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四篇 83.誰都有點事要辦

閻真2016年07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83、誰都有點事要辦

桌子上的電話鈴響了,接了是一個女人的聲音。我問:“是誰?”她說:“你猜?!蔽揖椭朗敲蠒悦袅?。她叫我猜,我如今還跟她玩這個游戲?就說:“這位同志你有什么事就快說,我馬上就要開會去了?!彼谀穷^撒嬌說:“當了廳長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了?”我忍不住笑了說:“把你的聲音剁碎再燒成灰我都聽得出?!彼f:“池廳長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?”我跟她有三年沒聯系,都把這件事放下了,她突然又打了電話來,必是有什么事。我現在正要樹立自己的形象,去見她合適嗎?我說:“你有什么事情沒有?”她說:“一定要有事才能見你?”我說:“我很忙,真的很忙?!彼f:“我就是有事要找你,你今天忙,那我明天再打電話來?!蔽艺f:“你有什么事現在在電話里說可以嗎?”她不高興了說:“我這個事電話里沒法說?!蔽抑缓谜f:“那么好吧,過半個小時,九點半,我來接你?!彼f:“晚上不行嗎,晚上氣氛好些?!蔽蚁胫砩习盐夜艿镁o,到哪里去一定要問個一清二楚,不想節外生枝,就說:“晚上有了安排?!彼岢鲆皆XS茶樓去,我想著絕對不能碰見熟人,現在可不是以前了,我說了一個很偏辟的地方,叫她到那里去等。放下電話,我覺得自己有一間辦公室非常重要,自己有個獨立的空間,說話自由,有個秘書在一邊就掃興了。

我開車去中興路口,總覺得后面可能會有人跟著我,現在連私人偵探都有了,萬一有人出于政治目的來了這一手呢?我開車拐了幾個彎才向那里去了。孟曉敏穿著黑色的套裝站在那里等,看上去還是那么苗條,生機勃勃。她在東張西望,我把車開到她跟前停了,她還沒意識到是我。我把車窗搖下來,正想喊她,卻看見黑色的裙下一雙潔白的腿,細而勻稱,離我不到一米,那種質感令人想到沒有雜質的玉。我欣賞了有幾十秒鐘,輕輕叫了聲:“孟曉敏?!彼@才發現了我,驚喜地說:“你自己開車來的,我還四處張望看你到底從哪個方向冒出來呢?!彼狭塑?,我往城外開去??斐龀橇怂f:“你把我帶到哪里去?”我說:“把你帶到誰也去不了的地方去?!彼桓割^頂了我的額頭說:“你真的?就我們兩個人?”再往前開,她說:“知道你帶我去城南公園?!蔽夷睦锔胰?,萬一碰了熟人,那怎么講得清?經過城南公園,她叫道:“到了到了?!蔽也焕硭?,一直開到城郊,找一間卡拉OK廳要了二樓的一個包廂。

服務小姐斟茶去了,我說:“找我有什么事,這么急?”她說:“我沒有急,我說明天后天都可以?!蔽艺f:“那總有點事吧?”她說:“沒事?!庇终f:“要說沒事也是假的,就是想看看你,就這件事,你說電話里講得清嗎?”

這時小姐端了茶來,出去時孟曉敏跟在后面把門閂上了。我心中有點跳,瞟了她的腿一眼,說:“這是什么天氣,都深秋了,你還穿春天的衣服?!彼f:“不冷?!庇终f:“冷一點就冷一點吧?!蔽颐靼琢怂@套服裝特地為我穿的,以前我老贊美她的腿是象牙腿,她還記得,怪不得她連長褲都不穿。我說:“你要看我你就看吧,這幾年操心重,都半老頭子了?!彼蛄宋液靡粫f:“你沒變,沒怎么變?!背蛑蛑蝗徽f:“池大為,你……”我又嚇了一跳,池大為?好久都沒人叫過我的名字了,這三個字聽起來都有點生疏。我心中似乎轉了個彎才想明白,池大為就是我呀。她說著聲音就變了,顫抖了:“你,你,你害了我,你知不知道?”我嚇了一跳,我害了她?我與她交往一年,我沒有把事情做到份上,也沒有太耽誤她的青春,我害了她?我說:“我沒害你吧,我害了嗎?”我搖頭說:“沒害,沒害?!彼p笑一聲說:“男人都是自私的,生怕要他承擔一點什么。你以為要把女人怎么樣了才算害了?說真的,真的那么樣了倒不算害,現代人也沒把那件事看那么重,那不算什么??墒且粋€女人,她總是忘不了一個男人,跟別的男人總是沒有情緒,放在心里一比感覺就上不來,那不是害了她一輩子嗎?”我發慌說:“有那么嚴重嗎?我哪里值得別人老是放在心上?再說我也比你大了……”她的雙眼突然放出令人驚恐的光來,我無法給這種眼神一種準確的理解。我住了口,沉默地望著她。她閉了雙眼,嘆了一聲,嘆息聲中有一種悲哀。她說:“那年跟你分手,當時我沒覺得有什么,天下這么大,又是省城,憑我孟曉敏不能找到一個有情緒的男人?我戀愛了,可怎么也忍不住跟你比一比,比過來比過去就沒了情緒,就分手了。我還沒發現問題的根子,更沒感到事情的嚴重性。我想自己是在向往更成熟的男性吧。我又有了兩次經歷,第二次還是在網上聊天室認識的,可一見面神秘感就去了一半,最后還是不行。我這才發現自己已經中毒了,中了你的毒??!我想說服自己,我已經說服了自己,人不能把希望掛在絕望之樹上,這個道理我懂,可一旦自己面對,叫我怎么放得下?這心中好像有鬼似的。我想著自己的前世可能沒做什么好事,上帝派你來懲罰我的?!蔽疫B忙說:“我根本沒有你想的那么好,你看,我半老頭子坐在這里,就這個樣子,你可能是沉入了一種幻覺,一種幻覺!”她奮力說:“哪怕是一種幻覺,那幻覺也是真實的,對我來說沒有比這種幻覺更真實的東西了?!?/p>

