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三篇 61.有悟性的人

閻真2016年07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61、有悟性的人

我在圈子里活動了半年,覺得自己還算一個有悟性的人,簡直有點如魚得水的感覺。像我這么一個有悟性的人,竟被冷落了這么多年,回想起來簡直不可思議。在圈子里活動,最重要的就是對周圍的人特別是大人物的心思了如指掌,要吃透他們。我的悟性就是憑著本能準確把握那些無法言說卻又意義重大的事情,這些大事情都發生在小地方比如酒桌上,似乎是不經意的一句話。有時候我為了分析那樣一句話后面的內容,其中的感情色彩,用詞的分寸,要進行長時間的思考,把各種人物關系都考慮進去。別人都在一點一點地尋求進步,我也這么做著,這一點一點的意義實在大得很,這是積累,積到一定程度就有質變,可不能掉以輕心。有時候我也按照古希臘圣人的教誨,停下來認識認識自己,覺得自己有點卑瑣。我整天地這么察顏觀色,利用一切可能的渠道體察大人物的心思,并不動聲色地予以迎合,這點悟性也只是有悟性的卑瑣有悟性的奴性罷了。這樣我免不了在心里罵自己幾句,可罵歸罵,該怎么做還怎么樣,不做行嗎?能夠罵自己幾句又使我非常得意,這使我多了一點精神優越,罵自己的悟性可不是每個人都具備的!

三月底參加博士學位考試,考試之前馬廳長安排我跟導師寧副院長見了面。見面之后我對考試就有了把握。六月底錄取通知就下來了。七月份我評上了職稱,是副研究員了,職稱到手,分房分數比當科長又多了五分,比年初當辦事員更多了十分,就分到了兩室一廳的套間。搬家的前天晚上董柳激動得一夜沒睡著,半夜里也把我推醒來討論房子,說:“如果我睡著了醒來是什么感覺,恐怕人都會浮起來吧?”我含糊說:“那還可以浮到天上去。眼皮里就沒一寸深的水!別人住一百幾十個平方,那他長生不老?”她說:“你怎么敢跟馬廳長比?”又說:“我真的睡不著,做夢一樣就有自己的廚房了,總有一種插了翅膀要飛起來的感覺?!蔽艺f:“這算什么算什么!”才半年多我對什么科長已經不屑一顧了,我的心要大得多,想得遠得多,但我不愿跟董柳說。還是在去行政科拿鑰匙的時候,申科長說:“池科,你那房子其實也用不著怎么裝修?!倍f:“裝還是要裝一下的,好不容易分到一套房子,委屈了我自己倒沒什么,我就不愿意委屈了房子,委屈了房子我心里就堵著?!鄙昕崎L說:“小柳子你信不信好事它要來,門板都擋不住。我在廳里二十多年了,也看出一點來了。通的人總是通,不通的人總是不通?!狈孔記]怎么裝修就住了進來,董柳很不甘心,不停地感嘆說:“這么好的房子,害得我感覺沒到位。筒子樓都住了這么多年,這里還不得住個半輩子?”她的想象力還是不夠,我也不去說她。

九月初我拿著錄取通知去中醫學院報了到,一去就傻了,寧副院長帶四個博士,只有我是正經學中醫的,其它三人,一個是云陽市委副書記,一個是省計生委副主任,再一個就是任志強。當初任志強也來參加考試我感到意外,也覺得可笑,誰知他真錄取了。從沒學過中醫的人可以跳過碩士直接讀中醫博士,這世界真的是改革開放了,老皇歷是翻不得了。這些怪事離開了權和錢就根本不可能發生,我不用去了解就明白,否則他們憑什么?什么事都是人在做,規則只能限定那些沒有辦法的人。對有辦法的人來說,規則還不如一張揩屁股紙。別的人做不到,看還是看得到的??辞辶穗m沒有辦法,但對那些黑紙白字的東西,誰還會當真?除了我,他們都是坐小車來的,看到這個場面,我覺得自己實在也沒有必要那么興奮。倒是中醫學院藥物系有兩個副教授和我們一起考的都沒考上,有的人從魚頭吃到魚尾,是以另外一些人吃不上為代價的。我想他們會到上面去捅一家伙,叫一叫委屈,可居然沒一個人吭一聲?,F在的人修養真好啊。再想一想他們也只能這樣,事情就是如此,就擺在你的鼻子下面,看清了又如何?看清了也就白看一眼罷了。他們只能修養好,修養不好又能如何?

申科長說得不錯,好事它要來,門板都擋不住。年底廳里又下了文,調我到醫政處當副處長。下文的那天尹玉娥一臉的疑惑,不停地用眼睛來瞟我。她家老彭已經從副處長的位子上被撤下來,她整天萎靡不振,說話像長了霉似的,沒有幾句不是陰暗潮濕。對那些刻毒的怪話我裝作聽不懂,也不報告,打死老虎沒有什么意思。也許她本能地感到了自己的厄運和我的幸運之間有著什么聯系,可找不到其中的線索。她顯然不相信我憑董柳會打針而好運連連,但縱有千般怨氣,也只好隱忍不語。我感到自己的心變硬了,對別人的痛苦如此平靜。我把事情給她交待了,說:“還有什么事你來醫政處找我?!彼f:“沒什么事了?!毕氩坏矫鎸γ孀宋迥?,分手時如此冷淡。她這個任性的人,也不想想我池大為今天是何許人也,把一肚子的不高興都寫在臉上,這能有出息嗎?

