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四篇 79.世界憑良心吧

閻真2016年07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79、世界憑良心吧

馬廳長幾次從洛彬磯打來電話,詢問廳里的情況,又問還有別的消息沒有?我知道這個“別的消息”就是他的安排問題。我已經從鐘處長那里得到了信息,省里對他不會再有別的安排,吃了這個定心丸,我可以放開手腳干幾件事了。但這個話不能由我來說,天下沒有人喜歡報憂的。我只好回答說:“暫時還沒有聽到消息,是不是要廳里促進一下?”他說:“有機會你看著辦吧?!比绻莿e人,我根本不把這話放在心上,誰有義務為你去促進?可對面是馬廳長,我就背了一種心理包袱,再次來電話我就緊張,覺得欠了他的,的確我也是欠了他的。他來電話次數多了,我就有了一點不舒服,現在到底是誰當廳長呢?不在其位不謀其政,這種游戲規則他應該是懂得的。他把我看成了他自己的人,以前這是誰都求之不得的,可他現在還用老眼光看新事物,就有點失態了。我理解他,一有了消息,他馬上就會飛回來,所以總是忍不住要打電話。這使我感到他并不像我以前認為的那樣神秘,那樣堅強,神秘和堅強都是權力賦予他的。

對馬廳長我說廳里的工作基本照舊,其實我已經有了幾個動作。首先就是清帳。馬廳長在退位前十幾天在全廳大會上作了一個報告,提到廳里的虧空是三千多萬元。據我的推測,廳里虧空已經近億。當馬廳長一走,我就給省審計廳打了報告,請他們派人來廳里進行財務審計。我不能繼承了這筆糊涂帳,現在不搞清楚,將來都要記在我的名下,那我還能辦成事嗎?審計的結果令我也吃了一驚,廳里的虧空是一億三千萬,我急得雙眼發黑,拉下這么大的窟窿要我來填?我馬上向省政府辦公廳作了匯報,他們似乎并不著急,我才稍稍把心放了下來。這個數字我沒有在全廳大會上傳達,我得給馬廳長留點面子,但在廳辦公會上還是講了,他們自然會傳出去的,這就夠了。做了這事我了卻了一件心愿。想起來這是給馬廳長臉上抹黑,我對不起他,對不起??!看樣子他是全部相信了我,并沒有從別人那里去搜尋信息,在電話中也沒提這件事。想著以后無法面對馬廳長,我又背了一種包袱??晌覍嵲谑菦]有辦法??!

?? 落+霞-小+說+ ww w + L U ox i a - c o m +

這種無法面對的格局其實早就包含在客觀情勢之中,現在不過是隨著時間推移展開而已。不光是我,誰在這個位子上也將面對這種情勢,不同的是別人沒有心理障礙??刹徽撐以趺聪?,事情總是避不開的。這天人事處賈處長來到廳長辦公室,說:“池廳長,有件事要請示一下?!蔽艺f:“說?!彼]坐下來,還是站在那里,說:“是這么回事,這么回事……”眼睛詢問似地望著我,我忽然意識到,他在等著我讓他坐下,我就做了個手勢,他小心地在我對面坐下了。其實我認為他有事情坐下來說是不言而喻的,從他的等待中我意識到了自己身份的分量。早幾年他把我從中醫學會叫去談話的情景我已經忘記了,我想當時自己可能是一直站著的。如果他當時招呼我坐下,那他還算一個好人,可惜不記得了。人還是這兩個人啊,可情勢完全相反了。權力就是有這么神秘的力量。權力左右著資源分配,誰還敢說自己無需在分配中得到照應嗎?照應不照應,地獄天堂!

