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二篇 46.底牌的揭開

閻真2016年06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46、底牌的揭開

這時又發生了一件事,使我有了最后的勇氣,把心中的想法付諸行動。

董卉的女兒滿月,請我們去王府酒家吃中飯。董柳跟別人換了班,一波也就沒去幼兒園。中午任志強開了車來接我們,一看開了三四十桌。任志強的朋友也來了不少,都在門口的簿子上簽了名,放下紅包,專門有小姐負責。有人來捧場這就是實力,要我還沒有這么大的的號召力呢。吃完飯董柳去了醫院,岳母帶一波回家,我就上班去了??煜掳嗟臅r候,樓下有人在喊:“池大為,池大為!”在辦公的地方這么提著名字大呼小叫,我心里很惱火,不理他。樓下的人喊:“你家里出事了!”我心中一驚,頭發聳地一下就立了起來。我探頭看見鄰居雙手拼命招著,“你兒子,你兒子,被開水燙著了!”我一聽一身都軟了,手顫抖著跑出去。在樓梯上我摔了一個跟頭,側著身子滾了下去,頭砸在水泥地上“嘭”地一響。我雙手撐著地爬起來,跑回家一看一波坐在門口的地上哭,指著自己的腳叫著:“爸爸,爸爸!”岳母站在那里,已經呆傻了,眼睛瓷楞楞地望著我。我在一波的腳后跟處輕輕一摸,一塊皮就掉了下來。一波痛得直叫說:“爸爸,爸爸?!蔽冶鹨徊ň团?,到大門口想叫一輛出租車,等了半天還沒見到一輛空的,我讓一波在傳達室坐了,吩咐老葉我看著。老葉說:“小池你的臉上有血?!蔽疫@才感到眼角處刺刺地痛,抹一把果然有血。我往小車班跑,那里只剩一輛車,一個年青的師傅在洗車,我不認識。我撲過去了扯了他的衣袖說:“我是廳里的人,中醫學會的,我兒子燙傷了,送一送醫院吧!”他一只手把我抓著衣袖的手輕輕拿開,繼續洗車說:“中醫學會?”我點了自己的鼻子說:“中醫學會,池大為,池大為,中醫學會!”他望我一眼慢慢說:“不認識?!庇终f:“這個車吧,馬上要送孫廳長去飛機場,要不你去請示一下孫廳長,孫廳長你總認識吧?!蔽艺f:“求求你了,救命啊,是個人啊,不是別的,是個人啊,我兒子??!”說著邊抱了拳作揖打拱,又雙膝都彎下去,一只膝著了地,又站起來,再彎下去,反復幾次。他說:“真的沒辦法,孫廳長馬上就要下來了?!闭f著大徐開著那輛皇冠回來了,馬廳長從車中下來。我撲過去把事情講了,雙膝不停地彎下去,再立起來,反復幾次。馬廳長馬上說:“大徐你去跑一趟,快去快回?!蔽移疵瞎f:“謝謝馬廳長,馬廳長,你好,你好,馬廳長,你好?!卑岩徊ㄋ偷绞∪嗣襻t院,大徐說:“我只好先去了,要下班了?!蔽冶е徊ǖ狡つw科,一波還在哭,聲音都啞了。我插了隊讓醫生先看,一邊跟等著的人鞠躬說:“謝謝,你好,你們好,大家好,好,好?!贬t生看了說:“要住院?!蔽艺f:“要住院,是的,要住院,住院?!贬t生說:“你先把他的褲子剪開,不能脫?!边f把剪刀給我。我把一波放外面的椅子上,用剪刀從上面剪下去。一波已經沒有力氣哭了,痛得直叫說:“爸爸,爸爸!”我手顫抖著,心痛得厲害,想著自己碎尸萬段也不算什么。我進去對醫生說:“我的手抖得厲害,我剪不了,醫生求求你幫幫忙吧?!闭f著抱了拳作揖打拱,又雙膝又不斷地彎下去,幾乎著地,再站起來,反復幾次。醫生說:“你干脆先辦住院手續?!蔽夷昧俗≡簡闻艿浇毁M的地方,插到前面,把正準備交費的女人撞開了。女人在后面罵罵咧咧說:“世界上有這樣不懂道理的人?!蔽肄D了身雙膝不斷地彎下去說:“我兒子燙傷了,好的,好的,謝謝,謝謝,燙傷了,謝謝?!笔召M的人說:“二千?!蔽宜坪鯖]聽懂,直了眼望著他。他說:“二千?!蔽疫@才明白過來,說:“我是衛生廳的,一時沒帶那么多錢,等會補交,補交?!八焕砦艺f:“下一個?!蔽野褍H有的兩百多塊錢塞進去,他把我的手推了出來。我說:“我是衛生廳的,中醫學會,池大為,池大為?!彼f:“沒聽說過。下一個?!蔽野汛翱谡甲×苏f:“中醫學會,池大為!”他說:“叫什么,公共場所,你叫什么叫?”我想著我要是有槍就好了,我絕對下得了手,對著那張臉就轟過去就是了。

