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二篇 38.游戲規則

閻真2016年06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38、游戲規則

晚上同學陸續都到了,還有坐飛機從廣州來的。很多人畢業以后就沒見過面,大家相互拍打著,親熱得不得了。幾個女同學少女般一聲尖叫,然后抱在一起。我收到了許多名片,發現幾乎每個人都有了一定的頭銜。有人向我要名片,我說:“我是無名片階級?!睂Ψ骄蛻岩傻赝宋艺f:“開玩笑,大為?太謙虛了,太謙虛了?!眳s也不追問下去。許小曼是組織者,大家到她的房間里去報到。我瞟一眼報到名單,果然有人認捐五千多的,四千三千的都有,許小曼是八百,我名下也是八百,還有幾個四五百的。許小曼說:“可以認到四萬塊錢,三天要花完它,大家盡情地樂?!庇腥擞妥旎嗾f:“別的樂都樂不起來,最大的樂就是打破家庭界線,提前實現共產主義,哪怕只有三天呢。我抱有一個理想都有十多年了,許小曼!”許小曼說:“狗嘴吐不出象牙,過了十多年還是吐不出象牙?!?/p>

晚上來了的二十多個人很自然地分成了三個圈子,我不知道自己該屬哪個圈。女同學都擁在許小曼房里,我推門進去,有人就說:“池大為你太沒眼色了,我們女人說話你湊什么湊的,明年變了性再來?!蔽艺f:“你們女人有什么好話說,還不是交流馭夫之術?!彼f:“如今的男人,像你這樣的,到處山花爛漫鶯歌燕舞春光無限,撒開了韁繩讓他跑,那他還不跑到天邊去了!”把我推了出來。我到另一間房里,以凌國強為中心在大談生意經,一個個雄心勃勃要走上國際舞臺。凌國強說:“我一輩子的理想就是讓中藥走向世界,市場可以說是無限的。我想起那種前景經常激動得通晚無法入睡,百萬算什么,千萬又算什么?”有人馬上表示愿到他的公司去,他一抬手那么優雅的一飄,豎起一根指頭說:“一句話?!庇滞宋艺f:“大為怎么樣,也到我們那里入了技術股吧,你想都不敢想再過十年那是一筆多大的數目?!蔽蚁胫鑷鴱娝斈暌膊伙@山露水,如今都牛成這樣。我說:“想想吧?!彼^續說:“我剛畢業時那些頂頭上司,他們現在想見我一面都難,我不認個友誼,友誼是當年的友誼,大家都是同學,沒有別的想法。人發達了就沒有新的友誼了,誰知道他走到你跟前心里是怎么想?”他們說著話我覺得自己出了局,就到伍巍那間房去了。

這間房更加熱鬧,都是官場上的人。伍巍是省長秘書,自然成了核心人物。我進去了匡開平說:“大為你也來說幾段?!辈胖浪麄冊谡f葷段子。我說:“我都不怎么會說?!蔽槲≌f:“在機關工作不會來幾段,上了酒桌你說什么?說真的領導不高興,說假的群眾不高興,說葷的皆大歡喜?!庇腥苏f:“我來一段吧。有一個縣長他姓焦,有一次病了,出院時醫生囑咐他不要跟老婆同房,焦縣長說,不同房難道要我睡招待所?醫生轉個彎說別跟老婆同床,焦縣長說,那叫我睡地上?醫生無法了只好說,不要性交。焦縣長急了說:我爺爺姓焦,我爸爸姓焦,連我兒子都姓焦,怎么我就不能姓焦呢?!闭f完了大家笑起來,說有文化意味,也有人說老掉牙了。伍巍說:“我來一段,大家看看比焦縣長那個怎么樣。妻子,小姨子,小舅子,打北方一著名自然景觀?!贝蠹也铝艘粫虏怀?,伍巍提示說:“在山東?!瘪R上有人說:“是蓬萊仙境?”大家都說不對,又有人說是海市蜃樓,大家說更不沾邊了,忽然匡開平一拍大腿說:“有了,可不是泰山日出?”伍巍忍不住就笑了。我說:“泰山日出跟小舅子有什么關系?”伍巍說:“妻子,小姨子,小舅子,可不都是老泰山日出來的?”大家都說:“絕了,絕了,應該評獎?!笨镩_平說:“我還有個更絕的,是保留節目,輕易不外傳的。洞房花燭夜,打《水滸》中六個梁山好漢的名字?!贝蠹也铝撕镁?,終于有個人說:“第一個是楊雄?!笨镩_平說:“對了?!彼悸酚辛?,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把六個人猜了出來,依次是楊雄,柴進,史進,宋江,阮小二,吳用。大家把幾個人的名字又反復念了幾遍,都說:“絕,絕!阮小二,字字落到實處,虧他怎么想得出來?!?/p>

