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一篇 9.看看這幾個中國人吧

閻真2016年05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9、看看這幾個中國人吧

馬廳長要去安南地區檢查工作,把我和丁小槐帶去了。這樣我知道晏一鶴并沒有去匯報什么。到安南已是晚上七點多鐘。車開到衛生局,我說:“不會沒人吧?”大徐說:“有人沒人要看是誰來了,你來了那就沒有人了,今天到半夜都會有人?!钡蕉寝k公室,果然有人,而且是六個人。見了馬廳長,殷局長說:“等得我們好苦,廳長!算著您最遲五點鐘到的,七點還沒到,我們心里都那么緊緊揪著,不敢往壞處想?!倍⌒』闭f:“馬廳長在豐源作了一個精彩的演講,就耽誤了?!闭f著順勢站到馬廳長身邊,擋住了我。馬廳長說:“這是小池?!卑盐医猩蟻?,“北京中醫學院的研究生,我把他留在廳里了?!币缶珠L使勁和我握手,又跟丁小槐握手。丁小槐垂著眼不做聲。我想:“馬廳長的眼睛到底是雪亮的啊,你以為你想著要壓我就真的壓著了?”這握手一先一后,說起來不算個屁事,可在這個份上可不是一件小事啊。

吃了飯殷局長幾個把我們送到神鹿賓館,反復交待了經理,就去了。馬廳長是一個套間,另外兩個單間,丁小槐想一個人一間,大徐說:“誰不怕打鼾就跟我一間?!彼蝼浅隽嗣?,有透過墻的力量,每次出來都不敢住馬廳長隔壁。丁小槐說:“只怕我也打鼾?!币娝@樣不肯為別人考慮,我說:“那你們那個打鼾的住在一起,等于聽自己打鼾?!倍⌒』闭f:“那還是徐師傅自己一間算了?!贝笮烊チ?,丁小槐把小紙箱打開,是一個豆漿機,開始給馬廳長磨豆漿,一邊說:“馬廳長從來不喝豆粉沖的豆漿,口感不行?!倍⌒』闭业胤街蠖節{去了,馬廳長洗完澡,到我們門口看了一下,我想著有什么事,就跟了過去。馬廳長拿出圍棋說:“池大為聽說你也會幾下子?”我說:“也會那么一點?!边@時丁小槐端了熱豆漿進來,往桌上一放,順勢坐了下去說:“馬廳長今天再跟我下一盤指導棋,讓三子?!瘪R廳長說:“今天讓五子?!倍⌒』闭f:“那我一定要贏一盤,大為看我贏呀?!庇终f:“我們跟馬廳長下棋,那是李鬼碰見了李逵?!毕轮羼R廳長隨口說:“忘記帶襪子來換了?!倍⌒』闭f:“我這就去買一雙來?!眳s看著我。我說:“我下去看看?”回來說:“到處都關門了?!边@時丁小槐已輸了一盤,還要下一盤,我就回房去了。

很晚了丁小槐才回來,端個盆子出去了,好一會還沒進來。熱水瓶里沒水了,我端了杯子去打開水,看見丁小槐站在樓道盡頭的電水爐邊,見了我想擋住什么似的。我一眼看見電水爐上烤著兩雙襪子,知道他把馬廳長的襪子洗了在烤干。我裝著沒看見,接了水就走了。半天他進來了說:“還沒睡?”躺下去摸出一本書來看,我瞥一眼是《圍棋初步》。我說:“你還不睡?看什么書?”他說:“就這本書?!卑褧鴵P了一下,又問我看什么書。我說:“何夢瑤的《醫碥》?!彼f:“鉆研業務,那好。等你成為當代李時珍了,我就有寫回憶錄的第一手材料?!蔽艺f:“我其實也想學學圍棋,學好就好了?!?/p>

第二天早上我醒來,馬廳長叫我,說:“到外面看看有襪子沒有,買兩雙來,要純綿的?!币粫屹I來了,馬廳長說:“丁小槐吧,他還是好心,昨晚把我的襪子洗了還烤干了,怪不得我起來找不到襪子。我看見兩雙襪子烤在那里,是不是把我的和別人的一起洗的?這里的盆子也不能用,腳氣病很容易交叉感染的。我有一年穿了賓館里的拖鞋害上了腳氣,天下的藥都用盡了,真菌比日本鬼子還頑強些?!蔽蚁?,丁小槐在一雙襪子上動這么多腦筋,他不怕馬廳長看小了他?吃早餐時丁小槐低頭看馬廳長的腳,發現襪子不是自己洗的那一雙,臉上很不自在。