賈處長說:“是這么回事,那年跟舒少華起哄的那一批人,今年以為形勢變了,都準備報職稱,一窩蜂都來了,池廳長您看?”我說:“有多少人?”他說:“除了退休的吧,還有幾個調走了,剩下三十多個,有那么十來個以前考了外語,過了兩年就作廢了,今年不能報,大概還有二十來個人?!蔽艺f:“我們全部的名額也就這么多!”他馬上說:“是的,是的,那我們是不是……您看?”他的意思非常明白,還想把這批人壓下來。雖然他跟這批人無冤無仇,可馬廳長的意思這么多年來都是他執行的,他不想認這個錯。我想,人真的是個可怕的東西啊,為了自己的一丁點利益,甚至一點面子,就不怕要別人作出重大犧牲,幾十個人為他犧牲。憑良心?希望世界憑良心來運作,那就太可怕了。人不憑良心又怎么辦?憑良心?說憑良心這個話本身就是沒有良心。在我的經驗中,良心只是在少數人的少數情況下才是有效的。當年我去搞血防調查,那么多人誰憑良心沒有?這幾十個人的職稱被馬垂章壓了六七年,又有誰憑良心站出來說句心里話?良心太不可靠了,這是個未知數。凡事說憑良心那不但是幼稚,簡直就是欺騙。人在不憑良心的時候根本不會意識到良心還是一個問題,個人的欲念和情感趨向已經把良心重重疊疊地遮蔽起來。我試探說:“這個問題,你有什么主意?”他也試探說:“我當然聽從廳里的安排。馬廳長交待過,基本上都按原來的方針辦,池廳長您也是這個意思?”看來,在馬廳長下來之前,他就到馬廳長那里把我的底也摸去了。我說:“按政策辦吧?!彼f:“對,對?!彼@然沒領會我的意思,而按自己的意愿,把“政策”理解廳里的既定方針了。于是我換了一種口氣說:“堅決按政策辦?!彼R上意識到了,說:“池廳長的意思……是按什么政策辦呢?”我說:“你看呢?”他有點不知所措,笑著望著我。我說:“除了黨的政策國家的政策,還有別的政策?”他這才恍然大悟,點頭如搗蒜說:“對對對。黨,國家,黨?!庇终f:“這么多人,是不是分批解決?”我說:“我們要摸著自己的良心想一想,這些人被壓了這么多年,他們過的什么日子?對知識分子來說,他們不會耕田不會煉鋼,更不會殺豬也沒有臉去偷去搶,職稱就是命根子,這里給堵住了,住房沒有,工資沒有,連病人都不找他,他怎么抬得起頭在家里在社會上做人?”我說著激動起來,把右手比作一把刀,說一句就在桌子上砍一下,我砍一下,他的頭就點一下。我說:“這些人的材料全部進入評審,至于名額問題,我想辦法?!彼f:“其實我早就想解決這個問題了,我說話不算數,沒辦法啊,憑良心說誰愿做這樣的事?”他還想解釋,我說:“好了,好了?!彼缓萌チ?。

他剛走退休辦的小蔡就進來了,站在那里說:“池廳長我向您匯報一個情況?!蔽夜室獠唤兴?,看他怎么辦。他仍然站著,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也是個問題,說:“有幾個人在進行地下活動,想等今年職稱評完了,再等馬廳長回來,要跟馬廳長打官司,說是要討個說法,憑什么壓他們這么多年?”我問他有哪些人,他說:“是舒少華在后面組織,但他沒有職稱問題,就不是當事人,不好出面,讓郭振華打沖鋒?!庇终f了一連串的名字。這個小蔡我不喜歡他,那年一起到萬山紅去沒給我留下好印象,但他能來報告情況,我得給他一點鼓勵,不然就沒有下次了,這是游戲規則。我和氣地笑笑說:“坐下說?!彼f:“整天坐著,也坐煩了,站著還好些?!蔽艺f:“你提供的情況很重要,以后有什么情況就打電話告訴我?!秉c點頭,他就去了。

我剛上臺廳里就要起波瀾,我怎么向上面交待?事情不是針對著我的,但擔子在我身上。下午我把其它三位副廳長叫來開了碰頭會,通報了情況。丘立原說:“我早聽說他們要有動作,沒料到他們要來真的?!痹缏犝f了卻不向我通氣,巴不得有人把爐子架起來烤我吧!可見小蔡那樣的人還是少不得的,不然火燒到眉毛了才知道起了火。馮其樂說:“是不是向省里匯報?”我說:“那太大張旗鼓了。如果能從人事廳多要幾個名額,把該評的人基本評了,再個別做做工作,看能不能在廳里就平息下去?事情不鬧大,省里不會管,舒少華憋了這些年的氣,就是想把事情鬧大,而我們的方針是安定團結?!瘪T其樂說:“我跟人事廳顧廳長關系還可以,我去探探他的口氣?!庇终f:“有兩個人我還是可以做做工作的?!瘪T其樂比我大七八歲,我升了廳長,他并沒有特別的怨氣,這從主動請纓可以看出來。我說:“誰還可以做幾個人的工作?”眼睛望著丘立原,他只好說:“那我也承包兩個人吧?!蔽医o省委組織部章部長打了電話,把事情說了,希望他能支撐我,給人事廳打個招呼,他答應了。我又給耿院長打了電話,問郭振華的情況。他說:“已經辦退休了,談過話了?!蔽覇枺骸笆裁磿r候?”他說:“上個月滿六十,按政策是自動退休?!蔽艺f:“特事特辦,郭振華推遲一年退休,工資關系從退休辦要回來,這個人廳里要用他?!彼€想說什么,我把電話掛了。