我又去找醫生,醫生說:“先交錢是規定,我也不能違反。你去找科室的郭主任,看他怎么說?”我說:“先救救人吧,我的兒子,是個人啊,是個人啊!”他說:“以前總是先救人,救了他就跑掉了,我們到哪里去找他回來?這才定了這個規矩,任何人不能違反?!蔽艺f:“我是廳里的人,中醫學會,池大為,池大為?!彼f:“不認識,沒辦法?!蔽艺f:“醫生你是醫生,你是醫生,你要講人道主義啊,人道主義!我兒子進來已經這么久,這么久了?!彼p手一攤說:“告訴你我沒辦法,你應該聽得懂中國話的?!蔽疑细Z下跳找了幾間房沒看見郭主任,就站在外面大聲呼喊:“郭主任,皮膚科郭振華主任!”郭主任來了沉著臉說:“誰在這里喊這么喊的!”我上去深深鞠了個躬,抱了拳作揖打拱,又雙膝彎下去,幾乎著地,反復幾次,把事情講了。他說:“廳里的領導你認識誰?”我說:“馬廳長,孫副廳長?!彼麕胰ゴ螂娫?,都不在。他說:“看你還認識誰?”我說:“打我自己的電話號碼行嗎?中醫學會?!彼雷由夏菑埍砩蠜]有中醫學會,說:“你來看看這上面你還認識誰?!蔽铱戳苏f:“袁震海和丁小槐我都認識?!彼f:“袁處長,丁處長,都行?!本痛蛄怂幷幍碾娫?,上帝保佑,丁小槐居然還在辦公室,把事情講了,又把話筒給郭主任。郭主任接了話筒說:“丁處長,好久沒碰碰了,什么時候碰幾杯?”我在旁邊身子一抖一抖地催他,他說:“丁處長開了口我還說什么,馬上就給池同志辦?!狈畔码娫拵业嚼U費處,在住院單上簽了字,辦好了手續。

一波躺在病床上,醫生來了說:“燙得不輕啊?!蔽艺f:“用最高級的藥,可不能留下后遺癥啊,我只這一個兒子?!弊o士把一波的褲子剪開,輕輕剝下來,一波痛得真叫說:“媽媽,救命啊,救命??!”我上牙敲著下牙說:“輕點,輕點?!弊o士住了手說:“那你自己來?!蔽矣昧λχp手說:“我手軟了,我手軟了?!蔽冶Я巳饕敬蚬?,雙膝也不由自主地彎了下去,幾乎著地,反復幾次。一波的褲子剝下來了,幾小塊皮帶了下來,沾在褲腿上,小腿上露出了粉紅的肉。我一身軟了,眼前一黑,身子靠著墻滑溜下去,臉碰在小矮柜上,扶著柜子站住了,眼睛看不到什么,心里像有一把刀,把心臟啊肺啊割成了血淋淋一片一片的。睜開眼看見醫生厭惡地望我一眼,對門邊一努嘴。我像機器人一樣向外門走去,護士跟在后面,剛出了門就聽見里面閂上了。一波還在喊“救命”,我在外面瘋跑一陣,在病室盡頭的窗前站下了。我看著外面一根指頭指指點點,好像那看不見的遠處,有著我仇恨的什么東西。又把拳頭捏得緊緊的,心里恨著,想打,可不知恨誰,也不知想打誰。我揣摩著能不能就這么一拳,把眼前這塊玻璃給砸了,拳頭血淋淋地捏著,真舒服啊!突然,不加思索地,我照著自己的臉上,狠狠地就是幾拳。我感到了疼痛的快意??谥朽卣f:“舒服啊,舒服??!”狠狠地又是幾拳,接著雙手撐著墻,弓著身子,把頭在墻上撞了幾下。腦袋中嗡嗡地響著,我口中喃喃地說:“看老子碰不死你,看老子碰不死你!”