上午聽殷局長匯報工作,丁小槐似乎是隨意地,把記錄本往我跟前一丟。我看看馬廳長又看看記錄本,馬廳長幾乎不察覺地點一點頭,我只好拿起筆來作記錄。丁小槐儼然地聽匯報,偶然也問一兩個問題。我去瞧馬廳長的神態,也沒有什么特別的表示??磥矶⌒』闭姘疡R廳長摸透了,什么時候該沉默,什么時候可以說上幾句,他都了然于心。下午殷局長陪馬廳長去了地委,我和丁小槐跟幾個副局長談幾個具體事情的細節。巫副局長說:“有幾個問題向廳里的同志匯報一下?!蔽疫B忙說:“大家討論?!倍⌒』倍俗?,一枝筆在手中轉來轉去,卻不寫什么,點著頭“嗯嗯”地示意我作記錄。我裝著聽不懂,他只好算了。談著話丁小槐不停地打斷巫副局長的話,左問右問,拿足了派頭。雖然是馬廳長留下我們來談工作,卻也并沒授權給他來主持,他憑什么擺出這副當仁不讓的派頭?我想那幾個副局長都年齡一把了,面子又怎么下得來?誰知他們連一點別扭的神態也沒有,就把丁小槐當作了廳里的領導,恭恭敬敬地,問一句答一句。他們的神態激發了丁小槐的情緒,越發地神采飛揚,思維也居然特別活躍,提的問題也都還在點子上,甚至有幾處超水平發揮,使我都吃了一驚,可見他平時還是動了腦筋的。這樣一來巫副局長幾人越發把他當作了個人物,我偶然插問幾句,他們也沖著丁小槐作答。丁小槐興奮得臉上泛光,一副過足了癮的樣子。我看那神態覺得可笑,這有什么過癮的?要過癮你過去吧你!丁小槐越是容光煥發,那幾個人就越是神態謙恭,甚至連“丁主任”都叫出來了,丁小槐也不去糾正。我看著巫副局長等人,心里嘆氣說:“看看這幾個中國人呀,看看這幾個中國人吧!”

晚上去賓館吃飯,我們到那里去等馬廳長,地委童書記也會來。童書記十多年前和馬廳長一起援藏有二年多。到了賓館門口,衛生局人事科肖科長迎上來說:“幾個包廂都被人訂去了?!蔽赘本珠L臉一沉說:“上午就交待了的事,還辦砸了?童書記會來你知道嗎?等會你自己去跟殷局長說,讓童書記也坐在大廳里?!毙た崎L說:“我上午就交待了小方,他訂了菜,忘記訂包廂了?!蔽艺f:“換一家也是一樣的?!蔽赘本珠L說:“只有這家還像個樣子,童書記平時請客都在這里?!蔽艺f:“坐大廳里也一樣吃?!倍⌒』瘪R上說:“大為你的意思是要馬廳長坐大廳?”巫副局長說:“肖科長你是不是請他們哪一撥人讓一讓,就說童書記有客人,童書記?!闭f著一根手指朝天上一戳一戳的。肖科長進去了,我也跟進去。小方正在一個包廂門口求那些人,里面的人都坐好了,不肯起身。肖科長沉著臉說:“小方你惹出了多大的禍你知道不?童書記會來,等會你自己跟童書記講去?!毙》娇嘀?,急得要哭。這時丁小槐也過來了,認出小方是大學的同學,趕緊上去握手,小方難堪地笑笑。丁小槐對肖科長說:“還沒辦好?馬廳長他們就要到了?!毙た崎L盯小方一眼,不做聲。小方說:“里面是市政工程局的張局長?!倍⌒』闭驹陂T口說:“這個包廂的同志能不能讓一下,衛生廳的馬廳長從省城來,想接待幾個客人?!崩锩嬉粋€人說:“馬廳長?不知道。只聽說有個牛廳長,拉犁去了?!毙た崎L說:“是這么回事,地委童書記童渺同志想在這里請幾個省里來的客人?!蹦莻€人學著他的聲調說:“是這么回事,我們張局長張曉平同志要在這里請省里的程書記在這里聚一聚?!蹦莻€張局長喉嚨里發出一種特別的聲音,像咳嗽又像喘粗氣,那人馬上就不做聲了。張局長說:“童書記他真的會來,童書記他?既然童書記他有公事,我們讓一讓那是應該的。只是等會真童書記不來,我們這個假童書記會過來攪棚的?!闭f著拍一拍那個人的肩。肖科長說:“騙你嗎?在安南誰敢冒童書記的名?吃了豹子膽也沒這個膽!”市政局的人一時都去了。肖科長說:“我到門口去接人?!本腿チ?。小方說:“我去看看?!币惨?。丁小槐一把拉住說:“就開餐了走什么走?”小方說:“我還得去幼兒園接女兒呢?!倍⌒』闭f:“都六點多了,接女兒?”小方苦笑一聲說:“唉,能跟你們省里的人比?這種場面有我的位子?跑腿的人呢。那時候聽你的留在省城就好了。想著家里人都在安南,回來了,錯了?!倍⌒』闭f:“等會我跟你們肖科長說,讓他以后方便方便你?!毙》秸f:“連他自己都是個沒位子的人,一桌就你們十個人,算好了的?!倍⌒』闭f:“那我跟殷局長說一說?!毙》秸f:“慚愧,慚愧。沒想到今天會碰到老同學,不然我裝病也要躲那么一躲?!睊觊_丁小槐的手去了。

