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三篇 62.人民公敵

閻真2016年07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62、人民公敵

這天快下班的時候,門外有個人探頭探腦。第二次看見他我問:“找誰?”他輕手輕腳走進來,很謙遜地笑了說:“您就是袁處長吧?”我說:“你是誰?”他打量我說:“我找袁處長?!蔽艺f:“有什么事?”他陪笑說:“這么說您是袁處長了?”我說:“有事就說事,沒事就下班了?!彼肆艘徊?,摸著椅子邊坐下來說:“袁處長,我是從云陽市來的,有件事想請您老人家……”我一聽馬上打斷他說:“這些事你明天找袁處長說?!蔽铱此駪B有點詭秘,本來想摸一下底,他這一開口我覺得不對,以后會有麻煩的。他一聽馬上跳起來連連點頭說:“對不起,對不起?!蓖酥鋈チ?。晚上袁震海打電話到我家說:“云陽市有幾個醫師想申請辦一個皮膚病性病防治研究所,是不是你處理一下?”我說:“處長你看著辦就可以了?!彼f:“你也熟悉一下業務吧?!狈畔码娫挷痪?,云陽的人就來了,就是下午那個人。他進門就連連點頭說: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不知道找您池處長也是一樣的?!倍o他倒茶,他說:“我姓茍?!庇忠恍φf:“爹娘沒給個好姓?!庇糜沂衷谧笫终粕弦还P一劃寫給我看,又說:“據說池處長跟我同屆,都是七七級的?”我說:“有什么事就說那個事吧?!彼f:“我在云陽市第一醫院皮膚科干有十年了,也可以說在云陽小有名氣了,現在是越干越窩囊,醫院門口賣水果賣檳榔的都有十萬二十萬了,我還是一雙空手,老婆在家里念,被她念煩了,想想還是出來自己打濕一下鞋子?!蔽艺f:“想申請營業執照?”他一拍巴掌說:“池處長對我們這些人真是體貼入微呢?!蔽艺f:“你們把材料準備好,明天到處里去談,最好還是去找袁處長?!逼堘t生說:“池處長池處長?!本蜕蟻硗衔业氖?,馬上又放開了,打開窗戶,對著外面的黑夜咳嗽三聲。不一會又上來一個人,提著個大塑料壺,氣喘吁吁的。茍醫生說:“這是毛醫生?!彼目谝艉苤??!懊甭犎ピ趺匆蚕瘛柏垺?,我想著今天這是狗也有了貓也有了。我說:“談工作就談工作,送東西干什么,你們要送明天送到辦公室去?!逼堘t生說:“這是我們那里特產的茶油,省城里什么沒有?只好送點特產是個初步的意思,初步的意思?!弊掠终f:“我們的手續絕對都是正規的,研究所七個人,有五個本科畢業,兩個大專畢業?!睆陌锾统霾牧辖o我看,市衛生局的章都蓋好了。我翻了一下說:“材料也不能說不齊,只是現在提出申請的有好幾家,一個市里還辦幾個研究所?如果只是個診所,到市衛生局批就可以了?!彼f:“所以就來找池處長幫忙,這是大恩大德的事?!蔽艺f:“如今這個行業是暴利行業,想動腦筋的人不少?!彼f:“所以就來找池處長您老人家幫忙?!庇酶觳才雒t生一下,毛醫生說:“我還有事,先走一步?!逼堘t生對董柳說:“嫂子借個地方跟池處長說幾句掏心窩的話?!币膊坏榷卮?,就朝房里走去,我跟在后面說:“有什么話在客廳說也是一樣的?!彼P上門說:“什么事情都有個慣例,我們也就按慣例辦事。池處長您老人家在這個位子上,應酬那么多,幾個工資怎么來得及?”說著從懷里掏出一包東西說:“這是一點小意思,說真的還算不上什么意思,給您的兒子買幾顆糖甜甜嘴吧?!蔽艺f:“這個我不能收,你要我犯法?”他說:“這是我自己愿意的,我們是朋友吧,對吧?誰說送點東西給朋友要犯法,法律還要講人情吧。你收了什么?什么也沒收!如果哪天我老茍說您池處長收了什么,那里血口噴人,是污蔑,是搞陷害,你要我拿出證據來!”我說:“我剛上來沒幾天,你要我下臺?還是明天到處里去說?!彼f:“這是慣例,其它的市也是這么做下來的,未必我們云陽就不同?”說著抱了拳作揖打拱,“我們幾個人,包括這幾家老小,都要對池處長您感恩戴德,把您老人家的好處銘刻在心里?!闭f著突然開了門,跑了出去,我追到客廳,他已經關上門出去了,比兔子還快。