?? 落·霞^小·說w W W…l u ox i a…c o m …

我想給董柳打個電話,跑到病房值班室,又轉了回來,我真沒勇氣拿起話筒。到了傍晚董柳來了,像個幽靈似的飄進病房。我說:“董柳,一波睡了?!倍宦暡豢?,揭開被子看一看一波的腿,就坐在床頭,傻了似地發呆。她的神態讓我害怕,她哭出來就好了。一會任志強董卉和岳母都來了。岳母語無倫次,說了好半天才說明白,是一壺水剛燒開放在案板上,不知怎么就掉下來了。我說:“一波呢,有多動癥,到處亂摸?!倍f:“那你的意思是還要怪他?”董卉說:“不幸中的萬幸,冬天還隔了幾層褲子,要是夏天,一條腿都燙熟了?!彼龓拙湓捳f得我心跳,覺得今天倒是揀了個便宜似的。董柳說:“今天不出事,明天要出事,樓道里黑古隆冬舊社會,誰看得清?幾年了一間廚房都沒有?!彼徽f我恍然大悟,這事不怪別人,只能怪我,怪我自己!我總覺得自己有什么不對,原來不對是在這里!我打自己打得太輕了,實在是太輕了。我猛地蹲下去,雙手拼命拔自己的頭發,一定要連頭皮都拔了下來,我才解恨!董柳望著我一聲不吭,任志強和董卉跑過來,一人拖住我一只手。我說:“讓我扯,讓我扯,扯下來了我就解恨了!我愧為人父,愧為人父??!”他們把我的手掰開了,我右手抓著一撮頭發,把它放在眼前仔細打量著。董卉說:“姐夫,你臉上有血,半邊臉腫起來了?!倍宦暡豢酝?,岳母掩了臉在哭,我望著那一撮頭發,忽然大笑起來:“啊啊啊,哈哈哈!哈哈哈哈!”

護士來給一波打吊針,岳母說:“小孩的血管細,要小心點?!比沃緩娬f:“叫你們最好的護士來,我們另外付錢?!弊o士撅著嘴,拿起一波的手看了半天,拍了拍,非常緩慢地扎了進去。一波醒了,叫痛,連聲叫:“媽媽,媽媽!”我看著好一會還沒回血,倒吸了一口氣。護士說:“手動走針了,換一只手?!倍苷f:“到小兒科叫一個護士來?!边@一次又沒有成功。護士說:“一群人圍著我,我不敢打了?!迸艹鋈ソ辛肆硪粋€護士來,說:“小兒科的?!倍芎腿沃緩姸谒⌒?,新來的護士說:“我還沒開始打就緊張了?!倍f:“都出去,都出去?!蔽覀兌汲鋈チ?。一會董柳出來說:“又試了兩次沒打成,手上的血管全破了?!蔽疫M去看了,急得想跳。董柳說:“我試一試?!蹦莾蓚€護士都不同意。董柳說:“我干這個都七八年了,那時候你們還沒進衛校呢?!蹦昧斯ぷ髯C給她們看,就同意了。董柳把一波額頭上的頭發剃了一圈,仔細看了一會,要我扶住一波的頭,我說:“我手發軟?!本徒腥沃緩姺鲎?。董柳舉起針看了看,很麻利地扎了進去。我看見回血了,在胸前劃了個十字。兩個護士吐出舌子面面相覷。

任志強買了盒飯來,董柳說:“還有心思吃飯!”任志強把飯放在那里,不再勸她。董卉說:“姐夫你把臉上的血洗了去,這一邊都腫了?!蔽疫@才感到臉頰火辣辣地發燒。我說:“腫了?腫得好?!倍苓f手絹給我,指著自己的眼角說:“這里的血,擦掉?!蔽覜]接手絹,用衣袖擦了幾下。夜深了剩下我和董柳,我叫她吃點東西,她慢慢轉過頭望著我一眼,眼光是直的,一聲不吭。我看了心里發冷,卻無法給那種眼神一個準確的描述。好一會她說:“吃得下你就吃?!蔽覜]有饑餓的感覺,有我也不會吃,我渴望找到一種極端的方式懲罰自己,這樣才能平衡一下對兒子的歉意。后來我渴了,想喝水了,馬上發現只有讓自己這么一直渴下去,才是自我懲罰的最好方式,用饑餓來懲罰那是太輕描淡寫了。整個晚上我都這么忍著,在極難忍耐的焦渴中感到了痛苦的快意。到第二天早上我的嗓子開始嘶啞,連唾液也沒有了。在焦渴中我感到,如果劃一根火柴,我的口中就會噴出火來。實在忍不住了我對自己說:“這點小小懲罰就夠了嗎?我還要忍,至少要忍到昏迷的邊緣?!?/p>

