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二篇 23.說法是狗

閻真2016年06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23、說法是狗

產前兩個月,我要董柳別去上班了。她很為難說:“史院長他不會同意的,醫院里大部分都是女的,你一個月她一個月,就搞不成了。我試了一下他的口氣,那不行的?!蔽艺f:“這個史院長真是個死院長,還是個屎院長。你跟他說你住得遠,要擠車,情況特殊?!彼f:“要說你去說,我不說?!蔽艺f:“你試一試,把道理跟他講透,講透!你挺這么大個肚子,出了事他負得起責?”晚上董柳回來,也不吃飯,坐在床上抹眼淚,她說:“就是你要我去說,說了不行還要我去說。一句話就把我堵到墻壁上?!蔽艺f:“這個死院長屎院長他怎么說?”她說:“他說人人都有特殊情況,大家都特殊就沒有規矩了?!蔽液藓薜卣f:“想不到世界上還有這么狠心的人,不是他自己的老婆!你不要工資可以不呢?”她說:“你行那人人都行了,不是我的問題,是規矩?!蔽覛獾锰_說:“這個烏龜,老子一劍宰了他?!闭f著右手舉上去,一只腳抬起來擺出金雞獨立的姿式,食指中指并攏了比劃著一把劍,用力一揮,“老子一劍!”董柳她笑了說:“你真是個俠客倒有辦法了?!蔽倚闹泻?,可恨歸恨事情還是懸在那里,恨有什么用?蒼白無力。我下了決心還是要去找孫副廳長。怕自己猶豫我在心里對自己說:“你以為你是什么名貴花卉,名貴花卉還要殺價呢。老子就是要把你踩到淤泥里去,踩不下你?”我邊想著右腳在地上使勁旋磨了幾下。找了孫副廳長他說:“上次說調動我不敢說拍板,畢竟衛生廳還不是我一句話能把事情說死的,對吧?這個請假的事,我想應該問題不大吧?老史也是多少年的熟人了?!彼テ痣娫捳f:“我現在就打?!贝蛲觌娫捤f:“董柳明天就不用上班了,一直到休完產假再上班?!庇终f:“老史說醫院人手緊,你老婆她業務又好,舍不得她呢?!蔽覜]想到這事當面就辦好了,心中像放下了一塊巨石。我鼓起勇氣說:“孫廳長你這么關心下面的人,我想說什么我也不說了,以后有什么要跑腿的事,你就讓我跑一跑吧,你相信我總是會給你跑好的?!彼焓诌^來跟我握手說:“好了,那就這樣了?!边@個舉動我沒料到,馬上握了他的手,連聲說:“孫廳長,謝謝的話我就不說了,說那些話反而把我這心里的意思說淡了?!蔽艺f著左手在胸口拼命拍了幾下,就出去了。晚上我把事情對董柳說了,她說:“怪不得護士長讓我休息了這兩個月,說是史院長招呼的,我想怎么可能呢?”我說:“你們史院長說前天沒同意,是你業務好,舍不得你呢?!彼f:“當領導的真的會說話,舍不得我!”我說:“舍不得是一種說法,不能壞了規矩又是一種說法,有些人左邊說過來右邊說過去,左右都是說法,那些說法是狗,跟在他們后面跑,都從來不跟在我們小人物后面跑的,連說法都被一些人承包了。其實說法是個屁,有權才是真的?!倍f:“你沒看過阿爾巴尼亞的電影《海岸風雷》?里面說,墨索里尼,總是有理,過去有理,現在有理,而且永遠有理?!蔽艺f:“垮臺了就沒有理了?!彼f:“不過反正還是要感謝孫廳長,沒他一句話我還要跑,把孩子跑掉了就慘了?!彼约旱母共空f,“那就對不起這個孩子,我早就把他看成一個人了,是什么樣子我都想出來了,主要是像你?!庇终f:“以后孫之華派你做什么事,那是看得起你給你機會,你還是那一副老樣子那就對人不住呢?!蔽艺f:“知道,你想我會嗎?我不會。那我不是忘恩負義的小人?我會嗎?不會,不會,別人對得起我,我也要對得起他?!?/p>

