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一篇 13.一種恐懼

閻真2016年06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13、一種恐懼

一千多塊錢可以救一條命,可沒這一千多塊錢就要死一個人,這個事實給了我很強的刺激。我學醫八年,畢業后雖然沒有成為一個醫生,但珍視生命的觀念仍然根深蒂固。我觀察周圍,察覺到很多人在一種優閑中失去了體驗他人痛苦的能力,他們對別人的痛苦能夠保持那樣平靜的心態。就說那天吧,來來往往那么多人,對跪在跟前求憐的人都視而不見。我離開那極度貧苦的山村已近十年,卻還沒有喪失這種能力,我感到慶幸??晌页38杏X到這種同情心實在太蒼白了,除了同情我實在也不能做點什么。那天在華源,我在街上碰見一個賣桔子的老人,一毛錢一斤,我說:“八分?!彼R上就同意了。選桔子的時候他告訴我,他家離縣城有三十多里地。我問他是不是搭車來的,他說:“幾分錢一斤的東西還搭車?肩膀車!”他拍一拍肩膀。桔子要種,要收,要擔到城里來賣,有幸賣完了還要走回去,前前后后就是幾塊錢。那天我買了十斤桔子,給了他一塊錢,他連聲說謝謝。我所能做的就是買幾斤桔子。有好多次我在菜市場看那些剖鱔魚的人,手上劃破了好幾處,用膠布纏起來雙手仍整天浸在血水里工作,我在心里嘆息,許許多多的人在生存的重壓下就是這樣活著??晌宜茏龅囊簿褪且宦晣@息。在經過了赤腳醫生的事情之后,我不得不用一種新的眼光來看錢這個東西。有了這種想法,我覺得廳里用錢浪費實在太大了,這對那些苦人兒實在太不公平。有些人賺錢是何等艱難,而另一些人花錢又是何等輕快。這以后到賓館里去起草文件,我就推給丁小槐去。我心里明白那些錢還是用掉了,我的自我安慰并沒有真正的意義。

-落-霞-小-說w ww ^ lU oX i a^ c o m.

這天我去車隊找大徐,看見他正在擦一輛新車。我說:“這也是我們廳里的車?”他說:“我現在開本田了,那感覺硬是不同?!彼嬖V我廳里又買了兩臺進口車。我問本田多少錢一臺,他說:“三十多萬?!蔽覈樢惶f:“怎么這么貴?”他說:“這就叫貴?隔壁化工廳,凌志都買回來了。三十多萬還不包括各種費用呢,手續費,養路費,牌照費,汽油費,保養費,跟著還有維修費,折舊費,一大圍?!蔽艺f:“還要一個司機?!彼f:“那還能算?把細帳算下來要嚇得人翻幾個跟頭?!蔽艺f:“廳里其實有一兩臺車就夠了”他說:“小池講起來你在廳里也有這么久了,怎么講起話來像美國華僑,一點都不了解中國的國情?這么多領導,哪個領導沒有一部隨時能調動的車,他渾身都不自在。張三有了能沒有李四的?那就要起風波了。說到底不是有沒有車坐的問題,而是在廳里有沒有份量的問題,那是小事?”我說:“幾個人共一臺車也就夠了?!彼f:“那要等你當了廳長那天。真的到了那天,我們當司機的就要失業了?!?/p>

我摸著本田車說:“漂亮也真的是漂亮,坐在里面那感覺也真的是感覺,只是把細帳一算那帳也真的是一筆算不得的帳?!贝笮煺f:“公家的錢,你算什么細帳?!彼f著坐下來抽煙,把細帳算給我聽,一輛車三十一萬,用十年,每年折舊費三萬一。三十一萬的利息,每年二萬二,養路費,每年六千,汽油,三千五,保養維修就算不清了。我說:“大致估一下每年就是六萬多了,還沒算這個司機呢?”他說:“你老是記得我,那再加三千?!蔽艺f“你不退休不住房子不生???”他說:“公家的東西,能算這么細?這東西本來就是個耗錢的主?!蔽艺f:“這么個東西,花費攤到每一天,差不多兩百塊錢,比我一個月的工資還高。你看那個赤腳醫生,門口跪了那么久,才接了十多塊錢去了?!彼f:“人跟人能比嗎?比不贏的那只有去一頭碰死,誰叫他不當廳長?廳里是個好碼頭,人就是要??總€好碼頭,還不說赤腳醫生,我要是到人汽公司去開車,累了幾倍錢還要掉下來一大截!碼頭不同!廁所里的老鼠吃屎,見了人到處竄,倉庫里的老鼠吃谷,見了人大搖大擺,碼頭不同!”我說:“有些帳你不算不知道,一算嚇一跳?!彼f:“你當了廳長你就不這樣想了,你覺得自己受了委屈,化工廳楊廳長坐凌志呢,到省里開會,兩部車停在一起,別說廳長,我心里都不舒服。你沒看見鄭司機開了那部凌志的派頭,抽煙都是這樣點火的!”他說著叼著煙仰了頭,掏出打火機做點火的模樣,“那我就只能看著他甩派頭!幸虧還買了這輛車,給我挽回一點面子?!?/p>

