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四篇 85.灰色地帶

閻真2016年07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85、灰色地帶

看來這清理小金庫的事是難得搞下去了。處室有抵觸,廳里戲中有戲,難道叫我去直接發動群眾,那不成了“文革”嗎?就算把丁小槐們弄下去,換一批人上來,久而久之,事情還是事情,問題還是問題,也不會好到哪里去。那些意見最尖銳的人到了崗位上就會兩樣?他們那么激烈,無非是自己沒有得到,心中刺著痛。把他們放在了小槐們的位子上,又怎么樣?他們也并不是什么特殊材料制成的,人畢竟是人??!

我催陸劍飛把整理好的意見拿來,想在其中找點靈感。既然話說出來了,總得弄那么幾條吧。陸劍飛把東西送來,都打印好了,有十多頁紙。他說:“基本上都是照原文抄過來的,我們只歸了類,沒加一點什么?!庇终f:“是小龔他們弄的,我基本上沒管。大家的意見都保存在那里,可以查對?!蔽艺f: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說著揚一揚那一疊紙。他說:“我基本上沒有更多想法,不過要說吧,大家的意見不一定對,但都是心里想說的話?!标懼飨チ?,我把那疊材料拿起來看:

小金庫的錢由處領導分配,隨意性很大,暗箱操作,嚴重不公;

拿公家的錢請吃請玩建立個人的關系網;

廳里提拔干部要經過群眾的考評,考評的結果要公開;

沒有緊急公務也坐飛機來往,太過奢侈;

在分房和集資建房中,職務分占的比例過高,一般職工排隊到老也沒有好的機會;

一群人到賓館去起草一個文件,借工作之名行玩樂之實;

廳級干部退休作離休待遇,明顯違反國家政策;

利用職權安插親戚朋友熟人關系戶,造成嚴重的人浮于事;

出國名額永遠也輪不到一般職工;

各種評獎總是被少數人壟斷;

用公車辦私事,公家的司機,汽油和養路費等等,比自己的車還方便;

·落·霞·小·說 ?? w w w_l u o X ia_c o m

醫療藥費不能一視同仁,有些好藥貴藥一般職工不能報銷;

獎金分配過于向職務傾斜;

……

一共有三十多條,每一條都作了詳盡的分析,列舉了事例。我都沒有想到自己在這個位子上,竟占了這么多好處,這還只是看得見的好處。有這些東西你要一個人以平常心對待進步,那怎么可能?一切好處都以職位為標準,向權力集中,這是官本位的邏輯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那些覺悟很高水平很高的話,又怎么會有說服力?群眾是傻瓜嗎?可偏偏在大會小會報紙電視上,大家照說不誤,一本正經。領導群眾心照不宣,配合默契,這也達成了一條游戲規則。領導不講不行,群眾說了也不行,總之他們不能說,說了就是他們的錯。這種狀況要改,要改,要讓群眾對廳里的領導口服心也服。讓有些人在灰色地帶縱橫馳騁大展拳腳,群眾怎么會口服心服?干群關系怎么可能融洽?要改,要改!我想一想,除了安插朋友熟人這一條不能接受,其它都還可以考慮,我手中正有幾個人要安插,條例中定這么一條,別人說我制定條例又違反條例,我怎么說話?沒有不透風的墻。想一想是不是干脆連公車私用的這一條也劃掉,給自己一個開車的自由。說有人開了車帶全家出去玩,沒點我的名,這其實在說我!