這時馬廳長童書記進來了。市政局的幾個在大廳里朝這邊看,張局長站起來招呼了一聲“童書記”,童書記沒聽到,張局長“嘿嘿”笑幾聲,坐了下去。進了包廂,童書記說:“老馬咱們今天喝點,當年在拉薩也是喝點喝點就把那兩年熬過來了?!倍⌒』闭f:“度數可別太高,馬廳長這幾年酒量不比以前了?!蓖瘯浾f:“那就不上茅臺,五浪液吧?!币缶珠L說:“兩瓶?!苯浝碛H自拿了酒來,服務小姐想接過去,經理晃過了她說:“上菜去?!卑丫茝募埡兄谐榱顺鰜?,準備斟酒。殷局長說:“我來?!卑丫平恿诉^去,給童書記再給馬廳長各斟了一杯。巫副局長又接過去說:“我來?!庇纸o殷局長斟了一杯,再給我和丁小槐斟了??粗破哭D了這么幾次手,我想:“學問啊,學問。要把這份精細用到工作中去,那中國人真的是了不得?!币粫r菜上來了,童書記馬廳長碰了杯,都一口干了,把杯子亮給對方看,同時說:“照!”又一起笑了說:“痛快,痛快?!本谱郎弦黄瑹狒[。我也抿一點酒,想著酒真是個好東西啊,場面上有酒沒酒,那種意味是完全不同的。酒拉近了人的距離,把臨時釀造出來的感情變成了真的。丁小槐心神不定,總盯著馬廳長,一邊悄悄地對我說:“這些人都是酒中仙,馬廳長怎么能跟他們對著喝?”馬廳長喝了童書記殷局長敬的酒,巫副局長臉上泛著紅光,端起酒杯站起來說:“馬廳長您下次還不知哪年哪月能來安南,我敬這一杯,管三年?!瘪R廳長說:“來,來!”丁小槐站起來說:“馬廳長的酒量是公認的,但也還是不能和你們這么多人加在一起比,我替馬廳長喝了這杯?!蔽赘本珠L仰了頭正準備一飲而盡,聽了這話把手放下來,望望丁小槐,又望望馬廳長。馬廳長手往桌子上一拍說:“干什么?你!你看看在坐的是什么人,都是我的老朋友。你來替我?嘿!”丁小槐愣在那里,臉一炸就紅了,一根木頭般筆直地坐了下去。童書記說:“老馬,喝酒,喝酒?!瘪R廳長若無其事說:“喝,接著喝?!蔽遗e了杯對丁小槐說:“咱們喝,喝?!彼翢o反應,我碰了他一下,他才一愣醒過來說:“喝?!币伙嫸M,傾了杯子說:“照!”殷局長從面對伸過杯來對丁小槐說:“敬你一杯,敬你們一杯?!庇窒蛭沂疽獾攸c點頭,“你們那么遠跑過來,容易嗎?”丁小槐又一飲而盡,有點醉了。

