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二篇 30.你以為你是誰

閻真2016年06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30、你以為你是誰

丁小槐搬到那邊兩室一廳的房子里去了。這天中午我正上樓,見丁小槐扛了電視機下來,我說:“總算脫離苦海了?!彼f:“也算是吧,馬馬虎虎,湊湊合合?!彼幌氪碳の?,卻掩飾不住得意之色。我也擠出一個笑臉說:“不錯不錯?!本妥哌^去了。又看見小孔和小魏在幫著搬冰箱,一步步往下很吃力的樣子,我想搭一手幫他們下樓,手剛伸出去又縮了回來。到家里岳母說:“丁主任在搬家,有幾個人在幫忙?!蔽已b作不懂,端起飯來吃,心里想:“男人吧,能屈能伸,我屈一下又怎么樣?池大為你要是條好漢,你打脫了牙和著血往肚子里吞,現在這就把碗一放,幫著搬東西去!要脫胎換骨,就從現在做起!”我把碗放下來,蠕動著嘴唇對自己說:“你算老幾,你以為你是誰?我扭不過你?我扭一扭你又怎么樣?我偏扭你!”走到樓梯口,聽見小孔在叫“丁主任”,那甜膩膩的聲音使我心中一麻。我身子本能地一閃,躲到廁所里去。我邊解手,邊從窗口往下看,小孔和小魏抬著桌子往那邊去。這些人吧,畢業沒幾年,倒比我還懂事,將來都是有出息的。我右手舉起來在空中劃了一道弧線,想象著手中操了一把匕首,用力往腰部一頂,心里說:“狗東西,今天你去,也得去,不去,也得去,我今天扭你不彎?”我罵一聲,手頂一下,身子也抖一下,可雙腳卻怎么也邁不開步,像被什么吸在地上了。這時有人進來解手,看了我的神態,奇怪地望著我。我把手放下來,不容自己多想,就往樓上走。在轉彎處我看見宋娜抱著孩子站在家門口,像有什么力量把我往后一拉,我停住了。我站在那里有幾秒鐘,心里對自己說:“池大為你要是條好漢,不是好漢哪怕只是個人,你就不能過去搬哪怕一張椅子?!彼文瓤匆娏宋?,過來跟我打招呼,我說:“下面都客滿了,到你們五樓來旅行一趟?!本豌@到廁所里去了。

晚上下了棋回到家里,董柳已經睡了。我把燈拉亮,董柳忽然像彈簧一樣跳起來,把燈拉滅。我再拉亮,她再拉滅,反復幾次。我以為她怨我回來晚了,也不解釋,摸索著把拉線從床頭解下來,把燈拉亮。董柳睡在那里伸手撈了個空,跳下床把拉線從我手中搶過去,把燈滅了。我說:“憑白無故又生我的氣?”她說:“生你的氣也沒有用,就像傻瓜你就不能恨他怎么不聰明?!眱扇四阋焕乙焕?,燈一明一暗,拉線斷了,燈還亮著。我說:“董柳你有什么話好好說,怎么像吃錯了藥一樣?”她生硬地說:“我吃錯了藥,還怎么好好說話?”我實在也沒什么事惹得她這么不高興,心里火得要命說:“有什么事你說出來,別撐著這張臉像蒙了蛇皮一樣?!彼粍硬粍诱f:“我生了兒子你還想我是楊玉瑩?蒙了蛇皮?還有蒙老虎皮的那一天?!蔽艺f:“董柳你變了,以前你不是這樣?!彼f:“你的意思是說人沒有變的權利?變是我的自由?!庇终f:“我生了兒子喂了奶還不準我變,憲法上哪條作了這樣的規定?我知道你怎么看我,從來就沒夸過我半句,別人都長得好,只差沒說你外婆你媽媽長得好了。自己一身的疤,人格都有疤。我的好你看不到,天天看著不順眼,只看別人的臉漂不漂亮,還有腿漂不漂亮,屁股漂不漂亮?!蔽艺f:“董柳你總要講道理,有什么事說什么事,??枥锍兜今R胯里干什么?”她翻身坐起來說:“講道理?你到廳里跟你的同志們講道理去,看他們跟不跟你講道理?講道理你還住在這個老鼠窩蟑螂窩里?”