后來不知怎么一來,我們又回到了從前。剛開始的時候還有點不習慣,有點生疏,我的一只手在她的下巴處輕輕撫了一下,縮回來,又返回去,在她的衣領處流連了一會,突然,似乎是重力的作用,手往下一垂就放了下去。她說:“你為什么把手放在我身上?”我說:“你為什么要我把手放在你身上?”接吻的時候她用了很大的力氣,咬住我的舌頭不肯松開,拼命往里面吸,一只手從我的衣服中伸進去,輕輕地撫著我的背。我有些迷糊了,手在她的身上沒有方向地亂竄,最后停在某個部位,說:“這是我的責任田?!彼f:“你從來就沒負起過一點責任?!蔽艺f:“我想負責,你又劃為了禁區?!彼f:“只要你愿意,我就為你開禁?!蔽页聊?,不敢接她的話。我身體的每一個微小的暗示,她馬上就能準確地領會,予以迎合。有了這樣一種默契的感覺,我完全沉醉了。松開來我們相互望著,她大口地喘氣,說:“我要把你吸進去,吸進去,吸進去你就跑不掉了,就歸我了?!庇謸淞诉^來。好久好久她才安靜了下來,說:“你有老婆孩子,我也不敢有太多的想法,可是我做你的情人可以嗎?我什么都不要,不要名分,不要你天天陪我,也不要你買一件衣服,我就默默地呆在一邊,一個星期能見到你一次,我就心滿意足了,我平時的寂寞有了這點補償,就足夠了?!迸说母星橐坏┍患せ?,就有這么瘋狂,奮不顧身,好像飛蛾撲燈似的。我說:“那不太合適吧?!彼R上不高興了說:“有什么不合適?”我說:“這對你太不公平,你也不是幾年前的孟曉敏了,我讓你守著一個絕望的希望,那太自私了?!彼f:“這是你的真實想法?你不愛我那就算了,你愛了而不敢愛,你就是一個虛偽的人,自私的人。你怕你家董柳知道了,叫起來,影響了你的前程?!彼幌伦泳妥プ×藛栴}的要害。董柳知道了當然會悲痛欲絕,但她不會叫起來,這是孟曉敏不知道的。而另外還有人想抓住我的每一條小小的裂縫,用鋼釬打進去,把裂縫擴大,以至把整堵墻掀翻,這也是她不知道的。我說:“我耽誤了你,我于心不忍,女人的好時光不是無限的。男人與女人不同,我比你大這么多,我們還可以在一起,但你能想像我們的年齡顛倒過來嗎?你將來怎么辦?”她死命地箍著我的腰說:“將來是我自己的事,不要你管,將來的事將來再說?!蔽颐哪樥f:“孟曉敏什么時候成長為新人類了,將來的事將來再說!一個女人有幾個將來呢?”她把頭貼在我的胸口,說:“別的你都不管,我只問你一句,你愛不愛我?”我毫不猶豫說:“喜歡?!彼杨^側了一點,把我的毛衣襯衣推上去,耳朵貼在我的胸前說:“讓我聽聽?!币粫终f:“我聽見愛的心跳了?!彼砷_我,把外套脫去,把胸挺了一下,使胸前的輪廓更為分明,說:“我們來吧!”她說得那樣平靜,我簡直以為自己是聽錯了。我疑惑地望著她,她說:“望著我干什么,你怕?今天解禁?!边@么一來我明白了,說:“這合適嗎?”我望了一下門,“在這里?”門上有一個玻璃小窗,她走過去想用提袋把玻璃擋住,可沒地方掛,就把門開了一點,把提袋的帶子壓在門縫里,提袋垂下來,正好把玻璃窗擋住。我說:“在這里?”在沙發上做這件事,真的有一種特殊的刺激,特別的誘·惑。平時習慣了循規蹈矩,打破常規本身就是一種挑戰。我頭腦中“嗡嗡”作響,感覺得到熱血在通過一個空間,一股,又一股,推動我往前沖去。我意識深處有一種聲音在警告著,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危險性,自己也不能冒那個險,不然就全完了,多年的奮斗在一瞬間化為烏有。我在報紙上經??吹綂蕵穲鏊蝗粰z查的消息,萬一輪到我呢?再說,用手提袋擋住小玻璃窗,不等于告訴外面的人房內有勾當嗎?女人所看重的事情在我看來不一定是最重要的??晌覜]法跟她交流,我一開口她就會說我“官迷”。她顯然不理解我想法,說:“可能你以為我是那么隨便的女孩,我跟你說,我是不是那么隨便你馬上就會知道了,今天讓你知道我為你守住了什么。我不是什么新人類新新人類,那些人才不管這一套呢?!泵靼琢怂陌凳疚腋硬桓伊?,我說:“我不配承受這么珍貴的東西,也沒有勇氣承受?!彼p聲說:“是我愿意的?!蔽艺f:“你已經堅守這么久了,八路軍抗日還不一定能堅守這么久呢,不要這么輕易就丟掉了?!彼f:“那你要知道我是為誰在堅守?!庇终f:“主要是見你一面太難了。我給你打這個電話,下了幾個星期的決心,你相信嗎?”