大家喝啤酒,一會話題又轉到了為官之道。我說:“葷段子皆大歡喜,這就是一條。既維持了場面的熱鬧,又不會不小心碰著了誰,不然要大家講什么才好?!毕胍幌脒@幾年葷段子風靡全國,特別是在圈子里盛行,實在也是必然的,它有著不可替代的功能。又有從四川來的汪貴發說到自己以前從不喝酒,現在成了個酒仙,這是跟領導拉近感情距離的一條重要途徑。他說:“領導他一般都會喝,他也是這樣過來的?!庇终f:“我最多的時候一個晚上陪三場酒,把老子的肝都燒壞了,你以為我這個處長怎么來的?”伍巍說:“我的位置很穩,首長他少不得我,別人敬酒都是我給他擋了?!庇腥苏f:“一千條一萬條,把決定你命運的那個人侍候到位了是第一條,關鍵人物只要一個就夠了。鉆到他心里去還不夠,別人也會鉆,你要鉆到他的潛意識里去?!蔽蚁胫@個鉆字實在很丑,那是個什么形象?這不是君子的語言,居然被這一群精英人物面不改色自然而然坦坦蕩蕩說了出來。世界真的是變了。我說:“上級就那么淺薄,你一拍他就喜歡你那不可能吧?!蔽槲≌f:“你一拍他恨你那更不可能吧?!蔽艺f:“要在他的潛意識中把他自己還沒想到的需求挖出來,像開發市場一樣開發他的潛在需求?!贝蠹疫B聲說深刻。伍巍說:“大為你都曉得你怎么還在原地踏步呢?”我說:“我是理論上的,我又不傻,不會做看總會看吧?!蔽槲≌f:“領導跟前就不能少個明白人,他也是人吧,是人也有個要解決的問題吧,自己不好解決,也不好說,這就要明白人悟到了去替他辦了。你們說你身邊有這么個明白人,你會恨他?他有點小毛病你會揪著不放?要求誰堅持原則就像一個機器人,那可能嗎?近人情嗎?”大家越談越興奮,也叫我大開眼界。大家都是同學,又不在一個單位,把面具卸下來,去掉了表演性,就是這個樣子。平時在單位,再怎么樣都蒙了一層面紗,看不透。我倒覺得這些人是正常的人,想升官,想發財,都說了出來,而平時是絕對不敢說的,要說另外一套話。我理解他們,人總是人吧??捎钟悬c失望,社會精英,也不過如此而已。我意識到,長期以來,自己生活在一種幻覺之中,總認為在那個份上的人,掌握著巨大的權力和公共資源,就應該代表了公平正義,不然就太令人沮喪了??商貏e地要求他們克制,壓抑,那又怎么可能?幾千年來,人們總是知其不可而為之,從沒放棄過這種幻覺,畢竟有過一個包公,還有過一個海瑞。眼前這些人吧,平時說得最多的,大會小會上振振有辭反復強調的,恰恰是自己最不相信的那些話。反正非說不可,大家用布條蒙著眼睛往下說吧。說是說那一套道理,做則是按需要操作,習慣了,也就臉不紅心不跳氣不喘了。大家都這樣,反而成了一條游戲規則,不懂規則的人信以為真,要用他說的話去要求他,那就是違規,違規者必然受到懲處,否則游戲就玩不下去。當年我就是吃了這個虧,結果違規了,結結實實摔了一跤,到現在還沒爬起來,也許一輩子都爬不起來了。當虛偽成了一條規則,就不再會有虛偽感,也不會有心理壓力,他不過是按規則辦事罷了。社會其實默認了這一條規則,因此對一些事情視而不見,有群眾反映上來了也置之不理。誰又有權利要求別人特別地怎么樣嗎?看著大家這么興奮,赤·裸裸地訴說著對權和錢的欲·望,我有一種親近的感覺,無論如何,總比戴著面具要好。