繞了半天是房子的事。我說:“人家搬家那是人家的事,世界上天天有人搬好房子,你要生氣,那生得完?別說兩室一廳,還有那么多人住在別墅里呢。比起來是沒個盡頭的,丁小槐他也要搓根繩子把自己掛到樹上去?!彼f:“我不想住好房子,我在老鼠窩里窩一輩子我都沒意見,我跟了你我早就沒有任何想法了。董卉一針見血地指出,我結婚以后就沒穿過一件像樣的衣服了。我全都忍了,我只是為我一波打抱不平。我一波他比誰差,差在哪里?他要比別人住得窩囊!我咽得下這口氣,我就不是個做娘的人?!蔽艺f:“我們一間房子也住了那么久,現在兩間了,比以前好一倍了,你還不滿足?”她說:“那你看著別人搬了家,別人的兒子住到套間里去了,你心里動都不動一下?我只問你的心是不是肉長的?我只想我一波有一個好一點的成長環境。別人都一心一意想著把日子過好,你一心一意想什么?連我都不明白,不明白你腦袋里塞著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東西。想把你的頭剖開看里面都裝了什么,那又是犯了法?!蔽铱粗?,覺得她的眼神跟以前是不一樣了,很不一樣。董柳說:“你別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你總要給我一波一點希望吧!”我說:“那我明天拿把菜刀架在申科長頭上,看他不給個套間?”她說:“大為你是男子漢你拿出承擔責任的勇氣來,跟我耍無賴有什么用?”我說:“你再這樣說我就走了!”說著站了起來。她站在床上說:“你走,你前腳出了門,我后腳就把一波送到你辦公室門口?!甭犃诉@無賴似的話,我轉身就走。走到樓下,我在冷風中打了個噤。不一會我看見岳母房里的燈亮了,她真去抱一波!董柳抱著一波下樓來了,我閃過一邊,她一直朝辦公樓走去,我輕輕跟在后面。辦公樓前燈光幽幽地亮著,她站在大門口猶豫了一會,就進去了,想不到她膽子真有這么大。到二樓再往上走就沒有燈光了,她在樓梯口摸索著開關,我從后面伸過手去,把燈開了。她嚇得尖叫一聲,見是我,馬上把臉繃緊,把一波放在地上,走下樓去。一波就在水泥地躺著,哼了一聲,睡著了一動不動。我把兒子抱起來,摟在胸前。我抱著兒子到了辦公室門口,董柳從后面追上來說:“我的兒子,就讓你這么抱?”一只手從我胸前插下去,要抱一波。我馬上說:“你不要他了,你把他丟在水泥地上?!彼f:“我生的肉,給你?”兩人一用力,一波“哇”一地聲哭了。就這么僵持了一會,誰也不敢用力。我說:“你沒有資格做母親,這么冷的天你把他往水泥上丟,明天病了我看你面對他!”她說:“你有資格做父親!別人的兒子什么生活環境,你的兒子呢?明年他懂事了,他問你這個做父親的,為什么強強住好房子,我看你面對他!”她又一用力,把兒子抱過去了。我開了門,她就跟了進來。她坐下來拍著一波說:“將來我一波我要培養他的正常人格,不要像有些人一樣,自己不是誰還以為自己是誰?!蔽艺f:“至少要一波不要把自己的兒子往地下甩,又不要把電燈線那么扯斷?!倍f:“你的嘴這么會說話你去堵一堵你的同志們,你敢嗎?老是堵著我!”

自從有了兩間房子,我沒再把房子的事放在心上想過。說起來,這件事也還是件事。丁小槐搬了,使這個問題變得緊迫起來??晌矣钟惺裁崔k法?我說:“董柳,我們有兩間房子就不錯了,你別再拿這些雞毛事來煩我?!彼f:“雞毛事,那你說什么事才是大事?你以為你是誰?總理?”我說:“集體宿舍的房子不是人住的?”她馬上說:“那破爛不是人撿的,你去撿?牢里關的也是別人的兒子,你把我一波也關進去?!蔽胰滩蛔⌒α苏f:“沒想到董柳還有嘴巴這么便利的時候?!彼f:“大為我了解你,你有你的性格。正因為如此,多少事我都忍了,你看家里有幾樣像樣的東西,我說過一句沒有?我一年到頭幾件衣服翻來復去地穿,我也沒說什么。我是鄉下上來的,我什么不能忍?我唯一不能忍的就是看著我一波受委屈。你看我一波他這么乖,看著就讓人心疼,他生下來比誰差了哪點,他要比別人過得差?要說差就差了沒個好爸爸?!蔽倚睦镆怀橐怀榈赝?,說:“你當年也長了一雙眼睛,你怎么不為一波找個好爸爸?”她說:“我的眼沒有別人那么尖!你看有些人長了一雙千里眼,多少年以后的事都看到了,果然都到眼前來了。以前我看不起那些人,現在我倒佩服她!要不怎么說找對象呢,找!”我生硬地說:“董柳你現在還不老,我放你一條生路,你再去投一次胎,你再去找,找!”她說:“一個女人還可以回到以前嗎?女人不比男人,女人沒第二春,女人一輩子就是一錘子的買賣!我再怎么找,可以給我一波找個親生父親?”我說:“董柳你找對象真的找錯了?!彼膊煌艺f:“那也可以這么說?!蔽艺f:“不過生兒子倒還是生對了?!彼甑匦α?,說:“你的口才這么便利,怎么不到馬廳長丁主任哪里去表演表演?”