這是馬廳長留下來的事,我來擦屁股,有苦難言。過了兩天,我晚上開車到郭振華家去了。他老婆隔著鐵門問:“找誰?”我說:“想找郭醫師?!彼f:“你是誰?”我說:“我姓池?!彼龑χ锩婧埃骸肮袢A,有個姓池的人找你!”郭振華跑到門邊,不相信似地說:“是池,池廳長?”馬上把門開了,拼命搖頭說:“哎呀,哎呀,我家里的人不認識你,不認識你!”我輕松笑了說:“你夫人警惕性還是挺高的,是在公安局工作?”他笑了說:“昨天看了電視里,說找人找人,沖進來就殺人搶東西了。把她的膽嚇虛了?!蔽以谏嘲l上坐下說:“找你們耿院長商量個事,順便來看看?!彼蛉苏f:“啊呀啊呀,池廳長您,您,您來看我們?”我說了一些閑話,又說:“剛才聽耿院長說,你快退休了?”他說:“已經談過話了,按規矩談過話就算數了吧?”我說:“剛才你們耿院長說,你們皮膚科的梯隊沒形成,他想留你一年,又怕你不肯,我說郭醫師我認識,那年我家一波燙傷了,還是他看的呢,就自告奮勇來找你了?!彼麑⑿艑⒁烧f:“耿院長說了這個話?”我說:“他說了我說了都是一樣的。像你這樣的人才,正是干事的時候,退了也是醫院的損失。你就給我一點面子,再干一年,把后面的人帶帶?”他還不相信說:“池廳長您,您,您這么看得起我?”我說:“我夫人在家里都念著你的好處呢,人好手藝也好,我兒子身上一點疤都沒有,我們本來還作了有后遺癥心理準備呢?!彼芗诱f:“既然池廳長留我,我就再干一年?!蔽艺f:“那我們就說定了,可不能反悔!”她夫人說:“池廳長您太看得起他了?!蔽艺f:“耿院長剛才說,你的職稱還沒有解決,特殊情況造成的啊,今年報了沒有?沒報趕快把材料弄出來。再晚幾天就趕不上趟了?!彼驄D倆都驚呆了,半天說:“還報?”我說:“報!我說能報,誰說不能報?”郭振華一拍大腿說:“誰知道會有云開日出的這一天?我從九一年到九五年連考了三次外語都通過了,主任醫師我報了六年??!為了這件事我頭發全白了,掉了一大半,我是戴的假發呢,池廳長!”他一把將假發扯去,果然只在邊上剩一圈白發了。他拍著禿頂說:“看吧,看吧,我這些年過的是人的日子嗎?”他又把頭使勁拍了幾下,“啊哈哈哈哈,啊啊啊啊!”他突然大笑起來,笑著笑著聲音變了,嘴歪到了一邊,臉擠皺著,眼淚流了出來。他夫人也哭了說:“我們家要倒苦水,三天也倒不完啊,池廳長??!剛來的小青年都欺他,這么大年齡了,安排他值通晚班。值班不要緊,受不了那口氣!我家老郭為了職稱受氣,哭都不知哭了多少次了,我陪著他哭也不知哭多少次了!馬垂章他剛愎自用胡作非為自以為是固執己見一手遮天無法無天……”郭振華用力碰她一下,她就住了口。我是馬廳長提上來的人,罵他太過就是罵我了。郭振華抬頭說:“池廳長你給我機會,可我哪里知道今天會云開日出?哪里知道領導還會想起我?我沒考外語!兩年已經過了,過期作廢?!蔽艺f:“特事特辦!”一拍茶幾,“我去幫你爭??!”他雙手抓著我的手,雙膝曲了下去說:“那我真不知怎么報答你!”我說:“談什么報答,又不是我池大為給你評職稱。一定要說報答,你支持我的工作不就是報答?”他馬上說:“一定支持,堅決支撐。我本來想著退休了,職稱反正也沒希望了,拼個魚死網破,如果池廳長要我安靜下來,我聽你的!”我說:“您也有一點年紀了,火氣大了對身體不好,靜一點,把身體保養好,才是大道理,大道理管小道理嘛?!背隽碎T我想著這些人其實很容易對付,反正他們沒有原則,自己就是原則。

其它幾個人我就用電話召到辦公室來,話挑明了說:“壓了你們這么多年是委屈了你們,廳里對你們是特事特辦,從上面要來了名額,夠一個條件上一個,但如果鬧出什么事來,省里不高興,名額下不來了,廳里也沒有辦法?!庇腥苏f:“受了這么多年的壓,就白壓了,總要討個說法?!蔽艺f:“今年評了職稱就是說法,當年右派比你的委屈大吧,平了反就是說法。他們跟誰打官司去?坦率地說像馬廳長這樣下了臺還經得起審計的人不多,你們要贏官司也不輕松,不脫幾層皮是不行的?!蔽以瓉硪詾闀M一番口舌,可只幾句話就擺平了他們。我又一次感到了自己都理解不透的那種神秘力量。古人說,秀才造反,三年不成,那是抬舉了他們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