一餐飯吃了兩個多小時,馬廳長居然沒醉,與童書記談笑風生地說著西藏往事。吃完飯童書記道別去了,殷局長幾個送馬廳長回賓館,又交待我說:“這酒有點后勁,廳長那里還是要瞧著點?!蔽曳鲋⌒』边M了屋,他拿出幾張鈔票說:“池大為,兄弟,你再去買瓶酒來,要五糧液,今天我們喝個舒服透?!蔽艺f:“你醉了,我給你倒杯茶吧?!彼盐业沟牟枰煌?,水都濺到了身上。我說:“燙著沒有?”他說:”我不喝茶,我要喝酒,我要喝酒!”話沒說完,一口就吐了出來。我趕緊把洗腳的桶子提到他床前,又叫服務員來把地上清洗了。丁小槐躺在床上喘著氣說:“池大為,兄弟,你說今天的事吧,我還有臉做人?還做人?狗都不是這樣做的。做狗搖一搖尾巴,還給一塊骨頭呢,也許還摸一摸它的狗頭呢!我呢,我呢?搖搖尾巴,照你心窩就是一腳!”我說:“你醉了,你醉了?!毕虢o他脫了衣服去睡。他用力推開我的手說:“你也說我醉了,連你也說我醉了!我醉了我有這么清醒?今天是我一生最清醒的一天,我總算把自己看清了,什么東西!”我還是給他脫了衣服說:“你沒醉,你睡一覺醒來就更沒醉了?!彼上氯フf:“我真的很清醒,你看我吧?!彼樖帜闷鹨槐緯f:“《圍棋初步》,對不對?醉了的人有這么清醒?我總算把世界看清了,也把人看清了,什么東西!”我說:“你瞌睡了,你沒醉,你瞌睡了?!彼褧畔?,用力一拍胸脯說:“誰說我瞌睡了,我一夜不睡也不瞌睡。池大為,兄弟,掏心尖尖上的話跟你說一句吧,誰不想立起來做個人,倒想當個搖尾巴的東西?小時候我家里就喂過一條叫白利的狗。有時候我觀察它好久,一叫它的名字,那尾巴就接通了電似的搖起來,左邊右邊歡勢歡勢的!我心里也明白這不過是一條狗罷了,可它一搖尾巴你就沒辦法不喜歡它。要是你丟一根骨頭給他,它那尾巴搖起來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。有時候我也看不起自己,覺得自己就只少一支尾巴了。沒想到搖得不好還要挨一腳,我家喂的狗我可從來沒踢過,踢不下腳!人怎么還不如狗?光是為了我自己吧,我要挺得筆直的做個男子漢!可是你知道我家在山溝溝里,一家人都巴巴地望著我,我不想辦法出息出息行不行?不行啊,我有責任!像我這樣的人不靠自己又去靠誰去?我弟妹年齡一年年大起來,盼著我帶點消息回去,我都沒勇氣回去過年了。哪怕讓他們到食堂里做個臨時工吧,到廳里看個大門吧,那也得等我當了個處長才行,對吧?為了這個我要裝著對自己無尊嚴的生活麻木不仁。世道就是世道,它的道理是這個講法,你還想有別的講法?我只能把頭低了,順著它走,難道誰還能對它耍牛脾氣?”他說著一個大哈欠打了出來,身子一側睡了下去,一邊說:“世道你說它吧,它公平?那是電視機哄著你玩的,對吧?”不再說話。我喊他兩聲,他的鼾聲卻上來了。我望著他,覺得對他也沒了那份怨恨的心情,他真可憐。

有人敲門,是馬廳長。他說:“小丁他就睡了?”我說:“他有點醉了?!彼f:“什么時候他醒來了,就說我來過了,沒叫醒他?!蔽艺f:“要他過去嗎?”他說:“說我來過就可以了。我也早點睡了,今天喝多了點,喝多了,你說我也喝多了?!蔽铱戳藭?,正想熄燈睡覺,丁小槐爬起來上廁所說:“酒醒了,酒醒了?!蔽艺f:“馬廳長他來找你,沒叫醒你?!彼闭f:“大為怎么不叫醒我?可能是叫我去磨……磨……下棋?”一邊抓了衣服要穿,口里說:“都這么晚了,這么晚了,我怎么一下子就睡著了呢?!本鸵^去。我說:“馬廳長早就睡了?!彼诶铩鞍パ?,哎呀”地嘆著跑了出去。我追到門邊說:“馬廳長說他睡了,他也喝多了?!彼麤]聽見似的,跑到馬廳長房門口,趴在地上看里面有沒有燈光??粗ü赡敲绰N著,我想:“看看這個中國人吧!”他回來說:“真的睡了,我怎么睡得那么死呢?”又問我馬廳長說了什么。我說:“要我告訴你他來過了就可以了?!彼f:“還講了什么,原話是怎么講的?”我笑一笑說:“原話,我也記不來了。他說自己喝多了吧?!彼诖策咟c頭說:“我心里想什么,他都知道。馬廳長畢竟是馬廳長,說來說去還是馬廳長?!蔽蚁耄骸岸⌒』碑吘故嵌⌒』?,說來說去還是丁小槐?!彼上氯フf:“我前面醉了,醉得一蹋糊涂,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?!蔽艺娴牟铧c要笑出來,那根骨頭還沒丟下來呢。他說:“我說了什么醉話沒有?我一般喝醉了就不知天高地厚姓啥名誰?!蔽艺f:“你沒醉,今天是你一生中最清醒的一天?!彼f:“怎么能這樣說?我真的醉了,醉話一般都不算什么話。我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么,沒說誰的壞話吧?我說了你的壞話沒有?”我說:“你沒說,你沒說?!彼f:“那就好,沒說誰的什么壞話就好?!彼藷籼上氯フf:“是的,我想起來了,我什么都沒說。我說了什么?什么也沒說?!?/p>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