那些天我心里總想著這件事放不下來。的確沒用我的錢,錢省下來了我也不會多得一分,可錢可以用來救一些人的命,這是個鐵板上釘釘的事實。我覺得這是自己的一個發現,別人都沒意識到這一點。我不能沉默,我要把這個發現說出來,讓大家都想一想,甚至有一種震動。廳里的人絕大多數都是醫學院畢業的,當有一種聲音向他們的良知呼喚,他們也不至于隔岸觀火吧。這樣想著我有了幾分興奮,甚至是激動,覺得自己找到了履行良心責任的方式??烧嬲业揭粋€機會把這種想法說出來,我心里又發虛,感到對面有一種自己看不透也無法把握的神秘力量,令人莫名其妙地恐懼。當我想對這種神秘力量作一番描述,使它清晰起來,卻又覺得非常困難。我心中被鈍鋸子鋸著似的,想著自己也算個知識分子吧,看清了事情的真相,都只能裝瞎子裝聾子。我沒有足夠的勇氣去盡那一份天然的責任,屬于角色的責任。良知和責任感是知識分子在人格上的自我命名,這是很久以來在我心中回蕩著的一句話,我甚至想到要把它作為人生的座右銘,它使我有了一點血性之勇??墒且坏┟鎸ΜF實,這句話的說服力就不那么充分了?,F實畢竟是現實,它早就為人們預設了推卸的理由,只要稍稍退一步,就退到了那些理由的蔭庇之下,于是心頭就安妥下來??墒俏矣謫栕约?,原則如果可能因個人的理由而變通,就不是原則。沉默不僅是對良知的壓抑,簡直就是對自尊心的挑戰。我感到了內心的屈辱,自己與“豬人狗人”們實在也沒有兩樣,以動物性的適生方式活著而已。我察覺到深心有一種難以克服的恐懼,它與那種力量一樣神秘而難以描述。細想之后這是失去了身份的恐懼,我是知識分子,我不說話那還能指望誰來說話?我沉默著那我又是誰?我在焦慮中猶豫了很久。猶豫之后我還是決定了放棄,這使我降低了對自己的自我評價。原來,我內心的優越感并沒有充分的理由。

可一段時間以后,馬廳長在全廳職工會議上的一次講話又激發了我內心的沖動。在那次會上馬廳長批評了審計處的湯處長。審計處一位會計對省人民醫院翻修工程的審計提出了不同意見,湯處長就安排她當出納去了。馬廳長在會上說:“衛生廳有沒有不能聽不同意見的干部?別的地方我管不了,在衛生廳要有一條上下溝通的渠道,形成對話。你坐在位子上,要讓人家口報心服,那才是水平。讓人家說話,天不會塌下來。自己也不會垮臺。不讓人家說話,天就會塌下來,自己也免不了要垮臺?!睖庨L的職位,果然就免掉了。這件事給了我很大的震動,我覺得自己是不是把領導的胸懷看得太狹小了?

于是我想找個機會把想說的話說出來,我有了那點勇氣。失去身份的恐懼和焦慮折磨著我,我必須開口說話。沒有身份就沒有原則,也沒有責任,那太可怕了。作為一個小人物我沒有身體的自由,上班時去一下對面的辦公室也不可以。但我還是應該堅守心靈的自由,這比身體的自由還重要。我必須開口說話。在又一次黨支的民主生活會上,在別人都發言之后,我覺得那些發言都不痛不癢不過癮,空空泛泛,連皮毛也沒觸及到。于是我說:“我有些想法,不知該不該說?”馬廳長鼓勵地望著我點頭,見我還猶豫就說:“我還是那句話,讓人家說話,天不會塌下來?!庇谑俏揖驼f了,先說到去賓館起草文件,再說到小轎車,把帳都細算了,最后以醫務工作者的人道情懷作結,我覺得自己分寸把握還算好,光說事情,沒提到任何人。說完以后就發現氣氛不對,沒有一個人來應和我,丁小槐做出了吃驚的表情望著我,嘴角含著一絲笑意。會場沉靜了好一會,這種沉靜對我構成了巨大的心理壓力。終于馬廳長開口說:“小池能夠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,這還是值得肯定的。大家討論討論,有相同的不同的意見都可以說,真理越辯越明吧?!庇挚纯幢碚f:“我還要到省政府去一趟,徐師傅在下面等我了?!本腿チ?。劉主任說:“小池的動機還是很好的,可是考慮問題是不是可以更全面一點?比如說車,廳里養這幾臺小轎車是要花不少錢,可方便了工作,提高了效率,這種價值就不是那點錢可以衡量的了?!倍⌒』瘪R上接上來:“大為看事情可能有點偏執。廳里才有十來臺小車,我看并不多。隔壁化工廳的車比我們多好幾臺。也就是廳里的領導考慮到我們廳里的工作對象都是病人,特別是那些赤腳醫生什么的,花錢的事太多,撥款又不足,才采取了節約的原則?!庇钟斜O察室郝主任發言說:“我覺得小池的發言是有具體針對性的,針對誰呢?領導考慮到廳里房子緊張,寧可自己每天跑也不愿來擠著同志們,這種大公無私的精神,不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嗎?”他越說越激動,拳頭往下一砸一砸的幾乎敲到桌子上去了。我實在忍不住說:“你算過帳沒有?一輛好車一年前前后后耗掉的錢,建一套房子都綽綽有余了?!彼讶^砸到桌子上說:“強辯,還在強辯!”明明是他強辯,反而理直氣壯說我強辯。世界上的道理能這么講,那世界還是個世界嗎?會場的氣氛使我不能再往下說,而必須接受他對我的評價,這是怎么回事?接下來又有幾個人發言,最令我心寒的是,連關系那么好的小莫都發了言,說我的不是。最后,連我都覺得自己是太片面太冒失也太沒有道理了。劉主任說:“大家的意見,我想小池還是會考慮的。當然他也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見,一時想不通可以慢慢來吧?!本蜕⒘藭?。丁小槐一臉興奮,出了門就吹起了口哨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