我跟董柳商量好了,孩子生下來,就把她媽媽接到城里來。這樣就非得再要一間房子不可。隨著產期的臨近,這事情已經是火燒眉毛了。董柳說:“你能不能想點辦法,不然我媽媽就來不了?!蔽抑缓玫叫姓迫フ疑昕崎L。我來的時候他對我那么熱情,現在去求他幫幫忙也許有點希望。我打聽了下面三樓剛空出來一間房,要過來就解決問題了。我去了行政科,申科長正在看報。我想把氣氛調節得親熱一點,臉上蕩著笑叫了聲“申科長”。他叫了聲“小池”,我想跟他握一握手,手伸出去,他雙手仍拿著報,把視線從我的手上移開,抬頭望了我說:“好。好?!蔽艺f:“申科長最近還好吧?”他說:“好,好,好?從哪里好起來?”我正想繞著彎說房子的事,他說:“有什么事,你說?!蔽艺f:“倒真有事想麻煩您?!彼f:“不然你也不會來?!蔽揖桶咽虑檎f了。他說:“你的困難,我們是知道的,我們的困難,你就不一定知道了。你的心情,我們也是理解的,我們的心情你理解不理解,還很難說。知道你的困難理解你的心情,并不等于能解決你的問題。房子要有才行,對不?有了要排隊才行,對不?”我說:“那總不能讓我跟岳母娘住一間吧,那太不人道了?!彼f:“天下也不能說事事都人道,我在這張椅子上一坐就是十一二年,誰跟我講過人道這個好聽的詞?氣得死我早就氣死了,可惜人又是氣不死的。大家都只有忍一忍,叫誰一個人忍著,那人道嗎?”他正憋了一肚子氣,心里窩著怨毒,我碰著了,也是活該倒霉??墒欠孔拥氖?,實在是繞不開又躲不過去,我陪了笑說:“申科長您對我總沒有什么成見吧?”他說:“我對誰也沒有成見,我敢?”我說:“我剛來那年,您把我送到宿舍里,還幫我到招待所去提東西過來,我都還記得?!彼徽f:“我不記得了,我老了,記心壞掉了。我做過什么好事別人要我幫忙的時候總都還記得,平時就都忘記了?!蔽胰院窳四樒づ阒φf:“能不能考慮我的特殊情況……”他打斷我說:“從來就沒有一個人說自己的情況不是最特殊的?!蔽艺驹谒媲?,真的說不下去了,咬緊牙關仍站在那里,笑著說:“三樓那間空房,空也空著了?!彼R上說:“你的信息還算靈,只是還不夠靈,那間房已經有安排了?!蔽艺f:“那就是說沒有辦法?”他一只手一捏一捏說:“你說呢,如果我能用手捏幾套房子出來,辦法就有了?!痹捲僖舱f不下去,可實在也不能放棄。我退到沙發上坐下,想再找幾句話來說。申科長一邊看報,一邊偏過頭去喝著滾燙的茶,長長地出著粗氣,像是品贊,又像是嘆息。

為了避免沉默中的難堪,我順手拿起一張報紙來看。正看著有人進來,叫一聲“申科長”。我聽聲音很熟,從背影看出是丁小槐。申科長馬上站起,把手伸了過來,兩人很親熱地握手,申科長又把另一只手蓋了上去,丁小槐也這樣做了,四只手握在一起,使勁地搖。丁小槐說:“申科長我那件事……”申科長對他使個眼色,丁小槐回過頭來說:“大為也在這里?!蔽胰酉聢蠹堈f:“你們談,你們談,我這就去了?!背隽碎T我在心里罵了幾句“小人”??闪R有什么用,房子到手才是真的。丁小槐肯定也是來要房子的,她妻子也懷孕了。我心里盤算著,丁小槐要別處的房子,那就算了,如果要三樓那一間,我非得撕開臉跳出來爭一爭不可。董柳比他的妻子要早生一個月,這就是道理,衛生廳還能沒這點公道?這么一想我又有了點信心,下午我還要去,就用這個話堵著申科長,看他還有個什么說法?我不在乎鬧到廳里去,論工齡我比丁小槐還長一年呢。

