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三篇 47.一個黑洞

閻真2016年06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47、一個黑洞

一波在醫院住了十七天,就出了院。

兒子出院后家里冷得像個冰窟。本來在醫院我和董柳還說說一波的病情,現在連這個話題也沒有了。董柳沉默著,連兒子也沉默了許多,總是坐在床上一動不動,眼睛轉悠追隨著大人的行動。岳母從董卉那邊過來照看一波,連她也沉默了許多,也遲鈍了許多。我嚷嚷著跟一波說話:“來來來,爸爸給你講葫蘆娃?!笨僧斘业穆曇粢煌?,就只剩下了一片空寂,顯出了這種嚷嚷的做作。為了躲避這種空寂帶來的壓力,我吃過晚飯就跑到辦公室去,把白天看過的報紙再看一遍,然后那么坐著,一連幾個小時。寂靜中我感到有一只毒蟲在噬咬著蠶食著我的心。我想象著那毒蟲的形狀,滿身黏液像蛇一般滑膩,可又披著又硬又厚的甲,還有無數的小腳在蠢蠢而動。

我從心里感謝冥冥之中的那個存在。說真的從一波的褲管剝下來的那個時候開始,我就作好了會留下后遺癥的心理準備??删尤粵]有留下多少疤痕,只是有左邊小腿上有硬幣大的那么一塊皮膚沒有恢復,看上去亮亮的,摸起來十分平滑。如果是夏天呢,如果開水倒在了臉上呢?真不敢想啊。廳里有些人問一波的病情,我就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一遍,一邊感嘆著錢的重要性,卻不涉及比錢更重要的權。開始還有其它辦公室的人跑來聽我說事情的前后,說順口了我也忘了對誰說過沒說過,逢人就講。有一天我在講的時候,旁邊一個人過去說:“大為怎么跟祥林嫂一樣,天天我真傻,我真傻的?!蔽荫R上住了口,不再講了。是的,我真傻。

我對董柳說:“這次是不幸中的萬幸?!焙靡粫f:“萬幸那你的意思是燙得好?別人的兒子擦破點皮就是天塌下來了,我一波燙成這個樣子還是萬幸,他就比別人低那么多?”又說:“要低也不是一波他做兒子的低了,他哪點不如別人!”不管我從哪個方面扯出一個話頭,都會被董柳冷冷地剪斷。一定有什么事情了,她通過兒子來跟我說話:“爸爸洗碗!”“爸爸買豆腐回來!”晚上岳母帶一波樓下睡了,我們就整夜地沉默著,用偶爾的嘆息回答對方偶爾的嘆息。