到了醫政處,辦公室已經準備好了。小梁開玩笑說:“池處長,今年是你的大年啊?!蔽艺f:“我是一棵桔子樹嗎?”又指了袁震海說:“你把我這個假處長叫成了處長,真處長會有想法的啊?!蔽蚁胫磻T例應把處里的人召在一起開個見面會,可袁震海一字不提。按我以前的想法,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我真不屑于去爭,可事情就是這點雞毛蒜皮湊起來的,這些地方不斤斤計較,被冷落了還裝作毫無感覺,那以后就會在不知不覺中出了局,連手下的人也會看小了我。見面會也只是演個戲,可哪怕是戲也非演不可,圈子里形式比內容更有內容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!我說:“什么時候跟大家見個面吧,處里的同志我也只是面熟,名字都叫不上來?!毙≡鞒聊瑺钍忠慌淖雷诱f:“我正在想怎么安排呢。明天下午廳里考法律常識,考完了大家見見面?!蔽艺f:“就那樣吧?!蹦苡心敲磦€意思就可以了,我也不想過分計較。下了班我看到廳里的通知,明天下午三點半到五點考法律常識。我想考完了再回到處里來,就下班了,那還像個什么見面會?瀉肚子似地稀稀拉拉的那還不如沒有的好。我心里涼了半截。

一直到下班我都在想著這件事,心里堵得慌。董柳說:“大為你還有什么不高興的事?一系列問題稀里嘩啦都解決了,我沒有野心,一輩子這樣就可以了?!蔽艺f:“女人天生就是女人?!彼€要問,我就把事情說了。她說:“那你還是要去找馬廳長?!蔽艺f:“一粒老鼠屎大的事也找馬廳長,他又不是我養的家丁?!彼f:“那就算了?!蔽艺f:“今天這個事算了,以后算了的事就沒個完了。圈子里的小事都牽著大事。說真的我也不想計較這貓尿狗屁的事,可你不計較吧,有了他的戲就沒你的戲了?!毕雭硐肴シ钦荫R廳長不可,對他是件小事,對我可是一件大事,這是給我定一個位??!就跟董柳帶著兒子打的去了。

馬廳長一家正在吃飯,董柳一進門就說:“一波說好久沒看見渺渺妹妹了,吵著要來看妹妹,我正好想著來看沈姨,就拖著池大為來了。他怕打攪馬廳長,還不肯來呢?!鄙蛞陶f:“只管來就是,老馬有事到書房里去做?!泵烀祜堃膊豢铣粤?,拉著一波的手要去玩。保姆把她抱回來,按在飯桌上。馬廳長說:“小池今天上任了吧?!蔽艺f:“去了?!倍f:“上任了就應該高興,組織上信任你,多挑擔子,不知他怎么就不太高興,叫他還不肯來呢?!瘪R廳長說:“小池他還不高興,不會吧?!蔽艺f:“說起來都是小事?!瘪R廳長說:“小事也跟我說說,我看有幾斤幾兩?”我厚著臉皮把事情說了,又說:“我主要是想到以后怎么更好地開展工作,稀稀拉拉開個會,我以后就不好說話了?!瘪R廳長笑了說:“說大也不大,說小也不小,我這就打個電話?!狈畔嘛埻刖腿チ藭?,我攔也沒攔住。一會出來說:“你明天照常去上班吧?!倍f:“馬廳長你別信大為的羅嗦,煩不煩?這點小事還要您來管,那您一天到晚還有時間吃飯睡覺?”沈姨說:“那也要看誰的事?!背赃^飯馬廳長看新聞聯播,我們就逗著孩子玩,董柳跟沈姨有講不完的話。玩了一會我們就告辭了,走時渺渺喊:“一波哥哥明天再來,跟我玩?!钡介T口沈姨說:“小柳子你把池大為打扮得正規一點?!倍f:“他隨便慣了,一年到頭就是一件夾克?!瘪R廳長轉過頭來說:“以后有什么事其實可以打個電話來?!鄙狭斯财囄艺f:“以后對馬廳長我們有什么說什么,還演什么雙簧?沒有他看不清的事!誰的屁眼里夾著怎樣的屎撅子他不知道?”董柳說:“出門時他說那一句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馬廳長是我們的恩人,我們也要誠心相對?!庇终f:“沈姨要我把你扮得漂亮點,你明天去買幾件好衣服?!蔽蚁胫蛞痰脑?,正規點那就是西裝革履,這話有信息含量,可不是隨便說的。我說:“好衣服幾百上千一套,你又扯得心里痛了?!闭l知她說:“明天跟董卉借三千塊錢,把你從頭到尾武裝一下?!笨磥硭膊皇遣欢度氩庞惺斋@的道理。