半天兩人都不做聲。董柳說:“都半夜了,回去吧,明天還要上班呢?!蔽艺f:“你先回去,等會我抱著一波回來?!彼f:“為什么?”我說:“你先走?!倍σ宦曊f“倔勁又上來吧。我看你都看到骨頭里去了,就是要爭個贏高,跟我爭贏了有什么用?你挺起來爭贏了世界,那是你的真本事,我一波也少受點委屈?!蔽艺f:“我爭你都爭不贏,我爭贏世界?”她笑了說:“你贏了,我先回去。我一路怕,你抱著一波跟在我后面?!被氐郊宜蜃煨α苏f:“你贏了,你取得了一個偉大的勝利?!蔽野岩徊ǚ旁诖采险f:“再不睡就天亮了?!蔽也仍谧雷由习褵襞萑∠聛?,房間里黑了。董柳在黑暗中說:“反正睡不著,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你別激動,丁小槐到藥政處當副處長了?!蔽业卣f:“早就知道了,要不他怎么搬了家呢?”她說:“你真的沒想法?”我說:“人家能干吧,還有什么想法?衛生廳有那么多討厭的人,又有那么多麻煩的事,我還沒精力去應付那些人和事呢。我想得通,自己帶好兒子算了。你說一頂烏紗帽戴在頭上舒服些,還是兒子睡在身邊舒服些?”她馬上說:“妙論,謬論!正因為要帶好兒子,所以要那頂帽子,做父親的總該給兒子創造一個好的成長環境。我不相信你三十出頭就心如止水了?!蔽艺f:“那你要我怎么樣?”她說:“怎么樣我都無所謂,我一輩子苦到頭黑到頭我都不會哼哼一聲。你總要對得起兒子吧,為他成長創造一點條件吧?人這一輩子,總要撲騰撲騰那么幾下吧?”我說:“你以為衛生廳是個什么了不起的地方,明天地震都震光了地球還照樣轉。再說一潭臭水有什么好撲騰的?!彼f:“你瞧不來一潭臭水,那你到中南海撲騰去,你去得了嗎?在海里撲騰不了,那你就得在這潭里撲騰。你以為自己是誰,還嫌這潭???小人物就撲騰眼皮底下那幾件事,該撲騰的還得撲騰,撲騰不撲騰總不一樣吧,丁小槐就走在前面了?!闭f起丁小槐我一肚子氣,我轉過身子朝墻壁睡了,說:“要我去學側著身子走路的人?真想不到董柳你也用這么俗的眼睛看世界?!彼f:“我不像有些人,眼睛看著星星,多雅啊!看星星有什么用?你又不能把它搬回家里來煮著吃了。我只看著我一波,看著家里這幾件事,這才是真的!我不像有些人,把自己看成什么人,天下就沒幾件他屑于的事情。其實他不屑于的,是他想要都要不到的。好東西手伸長了再伸長都撈不到,還有人講客氣,真是好死了那些伸手的人。你池大為是男子漢,站起來也這么高,鋸馬桶也能鋸幾個,你比誰差了哪里?宋娜好得意地告訴我,她搬家了,她先生提上去了,你比誰差了哪里,把得意都雙手捧給別人去了?!蔽艺f:“董柳你別堵我,堵我我又走了。別人愿意怎樣那是他的事,他得意那是他的福氣。臉盆里的風暴有什么可得意?要不怎么說人與人的差別比人與豬的差別還大呢?”

這天晚上我整晚不眠。我臥著不動,怕翻來復去董柳會怎么想我。我忽然感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非常孤獨,茫茫世界,有誰把我放在心上?連董柳也這么陌生。在黑暗中靜下心來想一想,真令人不寒而栗。董柳講的,不能說錯了,可到今天要我來脫胎換骨,那又怎么可能?我問自己,我不能回答自己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