我回到房里,抓起那一包東西說:“這是多少?”董柳掂手一掂說:“應該是兩萬?!蔽艺f:“那坐牢夠條件了?!彼f:“衛生廳要輪到你來坐牢,那你還沒資格,批了這么多文下去。你看見誰坐牢了?拿著怕什么,真坐牢了我跟你送牢飯?!蔽艺f:“我屁股還沒坐熱呢,幾萬塊錢我也不是沒看見過?!蔽易屑毧紤]了,第一,茍醫生是從袁震海那里來的,我收下了他肯定知道,可以說他把事情推給我,就是要我做這件事,這樣他自己也安全了。茍醫生說慣例,那不是空穴來風。第二,難保茍醫生身上沒帶錄音機,把那些話都錄下來了,將來就是把柄,我一輩子都得被他牽著走,黃泥巴夾在褲襠里,不是屎也是屎。這么一想我決定了錢不能要。我說:“這錢不能要,這比炸藥還危險?!倍f:“那也隨你的便,我們那么苦都苦過來了,現在緩過氣來了,還怕沒口飯吃?”我圍著這包錢轉了幾圈,看了又看,再用手去摸了摸,手心有一種發燙的感覺,我看了看似乎有點發紅,趕緊到廚房用冷水沖了一下,手心還是火辣辣的。這種火辣的感受喚醒了我心中的某種意識,想起自己在上任時就下了最大決心,手中的權盡可能用足,但決不做超越界線的事??上胍幌氚?,兩萬塊錢,往柜子里一塞就是自己的了,特別是,并不要為它去做什么冒風險的事,執照批給誰不是批?錢畢竟是錢啊?,F在幾萬塊錢塞過來,還作揖打拱要我收下,可去年為了一波住院,兩千塊錢還要到處借。人還在這個院子里,還是每天上班,還是這個人,可根本不是一回事了!錢,拿著,事,辦了,兩廂情愿,難道還有人來咬我不成?這樣一想我又猶豫了。在燈下看了一會書,熄了燈睡下。剛睡下又想,萬一醒來錢不見了怎么辦?也保不定正好進來一個小偷,甚至還有一種神奇的力量把錢弄走了呢?我在黑暗中撐起身子,把桌子上的錢抓過來,塞在枕頭下,就有了踏實的感覺。睡下來感到硬硬的一包硌著頭,左塞右塞不硌頭了,可總感到朝著錢的那一面頭皮發麻,像原子能在輻射,又像將要起爆的定時炸彈。我對董柳說:“這錢拿著到底是找樂呢還是找苦呢?”爬了起來想給晏老師打個電話,又意識到這事電話里不能說,誰知道哪個角落里有第三只耳朵?就到晏老師家去了。

晏老師女兒阿雅開的門,我說:“回來了?”就叫她到另一間房去,把事情對晏老師說了。晏老師說:“你拿著最簡單的,啥事沒有?!蔽艺f:“還是不想拿,別人拿慣了沒事,我拿了心里總疙疙瘩瘩的,總有件事掛在那里,平時說話都沒底氣了?!彼α苏f:“還是沒進入境界啊?!蔽艺f:“我明天一早送到紀檢會去,要他們問紀檢會要去?!标汤蠋熣f:“告訴我你有多大的想法?”我不明白他的意思。他手往上指一指,我明白了說:“既然走上這條路,那還是要走下去的,不上路沒事,上了路就沒個完?!彼f:“你有想法你千萬別以為自己挺身而出前途就一片光明了。你把錢往紀檢會一送,就將了很多人的軍。池大為剛上任就有事件了,那么多人呆了那么久沒有一點音信,那是怎么回事?肯定會表揚你,還可能會上省報,但以后你就是人民公敵,你的路斷了?!蔽艺f:“我想想也有點問題,就跑到這里來了。這包東西我不要我是人民公敵,我要了我怕它哪天爆炸,那我丟到廁所里去?”他沉吟說:“你悄悄退回給他們,袁震海那里做個含糊的姿態?!蔽艺f:“他是什么人,我沒要他心里肯定明白。我要了他對我放了心,就是朋友了,有默契了,不要呢,以后做什么都隔著一層,他事事防我擠我。臥榻之側,豈容他人酣睡?”他說:“要不你這樣,你把錢還給他們,就說是入股,以后你不收股息就是了,主動權在你手中?!蔽艺f:“這個辦法好,可還有兩壺茶油?”他說:“誰為兩壺茶油摔過跤呢?”我說:“想起來呆在圈子里真沒意思,人人都想抓別人的把柄,又都怕自己的把柄被別人抓去了,喝醉了酒時都比超級偵探還清醒,是個朋友都變成敵人了。像我吧,不是個想撈的人,還得裝個想撈的人?!彼f:“天下哪有免費的午餐?!蔽艺f:“誰說坐在那個位子上簡單?就憑這一包東西擺在你眼皮下,你能不動心,禁得起這個折磨就不簡單?!?/p>