第二天一早我剛進辦公室,袁震海推門進來說:“昨天晚上我想了一下,今天下午的見面會吧,下午一上班就開,扎扎實實開半個下午,開完了再去考試,你準備講個話吧?!蔽艺f:“見見面認識認識同志們就可以了,搞那么認真干什么?”他說:“晚上吧,大家到隨園賓館去開兩桌,搞幾瓶啤酒,吃了喝了大家去瀟灑它一家伙。你會打保齡球?”我說:“開不開會其實也無所謂,既然你已經決定了,大家認識一下也好,瀟灑就不必了吧,處里那點錢也不容易?!蔽页脵C把小金庫點了一下。他說:“我們處里雖然窮,這點錢還吃不窮吧?!本瓦@么定了。后來我才知道兩年前小袁他升了處長,全處的人包了一輛車,到郊區的白鷺渡假村玩了兩天,花了幾千塊錢。他什么都懂,正因為太懂了,就裝作不懂,想敷衍一下算了。你精明吧,我池大為就是傻瓜?事后覺得去馬廳長家一趟實在很有必要,進了這個圈子你不得不全神貫注地關注禮儀,這是給一個人定位啊,不然皇帝怎么要搞個登基儀式,為什么要臣子跪拜?形式就是實質,這實在是很大很大的問題??!

有了職稱,又有了位子,好事要送到你鼻子底下來,不要都不行。我的工資一年里提了二次,廳里又給家里裝了電話,每個月報銷一百塊錢電話費。想一想這一年的變化,真有一點要飄起來的感覺。老婆調動了,房子有了,職稱有了,位子有了,博士讀上了,工資漲了,別人對我也客氣了,我說話也管用了。權就是全,這話不假,不到一年,天上人間啊,再往前走半步,真的可以說要風有風要雨有雨了,這半步的意義實在大得很,不追求不行啊。以前看著別人為了那半步絞盡腦汁,怨氣沖天,哭哭啼啼,覺得非??尚?,大男人的,值得嗎?輪到自己了才明白這半步的份量和含金量。人嘛,也不能說誰是野心家,進步是人人都夢想的,批判什么人說他是野心家,那實在是很可笑的。我以前一點野心沒有,誰又照應過我那么一點半點?世界太現實了,圈子里尤其如此,人不可能在現實主義的世界中做一個理想主義者。鼻子底下那點東西我肯定是要的,雖然我有時又跳出去把它叫做“一堆牛屎”。人生一個基本的出發點,就是只能站在自己腳下這幾寸土地上去想事情,而不能跳出去想,跳出去想自己什么也不是,自己鼻子底下那點東西什么也不是。對世界來說我渺若微塵,可有可無,我什么也不是,今天就死了地球照樣轉,可對我自己來說,我就是意義的全部,我的存在是一個最重大的事情。世界的眼光和我的眼光的反差實在太大太大了。人就是這樣可悲可憐可嘆。雞每天琢磨什么?雞從來不琢磨意義問題,它琢磨那幾粒米。自己每天都在琢磨什么?像貓一樣警覺,把捕捉到的每一個信息,一句話,一個動作,一種眼神,一絲笑意等等仔細地加以分析,并力圖通過這種信息鉆到對方的潛意識中去。晏老師告訴我的處世之道百試不爽,對任何人,你只要站在他的立場上去設想他的態度就行了,可千萬不能去虛設什么公正的立場,那些原則是在打官腔敷衍老百姓時用的。

春節之前袁震海找我商量說:“大家這一年都辛苦了,今年就多發點獎金吧?!蔽襾砹私鼉蓚€月也沒搞清處里小金庫有多少錢,就趁機說:“不知處里還有多少存貨?”他說:“存貨嘛,除了廳里發的,我們每個人再發它一兩萬怎么樣,錢留著也是個禍害?!蔽乙宦犨@個數字,腦袋“嗡”地響了一下,這不是工資的幾倍嗎?怪不得別人日子過得那么滋潤,我以前都想不通。我知道每年省里搞資格考試,復習資料都是處里找人編了發下去的,沒想到好處有這么大。我說:“我剛來不久,就少拿點?!彼f:“你來了就是處里的人,怎么少拿?本來想元旦前就發了它的,知道你會來,我就壓下來了?!蔽荫R上說:“袁處長為我想得這么細,我真的不知怎樣才好。我還是拿最低的那個檔次算了?!彼f:“我們按慣例,下午我叫小梁取了錢,把帳做好?!蔽蚁胫@點錢我還不能少拿,錢發下來總有個等級,我不在中間過渡一下,他就太突出了。晚上我拿了一包錢回去,遞給董柳。她打開報紙一看是三萬塊,張著嘴在桌邊站了好一會說不出話來,眼睛都直了。事后我悄悄問處里那些人拿了多少。也有說一萬一的,也有說一萬二的,沒有人知道袁震海是多少。我心里很不安,怕他們有意見,可他們一個個都不說話。我想著他們肯定都有怨氣,全部都活活地憋死在肚子里了。能不憋嗎?我沒告訴他們我拿了多少,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有這么好的群眾,當領導也不難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