔出短刀,撲上去一刀刺在大灰狼的背上。

灰狼的骨頭很硬,短刀從它背脊上滑開了,只傷了一些皮肉。但灰狼也察覺了危險,放開了李文秀,張開血盆大口,突然縱起,雙足搭在蘇普的肩頭,便往他臉上咬了下去。

蘇普一驚之下,向後便倒。那灰狼來勢如電,雙足跟著按了下去,白森森的獠牙已觸到蘇普臉頰。李文秀極是害怕,但仍是鼓起勇氣,拉住灰狼尾巴用力向後拉扯。大灰狼給她一拉之下,向後退了一步,但它餓得慌了,後足牢牢據地,叫李文秀再也拉它不動,跟著又是一口咬落。

只聽得蘇普大叫一聲,兇狼已咬中他左肩。李文秀驚得幾乎要哭了出來,鼓起平生之力一拉?;依浅酝?,張口呼號,卻把咬在蘇普肩頭的牙齒松了。蘇普迷迷糊糊的送出一刀,正好刺中在狼肚腹上柔軟之處,這一刀直沒至柄。他想要拔出刀來再刺,那灰狼猛地躍起,在雪地里打了幾個滾,仰天死了。

 

共一條評論

  1. s說道:

    這一章有錯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 广西快3遗漏一真准网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中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预测 现在我推广了一赌博app 快乐双彩复式中奖计算器 广西11选5电视走势图 佳永配资APP下载 网赌把自己赌废了2018 时时彩软件app 中国平安股票行情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