我把門打開,想把壓在門縫中的帶子放下來。剛開門看見端茶的服務小姐正從提袋沒遮嚴實的地方往里面看。我說:“看什么,懂規矩嗎?把你們經理叫來!”她漲紅了臉,雙手垂著低著頭一言不發。我想,幸虧剛才沒有頭腦發熱。你認為萬無一失的時候都會有漏洞,如果看到了漏洞,那就更危險了。

回去的路上我不時往她的小腿上瞟一眼。她說:“看什么?”我說:“我想起了一個笑話。讀中學時在縣城電影院去看《列寧在十月》,臺上跳天鵝湖,演員們都穿著短裙,前面一排人的頭忽然不見了,他們把頭勾下去往上看呢。你穿短裙小心點,泄了春光你還沒感覺呢?!彼Φ迷谖疑砩蠐浯?。我趁勢在她臉頰上一親,就在這一瞬間,方向盤一歪,汽車碰上了路邊一棵樹,栽到田里去了。我壓在孟曉敏身上,她大聲叫:“大為,你傷著沒有?”我把朝上的車門打開,爬了出去,又把她拉了出來。我看她沒傷著,說:“萬幸,萬幸?!庇终f:“你去,你打的回去?!彼廊司扔⑿鬯频卣f:我不能丟下你?!蔽艺f:“我沒事,我就打手機叫救護隊替我把車拖出來?!彼€不肯走,這時已有人來圍觀了,我說:“馬上就是一大群人來了,求求你了?!睌r了一輛的士,把她塞了進去。不一會救護隊的車來了,把車拉上來,需要修理,就拉走了。這時一個四十多歲的漢子攔住我,說壓壞了稻子,要賠。我給他五十塊錢。他不肯。我說:“我壓壞你幾蔸,你數數,五十塊錢買一擔谷?!彼f:“我這個稻子就不是一般的稻子,做種的優質稻。一粒谷明年就是一蔸禾,一蔸禾又結幾百粒谷,幾百粒谷后年……”我再塞給五十塊錢,他說:“算了,今天你是碰了我呢?!蔽倚α苏f:“如果今天壓死你一只雞肯定是會生金蛋的雞,金蛋孵出金雞,金雞又生金蛋?!彼策肿煨α苏f:“要是每天有一部車栽到我田里,那就好了?!?/p>

小車修了六千多塊錢,我要大徐去開了回來。大家都以驚訝的神情問及我的安全,拍手稱幸,沒有一個人提到汽車和錢的事,也沒有人問我為什么要在那個時候到那個地方去。許小曼曾說有了地位就有了自由,什么是自由,這就是啊。

我把自己與孟曉敏的關系作了徹底的思考,還是覺得不能為了兒女私情誤了大事。這么多人盯著我,總有一天會要敗露的。敗露了我不一定下臺,但很多話就不好說了,很多事也不好做了。還有,我也不能保證孟曉敏那里就不會起火。一旦有了實質的關系,她問我要一個家,我怎么辦?她以前還說過懲罰自己的話,我不能不以防萬一。再有,她二十四歲了,我再誤她幾年,我也于心不忍。想清楚了我給她打了電話,說了不能誤她的理由,她當時就哭了。我抓著話筒聽她哭了幾分鐘,說:“我還是想幫你一個忙,安排你去醫學院進修。這件事我會跟瞿經理說,讓他送你去?!蔽耶敃r就給瞿經理打了電話,他也不問我跟孟曉敏的關系,一口答應了。我說:“要破費你出一點血,三萬塊吧?!彼f:“小事,小事。誰都有點事要辦嘛?!庇终f:“我正要找池廳長幫個忙呢?!彼膬鹤咏衲甏髮.厴I了,想到安泰藥業去工作。安泰藥業的職工持有內部股都發了點小財,人人都眼熱。我想叫程鐵軍安排一下也不困難,馬上答應了,說:“小事,小事,誰都有點事要辦嘛?!蔽蚁氡M快把這件事辦好,還有阿雅調動的事,都拖這么久了。下個月把職工代表大會一開,條例一定,別人要問個為什么,我就不好回答了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