這時許小曼和幾個女同學進來了,大家更加亢奮起來。汪貴發說:“許小曼,我這個處級跟你那個處級就不一回事呢。你吧,下面的廳長都要拍你,他拍我?”說著在自己屁股上拍一下?!拔疫€要拍他呢?!庇肿鲃菀ヅ脑S小曼,手揚起來,又慢慢收回去,說:“想不到留北京的同學就是你許小曼出息最大?!痹S小曼說:“說出息不敢跟四川人比,比如鄧小平,又比如汪貴發?!蓖糍F發舉起雙手說:“投降,投降,服了,服了?!庇腥苏f:“許小曼,你在部里,哪里知道我們下面人的苦日子,有時也發發善心抬一抬我們這些受苦人吧?!痹S小曼說:“你都不認識錢還是錢了,要我隔河渡水飛越關山跑到廣州去抬你?”那人說:“有什么辦法搞到一個國家課題,我愿意拿五萬塊錢來攻關。國家課題錢只有二萬三萬,難得的是那個名?!蔽槲≌f:“抓一個國家課題在手里,你的位子就穩了,上去也更有條件了?!蹦侨苏f:“是那么回事,我還擔心被別人擠了呢,我明年還要到哪里去掛個博士讀一讀,先把硬件備齊了它,將來別人替你說話也好說一點,不然真有危機感?!闭f著仰頭把一瓶啤酒喝了,臉上放著光,“明年我報一個國家課題上來,許小曼你給我批了?!痹S小曼說:“那是專家組的事?!彼f:“我拿五萬塊錢,你承包了替我攻關,專家組的人也是人嘛,要爭課題總是要出點血的?!痹S小曼說:“你以為別人沒看到過錢?”那人說:“不肯幫忙,領導的藝術就表現在這些地方,把我們擋了還叫人家放不出個屁來?!庇执蜃约旱淖彀驼f:“這張嘴臭慣了,在文明之都的女性面前也香不起來?!?/p>

一會話題又轉到怎么合法地增加自己的收入。大家一致同意,靠工資活,那是不可能的,因此弄錢也不必有什么道德上的忌諱,問題是怎么才能繞開法律。有人說:“鯊魚吧,他咬一大口幾大口也是合法的?!闭f著身子猛地往上一躍,凌空咬了一口,叫人看著心驚膽顫,“我們這些蝦兵蟹將,那就要多幾個心眼,有十分把握了才能下口?!比毡净貋淼睦栌抡f:“我到日本四年,說起來也算小康了。說起來你們不信,你們誰背過死尸沒有?死尸是不能坐電梯的?!卑褟母邔咏ㄖ乘朗聵堑倪^程繪聲繪色地講了一遍,把雙手放到后面,躬著腰比劃著。講完了馬上又申明:“那是剛去的時候,要謀生,生存總是高于一切的吧,現在好多了?!蔽艺f:“怪不得老是聞到一股解剖室的味道?!闭勗捓^續下去,我在不覺之間又出了局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