早上我發現隔壁房的一個小女孩床前床后被花籃包圍了。連床下都塞了四五個。我了解了是市工商局一位副局長的女兒動闌尾手術。我想著一波比誰低了去了?沒有人送花籃,連看望的人還沒來一個?;ɑ@很漂亮,可世界實在太無恥了,無恥到無恥的地步了。局長夫人知道了一波的情況,要我拿兩只花籃過來,我馬上用一種不屑的手勢制止她說下去。醫生查房之后我走了出去,想給兒子買兩只花籃。

走在大街上,我看一切東西都蒙著一層暗綠,我心里念叨著:“這就是世界,這就是世界?!狈磸瓦@么念著我覺得自己又有了一種發現,一種生活的底牌被徹底揭開的感覺,像有一束強光,把那黑暗深處的東西都照得清清楚楚。昨天剛剛過去,可我感到已經非常遙遠?!斑@就是世界,這就是世界!”事到臨頭了作揖打拱有什么用?雙膝彎了又彎又有什么用?哭都找不到掉淚的理由。事到今天,我池大為還敢說沒有什么力量能使我把頭低下去再低下去嗎?我不愿意這樣理解世界,我拒絕了很多年,可是在這生與死的邊緣地帶,我無法再作出另一種理解。我為自己的發現感到了激動,這是丁小槐們早就在實施著的原則,我其實也早就認識到了??山裉斓睦斫馓貏e深刻,我有了勇氣。這樣想著我忽然有了一種沖動,要馬上去做點什么才好。激動中我口中居然也有了一點唾沫,干枯到麻木的舌子也有了一點濕潤之感。我想到了自我懲罰,想把唾沫吐掉,吐了三次也沒吐出東西來。再用力往手心吐,舉起手仔細看了,一點唾沫星也沒有。我在心中醞釀著一股狠毒之氣,用手比劃出一把手槍,一路走過去,見了不順眼的人,就把右手抬起來,食指那么勾一下,算是斃掉了一個人。沒走多遠我就斃掉了九十九個人。我想,最應該被斃掉的還是自己。我舉起槍,頂著自己的太陽穴,食指勾了一下,心中轟地一響。我晃了晃頭,我還活著。

忽然下起了雨,一會就大了起來,想不到冬天還會下這么大的雨。很多人跑了起來,一會街上就沒幾個人了。我毫無感覺地走著,一直往前走,不知道自己從哪里來到哪里去。雨滴順著臉流到嘴邊,我本能地用舌子在嘴邊一卷,馬上又想到了懲罰,就閉緊了嘴唇。一個流浪漢在雨中從容地走著,一邊唱著:“不要問我從哪里來,我的故鄉在遠方,為什么流浪,流浪遠方,流浪?!蔽覕r住他指了天上說:“朋友,下雨了?!彼χf:“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讓它去吧?!币恢比チ?。雨水順著頭發流下來,我雙眼都模糊了,就把衣服撩了起來,在臉上抹了一把,唱道:滄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纓;滄浪之水濁兮,可以濯吾足。我在不覺之中拐進了一條小巷,走了一陣才發現這是正在改造的舊城區,很多房子的墻上都用紅色的顏料畫出一個大圈,中間一個“拆”字,不少房子已經被掀掉了房頂。我順手推開一張門,里面幾個青年男女驚慌失措,用身子擋著什么,房間里面一種奇異的香味。我意識到這是一群吸毒者,叫了聲:“朋友,干吧,干得好!”再往前走。走到盡頭發現是一條死巷,我就在一個臺階上坐下來。屋檐上的水成串地落在我身上,我凍得發抖,自言自語地說:“好,好,好?!本团ぶ碜?,仰起臉迎著那水,讓水瀉在我的臉上,又濺開去。突然我忍不住張開嘴,把那水大口地吞了下去。真解渴啊,水原來是這么好喝的一種東西。嘴邊停著一點什么,我用舌子一卷,是一片腐葉,發出一種腥臭。我用力嚼碎,咽了下去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