我把材料拿給馮其樂看了。他說:“別的我倒還沒什么意見,只是我五十多歲了,不像你們年輕,身體走下坡,吃藥是多一點好一點。要一視同仁的話,我家里就不要吃飯了?!鳖D一頓又說:“獎金向有職務的人傾斜一點,那又怎么樣?我們不搞貪污,還要靠這點錢過日子,總不能逼我們去犯錯誤吧?”他一說我覺得也還有道理,只是再把這條劃去,改革的力度就減弱了,沒有那么鮮明的色彩了。

晚上我把材料給董柳看,看她會有什么想法。她看了說:“說有人開車到外面去游玩,這不是說你?你去查一查這一條是誰提出來的,多個心眼,以后防著點。你當廳長開個車還被別人這么說!這樣的人你不把他揪出來,讓他難受難受,嘗嘗坐冷板凳的滋味,那以后你這個廳長就不要當了!”她這么一說我真的來了氣,我倒要去查查這一條是誰提出來的!想一想那人既然提了,就不會自己用手抄,查起來傳出去了反顯得我沒風度。查我是不查了,但要把原始材料看一看,考察考察,心里有個數。說起來大家提意見大多是在電腦上打出來的,我原來覺得這毫無必要,就這么不相信領導?現在想起來,他們并沒錯,給我我也要用這隱身之法啊。正想著董柳說:“別的我不管,用車我都不管,大不了不出去玩,打的出去玩,那幾個錢我也出得起。但房子這一條我是無論如何也不同意。職務分不算高一點,我們不排在別人后面?廳里工齡比你長十多年的多得很,那一百六的新房蓋起來,那是為別人蓋的?豈有此理?豈有此理!”我想一想,的確也是個問題??砂堰@一條也去掉了,改革這太沒有色彩了。我說:“分不到就算了,別人工齡長那么多,也給他們一個機會,讓大家看看,新的班子有新的思路,新的作風!”她說:“我別的都不要,我只要房子,我在這里一天都呆不下去了?!蔽疑鷼庹f:“董柳你現在真的把自己當作什么貴婦人了,沒有老百姓在下面撐著,你憑空貴得起來?你摸著良心想一想他們,想一想自己以前,也要憶苦思甜,筒子樓也住了那么多年,這三室一廳倒住不下去了!”她說:“在蓋的房子我都去看都看很多次了,我心里都看中三樓東頭那一套了,看出感情來了。怎么裝修我都設計好了,我要鋪復合地板,我要買家庭影院,我要讓你的書和電腦有專門一間,我要讓我一波自己……我要,我就是要!”我苦笑一聲說:“廳里的事你別管?!彼吭谖壹缟险f:“大為你想想,那么多年我們是怎么過來的?我們苦了這么多年,一起奮斗才有了今天,一半是為了兒子,一半是為了房子,人一輩子就是這幾樣東西。還真的為了事業?”我說:“我也不唱那么高的調子,我就是想做點事出來,好不容易有機會了,我就是想做點事?!彼f:“你做什么事我都沒意見,房子的事我要管,就是要管?!蔽覈@口氣說:“你要我坐在臺上怎么跟大家講話?群眾心里是雪亮的,只是不做聲罷了。有些話不說不行,我在這個份上,上面的政策不能不說,說了又不能聯系實際。我總不能像有些人無賴似的,坐在臺上大話只管講,做完全另外一套,我總得為自己留點臉吧。想起來坐在那里可不容易,要有心理承受能力?!彼f:“你別把自己看成特別的誰,大家都這么說,你說了沒人說你。貪污分子天天作報告反腐敗,他坐都坐得住,你不貪污你坐不住干什么?”