到辦公室我忍不住把這件事對尹玉娥說了。她說:“當然是應該先考慮你,論工齡,論學歷,論孩子出生先后,那都是你跑在前面。要我是你,搞不成我就一直告上去,告到哪里都不怕,衛生廳不講道理,總還有講道理的地方吧?!蔽衣牫鏊脑捰悬c別的意味,可還是覺得她講得好。中午我吃過飯,去廁所時看見丁小槐扛著一張鋼絲嬰兒床從五樓往下去,我說:“孩子還沒出來呢,床倒買好了?!彼f:“撞著優惠打折就買了,反正要買的?!被氐椒恐形倚闹幸惑@,他把床搬到哪里去?我趕緊下樓探頭一看,他正好進了三樓那間空房。怎么回事!回到房里,我使勁在桌子上拍了幾下,怎么回事!我只覺得腦袋中有火在熊熊燃燒,里面燒成一片通紅,又拼命在桌子上拍了幾下,手掌火辣辣地痛。下午還沒上班我就等在行政科門口,申科長來了,我勉強笑了說:“申科長?!彼f:“你又來了?”我說:“我的問題還沒解決呢?!彼f:“不能說人人有個問題就立馬得解決,我的問題十多年了,問都沒人問過?!蔽艺f:“我要房子吧,也可能還有別人也要,但總還是有個規矩是不是,有個說法是不是?誰比我工齡長學歷高,他的孩子又先生下來,分給他我沒意見?!鄙昕崎L望著我,微微點頭說:“是要有規矩,也要有說法?!彼浅芭纳駪B激怒了我,我說:“我妻子就在這一兩個星期就要生了,生下來就多一個人,那間房子是分給多一個人的人呢,還是分給少一個人的人?”申科長“嘿嘿”地笑,也不做聲,一口一口地喝茶,長長地出著粗氣,像是品贊,又像是嘆息。那種聲音使我難受得要命,再一次聽到的時候我沖口而出說:“這個道理吧,我想能在行政科說清楚了最好,說不清還有廳里呢,還有省里吧?!彼艺f:“省長可能閑得無聊了,來管這間房子?!闭f完又“嘿嘿”地笑,笑紋一直牽到耳根,眼睛也瞇成了一線。他這么笑著,笑得我心中發虛,不知為什么,我的信心在笑聲中迅速減退。他哈一口氣說:“年輕人啊,叫我怎么跟你說?你總不是最近從天上下凡的吧,人跟人怎么好比呢?人家丁小槐是科級辦事員,你知道不知道?要說排隊,他多五分呀!”他說著把五只手指一張一合地比劃,“五分,知道不?別說你孩子沒生下來,就算生下來了,你工齡多一分人口多三分也只有四分,這不是我申仁民定的政策吧?你到省里去說,省里的人恐怕還不止多那么一間兩間房吧,我們怎么可以去攀比,這人比人的?”他這么一說,我望著他呆了似的,一時好像糊涂了。他說:“好好想想,回去好好想想,想通了就好,實在想不通再來討論還是歡迎的。到廳里省里去討論也是可以的?!闭f著對著門做了個手勢。我失去了意志似的,順著他的手勢就走到了門外。

整個下午我就坐在辦公桌前發呆,雙手支著頭,不說什么,也不想什么。尹玉娥看了我也不問什么,呆一會就出去了??煜掳鄷r她回來了說:“下班了!”我望她一眼點點頭。她說:“沒搞成是吧?”我機械地點點頭,說:“人家現在是科級干部了?!彼f:“這件事我知道了,是個科級還不是科長,再說批文還沒下來呢,要下個星期才有?!蔽乙宦牼透鼩饬苏f:“文還沒下,手就伸到前面去了,偏偏就有人配合著這么緊?!彼f:“是這么回事,你想這個世界不是這么回事,那不可能?!蔽艺f:“怎么走到哪里人家總是有說法,左右都是說法,那說法像他養的狗養的奴仆在屁股后面,他的利益在哪里說法就跟到哪里,跟得緊!我總找不到一個說法,有說法都被別人的說法套住的?!彼f:“說來說去還是人被套住了。人被套住了就沒個說法不被套住了?!蔽艺f:“有些人永遠有說法,有些人永遠沒有說法,人能氣死人??!墨索里尼他媽的總是有理,一定要把他抓起來他才沒理了。老子——我,趁著這幾天文還沒下來,豁出去吵一場看著怎么樣!”她說:“那是要去吵,硬柿子誰也捏不動!”我把桌子一拍說:“看老子——我,看我明天!”她說:“看你,看你,小池可不是那么好捏的?!?/p>

回到家一想,吵也沒什么意思。還沒吵出個名堂,文就下來了,還會下得更快,結果只能是自取羞辱。人被套住了就沒有個說法不被套住的,這就是世界。我對董柳說沒有房子,還要等,沒告訴她自己今天的遭遇,沒有勇氣說。董柳失望地低下頭,好久沒做聲。到晚上董柳知道了丁小槐搬家的事,當作了新聞告訴我。我裝作剛聽到說:“是嗎,是嗎?”她說:“他憑什么跑到你前面,你還是研究生呢?!蔽艺f:“人的手有長短?!彼胰ベ|問行政科,我含糊著答應了。后來她再沒追問這件事,我在心里感激著她的寬容。岳母來的前一天,我把房間整理了一下,把家具盡量擠著放,又把一些東西壘起來,在門邊騰出了一小塊地方,塞進一張單人床,兩張床之間用一道布幔隔開。董柳說:“還真擠下了一張床!”我說:“你媽媽肯定要罵我的?!彼f:“她不會的,她又不是什么高級人物,在鄉下一輩子都苦過來了,還怕這點苦?”我不做聲,拍一拍她的肩膀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