第二天上班,袁震海意味深長望我一眼,我微微一笑,默契地點點頭??斓街形绲臅r候,董柳打電話來說:“那點東西你不要就算了,千萬別往上面送。我剛才跟護士長閑聊,她說三號床的潘畢直早幾個月是云陽市的市長,從省里調去想干點事,收了推不掉的紅包一律上繳,引起了公憤,工作硬是展不開,選舉的時候硬是被當地人選下來了,回到省里就退休了,氣病了在這里?!狈畔码娫捨颐似ぐ锏腻X鼓鼓地還在,就放了心。

過兩天茍醫生打電話到家里來,我說:“你晚上來吧?!彼芘d奮地說:“謝謝池處長?!碧旌诤笏麃砹?,我說:“這件事不能著急,有好幾份材料在這里,不可能都是唯一的吧?!彼绷苏f:“那,那……”右手閃電般從西裝領口處往懷里一插,又抽了出來。我說:“材料你明天還是交給處里小梁,按程序來。我去交給他,那算怎么回事?”他手又迅速往懷里一插,再抽出來說:“那池處長的意思是沒希望了?”我說:“我說過這個話嗎?”就把那包東西拿出來,“這點東西我沒看,不知道是什么,可能是煙吧。我又不抽煙的,你暫時拿回去?!彼麧q紅了臉拼命推過來說:“池處長您叫我回去怎么交待,大家都望著我呢,我把好消息都告訴他們了。您老人家可憐可憐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吧?!庇謴膽牙锩鲆话旁谧雷由险f:“我知道那點東西不成敬意,我和老毛商量了,想打點埋伏,開張的時候用錢的事多,這太不應該了,簡直就違反了慣例,池處長您老人家就給我們一個改正錯誤的機會吧?!蔽艺f:“叫你收起來你就收起來,不收我就叫紀檢會盧書記來收?!彼犃搜弁?,不認識似地張口呆了半天說:“真的?”他把錢收起來說:“我真的沒臉回去,大家都把脖子伸直了等著我呢?!卑杨^垂著站了起來,直直地挺著。我說:“把東西收起來再說話?!彼聛?,我說:“你們的材料我看了,還要到市衛生局去補充兩個證明,你明天交給小梁。如果材料屬實,還是比較扎實的?!彼f:“有一點不屬實,池處長您砸死我?!闭f著拿一包錢在頭上用力砸了一下,“這點東西?”把疊著的兩包東西推過來。我說:“你要我犯錯誤,我敢犯嗎?”他說:“誰說這是錯誤?花錢辦事,天經地義!誰辛苦了誰也該有點車馬費吧。要不我以兒子父親的名字起一個毒誓在這里?!蔽倚α苏f:“那不等于讓我咒你父親兒子?”又說:“要不等于我在你那里入一份股,沒發財就算了,發了財咱們再說?!彼坪趺靼琢苏f:“對對,這就是池處長的股本了,我開個收條給您?我們做事認真點,收了人家的錢,總不能點個頭就算數吧?!蔽艺f:“那不是我的錢,我得另外拿錢?!彼胂胝f:“您老人家就拿一百塊錢?!蔽倚α苏f:“一百塊錢還不夠吃頓飯,一年能有多少息?”他豎起一根指頭,我說:“一百?”他說:“池處長您別開玩笑?!卑阎割^勾下去再豎起來。我說:“那么是一千了!”他說:“一千在池處長這里怎么拿得出手?”我說:“那么是一萬了?”他說:“池處長您覺得……那么一萬五好不好?”我說:“再說吧?!本湍昧艘话賶K錢給他。他收了說:“池處長您真的幫我們大忙了,這點錢是我們七家人湊起來的,租房子買儀器還沒著落呢。大家想著第一是招牌,招牌有了,錢總是有辦法的?!蔽艺f:“你們也不容易?!彼麌@一口氣。走的時候說:“明年我給您拜個早年吧?!彼チ?,董柳從房中出來說:“就讓他這么走了?”我說:“我們多少也憑點良心吧?!庇终f:“不知道這兩壺茶油一百塊錢夠不夠?”我把茶油提了一壺,送到晏老師家去了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