這時有人敲門,是丘立原來了。他一進門就說:“聽說有那么一份東西出來了?”我說:“材料在這里,今天下午拿來的?!彼f:“看看那個東西?!本蛷奈沂种薪舆^去看??戳艘粫f:“廳級干部享受離休待遇,這是馬廳長退下來之前訂的,我們都是他手上出來的,怎么好跟他說?離休就有個醫療費用百分之百報銷的問題,有了年齡的人對這個問題很敏感的?!庇终f:“集資分房還是按老辦法吧,不然你我都成問題了,那也不合適,不然蓋那一幢房子干什么?我們這些人到家里來商量工作的人多,房子大點也是應該的,工作需要!”董柳說:“是這個道理,工作需要!”丘立原說:“還有出國的事,是不是誰知道我最近要去美國考察,故意將我一軍?很陰毒??!”又說:“提拔干部要群眾考評?笑話,那還要組織部門干什么?老池,這一條是針對著我們來的??!”我想著自己到底還是上臺不久,身邊幾個人也不是自己提上來的,不像馬廳長那樣說一句算一句,誰提出一個建議都不能駁回去??磥硪院筮€得組成自己的班子,任人唯親?不任人唯親行嗎?丘立原說:“這個東西是陸劍飛搞出來的吧?他自己是什么東西?遠的不說,去年廳里進了兩車柚子,多少錢一斤進的?當時市場上是什么價格?我建議廳里好好查一查!”他的口氣讓我很不舒服。再怎么樣,事情是我布置陸劍飛去做的,他這么說,也是沒把我放在眼中。我說:“意見是大家的意見,陸劍飛也沒參加整理。廳里有這個動作,我們是通了氣的,丘廳長你是第一個支持的。群眾的意見也許有點偏激,難免的嘛。讓人家說話,天不會塌下來?!彼f:“讓那些人說話,他們會有什么好話說?真讓他們說個暢快,我們大家都別活了?!?/p>

丘立原去了,董柳說:“大為我看你好好的就別自討苦吃了,廳里的人不支持,處里的人也不支持,推廣到人民醫院和中醫研究院去,我看也難,你總不能一天到晚守在那里吧?!蔽艺f:“群眾支持!這一百多張紙難道是我池大為寫出來的?”她說:“群眾是誰?他們說句話算個話?名都不敢簽,你依靠他們?等你想依靠的時候,才發現那里空空蕩蕩什么也沒有。我看了這么多年,連我也看清了,你還是個廳長呢?!彼@倒提醒了我,群眾是誰?這么多處長都敢站出來反抗我,溫柔敦厚的反抗也是反抗,可沒見有哪個群眾出來支持我,膽大的也只敢寫這幾張不署名的意見。社會的默契已經形成,在份上的人是碰不得的,他們是如此地結構嚴謹同心協力,又如此強韌,不是誰想撼就能夠撼動的。大人物也做不到,又何況我。事到如今我心里已經承認了,廳政公開,這個口號還要喊下去,可這件事就這么完了。想到這一點我感到屈辱,感到難堪,想做點事情比登天還難。我在大會上振振有辭言之鑿鑿,可叫我怎么交待?

我把那份材料抓起來反復看了,想著大家也不配合我,提那么三條五條就可以了,居然提出這么幾十條意見來。一個小金庫都拿不下來了。這幾十條一公布,那還不會翻了天去?以后怎么下臺?看著這幾張紙我想,在白色地帶和黑色地帶之間,有一個灰色地帶,這是權力者的利益空間,又是他們的運作空間。這個空間經過長期的安排,已經形成了默契,眾志成城,銅墻鐵壁,想打破是不可能的。利益就是利益,就是生存空間。爭取空間的沖動是人生的大根本,不是幾條道德可能壓抑,幾點理性可能約束,幾個榜樣可能說服的。在重大的利益面前,大道理說上幾卡車也沒有用,蒼白。這不是誰道德不道德的問題,更不是誰學習沒學習,懂不懂道理的問題。與黑色地帶不同,灰色地帶有自己的說法,比如小金庫,大房子都是工作需要,怎么樣?當然小人物也有他們自己的說法。利益關系不同,說法就不同,話語權是誰的,說法就是誰的,小人物可能平等對話?晏老師說得對,天下沒有把板子打在自己身上的事,歸根結底,說法要按大人物訂的規則來說,這是人之常情。這樣想著,盡管充滿了惱怒,我還是原諒了丁小槐他們,人嘛。對人誰也不能超出上帝的安排去要求他們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