這天晚上董柳睡下了,我熄了燈睡下,準備度過這個漫長的寒夜。這寒夜無邊無際就像入墜入了史前時期的一個黑洞。董柳忽然又坐起來開了燈說:“我怎么就這樣傻,別人放棄的東西,總有其中的道理,我怎么就沒想想這個道理?!蔽也恢浪傅氖鞘裁?,但肯定與我有關。我睡著一動不動,正疑惑著,她又說:“有些人眼光真厲害啊,能把時間看穿,幾年以后的事情幾十年以后的事情都看透了,當機立斷?!彼谡f屈文琴。我一氣爬起來披著衣服說:“你要學聰明人現在還不晚,沒人拿鏈子拴著你?!彼f:“誰說來得及,女人的青春有第二次嗎?孩子生都生了能夠送回去嗎?”又把衣服披起來說:“我也要學一學關心自己,他自己就知道爬起來要把衣服披了,我穿件單衣,誰看見了?”我說:“你一邊操刀子對我胸窩子猛捅,一邊又要我關心你,你干脆把我的心劈開?!彼衙驴酆?,我想著她憋了這么些天,有一簍子話要說了。她說:“一個女人吧,她不知道什么天下大事,也不知道什么萬古千秋,屁!她鼻子下面那個世界就是她的世界。她找個男人吧,就是看著鼻子底下那點世界,那你以為她還看什么?我也不相信鼻子下面那點世界看不好的人,他還看天下?”她這么一說我覺得自己對世界的理解是不是又錯了,夫妻之間有這么現實主義嗎?我說:“這個話是你說的??!”她馬上說:“我說的!那你意思是一個女人不該有這點指望?”我氣鼓鼓說:“要出息你也可以出息出息,讓我也伴點福。如今男女平等了?!彼f:“羞羞羞,放豬油。一個男人,還反過來要靠女人,他講得出口,我還以為是喝醉了酒嘔出來的呢?!蔽艺f:“什么叫有出息你懂不懂,扮演一個奴才側著身子走路,湊上去腆了臉笑那是出息!”說著我鼻子哼哼幾聲。她鼻子也哼哼幾聲說:“如今是什么時代,兌現的時代,到了手就是真的,其它都是假的。別人好房子住了,錢到手了,一家過得滋潤滋潤的,兒子也沒燙著,你去笑他吧!現在的人只要能把東西抓到手,他還怕別人怎么看他,怕別人心里笑他罵他看輕了他?根本不在乎!聰明人的聰明就在這些地方體現出來,不然還在哪里?在云里霧里?那不是聰明,那是傻,是缺氧,是摔壞了腦袋。我們要是有一套帶廚房的房子,我一波也不落到這一步。宋娜她兒子會燙著?現在這個年代只看結果,不問過程,管它怎么走路怎么笑呢!”這話聽去實在沒有道理,可又實在有道理。世界變了,道理也換了一種講法。得到了就是勝利者,而且是最后的勝利者,時間后面并沒有什么在等待。我幾乎承認自己是個失敗者了,我當作精神支撐而引為驕傲的那些東西,其實并沒有最后的依據。當終極失去的時候,最后的依據也失去了。我心中一陣尖銳的刺痛,這不是那種熱血涌流的快意的痛,而是針尖在心尖尖上反復扎著的痛。這種刺痛激發了我本能的反抗,我掙扎著說:“董柳不是我說你,你到底少讀幾年書,有些事你不懂?!彼f:“你就是多讀了那幾年書,陷在里面爬不出來了,爬了這么多年還沒爬出來。別人把自己看得高高的,那是他有本錢,你呢?你還要跟領導去提意見,那你的意思是你比領導還高明些?那苦果子嘗去吧你,叫你知道什么叫領導!”我說:“其實這幾年我沒提意見了?!彼f:“人一輩子還有摔幾跤的機會?鄧小平三起三落,你有他那樣的命?”我說:“總不能逼,逼,逼我像丁小槐那樣走路那樣笑吧?!彼镆痪镒觳恍嫉卣f:“那你的意思是你比他有尊嚴?那怎么他只開一句口我一波就能住進院,你說半天沒有用?這總是鐵板釘釘的事實吧?你就站在旁邊看著別人玩吧,再看那么幾看,一輩子也差不多了。我倒算了,可惜我一波這塊好材料,優良品種,沒個好環境。過幾年他上學了你讓他到哪里做作業?”幾句話堵得我喘不過氣來。其實我覺得她說得也對,可我就是不愿在她面前低這個頭。她說:“你那點自尊不值錢,我都看透了?!蔽覜]想到她能說出有這么大的殺傷力的話來,可見她這些天也并沒有閑著,而是對事情進行了深入的思考。我硬著頭皮說: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,他心里怎么舒服就怎么活。要他去爭到這個那個,他不舒服,那是得不償失?!彼f:“所以一波燙傷了你就舒服,你不舒服他能燙傷,宋娜她的強強會燙傷?”說著就哭了,“我一波腿上還有疤痕呢。你要舒服干脆明天把我一波送到福利院去算了?!毖蹨I一滴滴掉下來,滴在被子上。我心軟了摸了摸她的頭說:“好吧,好吧,好?!?/p>

為了兒子妻子,我得掙扎,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活著是硬道理,沒有比這個硬道理更硬的道理的了?,F實沒有詩意的空間,只有真實到殘忍的存在,我只能直面不能躲避,這是唯一能夠與生活發生有效聯系的選擇。云里霧里的事,萬古千秋的事,實在也是不能再想了,那是一個黑洞,不論有多少人作了多大的犧牲,被吸入了黑洞連一點痕跡也不會有。這樣想著我渾身冰冷,感到有一種難以表述的悲哀悄然卻無可阻擋地滲入了內心的極深處。不知道陶淵明曹雪芹的妻子兒子是怎樣想又是怎樣過的。要說清高吧,那要有起碼的本錢。梅少軍放下文聯主席不當到鄉下隱居去了,他是功成名就之后看淡了一切才去的。他在鄉下有別墅式的房子,有車庫,有花園,在城里還有房子,有工資,有一切福利,我能跟人家比嗎?東施效顰!大隱隱于市?屁話!我思索了很久,沿著任何方向去追問這個世界,都會遇到精神的狙擊,并沒有一種生存姿態具有絕對的意義。既然如此,我又何必?那種把世俗世界甩到一邊去的生活,實際上是不可能的。這使我發現了自己的精神實際上是極其有限的,被拘禁在一個無形的空間之中,無法超越,而想象中的超越也越來越虛弱而蒼白了。想得麻木了我用力地扭著頭,想把這種種想法沿著某種橢圓的切線拋出去。那些從來不思索的人也這么活著,還活得好一些,這使思索的意義變得十分曖昧。思索著,這是我的驕傲,也是我的劫難。

 

共一條評論

  1. 柚子說道:

    說到底還是文人的那點自尊風骨舍不得拋棄。改變不世界就改變自己,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