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四篇 89.天衣無縫

閻真2016年07月10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89、天衣無縫

兩天后我把事情告訴了董柳,她聽了很興奮,也有點緊張,畢竟刺激是太強烈了。她說:“這樣的機會一輩子也就能碰到那么一次?!蔽艺f:“太便宜李智那小子了,他這么一弄可能要搞幾千萬到荷包里?!倍f:“你要怎么樣都隨你,反正我一波留學的錢你要準備好。連丁小槐都說要送強強去美國讀大學,我一波比強強差還是他爸爸比強強爸爸差?”我說:“安泰藥業是我一手搞起來的,就像我第二個兒子,被李智那小子奪了權去了,我心里不服氣?!倍f:“這個兒子不爭氣,你老抱著他干什么?”我說:“我們是作為歷史遺留問題上市的,上市時又沒有圈進來一筆錢,拿什么去爭氣?我們每股還有一分錢兩分錢的利潤,有的公司上市圈了幾億,兩年就化成了水,成了虧損股,那些董事長講起話來還雄糾糾吃了偉哥似的?!倍f:“安泰藥業落到別人手中去,那是早晚的事,在你手中不落,在別人手中也保不住。你的董事長還有半年,到時候李智就不找你談了。嘴邊的東西你不吃,但你保不住別人也不吃?!倍脑捵苍谖业男纳?。安泰藥業的經營難有起色,又喪失了配股的資格,被重組是早晚的事,重組過程中也必然有一些要被掩蓋著的秘密。事情與其讓別人來做,還不如在我手中就做了。我不再猶豫,抓起電話就撥了李智的手機號碼。當那邊“喂”的一聲,我又把話筒放了。我怎么能主動找他?那樣我就失身份了,沒了主動權。剛放下話筒李智的電話來了,約我出去談談。他沒提到剛才那個電話,提到了我也不會承認。但我想他憑直覺可能猜到了一點什么,這讓我感到了屈辱。

第二次見面李智把操作的詳細計劃講了,我想來想去,簡直就是天衣無縫。他準備從銀行貸款八千萬吸納安泰藥業,股價拉上去以后公布重組的消息,趁利好把股票拋掉。我真的很難想象一個人可以在一夜之間如此暴富,卻又合理合法。當然這是黑幕,但卻是合法的。他當時就要在董柳的股票帳戶上存入一百萬,我說:“這個不急?!彼芗边@一點,只要錢存進去了,我就沒有退路了。但我還得好好想一想,看能不能把我這邊的事做得天衣無縫。我說:“這件事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。任志強也不能知道?!彼f:“他想促成這件事,自己也在中間做點老鼠倉?!蔽艺f:“我們以后不能這樣見面了,被別人看到了也是個縫隙,要談什么到沒人的地方去談。你打電話給我,我打電話給你,都到公用電話去打,將來電信局也查不到什么,那才讓人安心?!边@次見面他對我仍是恭恭敬敬,但我想著他心里一定在笑。

我把事情仔細想了一遍,唯一的漏洞就是那一百萬。萬一事情穿了泡,有人要調查那一百萬從哪里來的,我怎么說?我想寧可不發那么大的財,也不用李智的錢,自己有多少就做多少算了。董柳有四十多萬,從里面打個滾出來,也該有兩百萬了,夠了。人不能太貪啊,把事情做過了頭是要付出代價的。人的腸子即使長到了幾十公尺也不能長到幾百公尺啊。我要董柳回老家去,把她父親的身份證拿來,春節后一開市就去開戶,存錢,買股票。

想好后我去中醫研究院到程鐵軍家。一進門我說:“來拜個晚年!”他有點驚慌失措,說:“來了?來了。池廳長來了!來了來了!”坐下閑談一會,我說:“公司去年業績怎么樣?過兩個月股東大會,我們倆就要上考場了?!彼炭值卣f:“現在還在審計呢。今年加強了監管,會計事務所也不敢摻水了,恐怕難保不虧那么一點點?!蔽艺f:“公司的事全靠你,我只是掛個董事長的名?!蔽艺f著連連嘆氣,“股東罵我們都罵幾年了,有什么辦法沒有?”他也連連嘆聲說:“池廳長,你知道的,我們上市也沒圈進來一筆錢,赤手空拳拿什么發展?”我陰了臉沉默著,一只手在桌子上一下一下拍著,像陷入了沉思。拍了幾十下,程鐵軍臉上的汗都淌下來了。把氣氛渲染夠了,我說:“也的確是難啊,股東要罵幾句,那也是應該的,他買了我們的股票,還不是想發點小財?公司上不去,他沒有脾氣?”程鐵軍說:“今年,今年,今年一定……”我說:“有什么實在的措施沒有?”他不做聲,我說:“也不怪誰,的確也是難。我們的東西是好東西,可沒有上億元來做廣告,別人就是不認你。這么拖下去,也不是個辦法?!币姲殉惕F軍的信心打下去了,我就不再說什么。

在四月初的股東大會上,全省各地來的散戶股民有八十多個,還有七八個是從外省趕來的。董事經理們坐在臺上就好像坐在審判席上,臺下的小股東大喊大叫,會場鬧成了一鍋粥。上臺發言的散戶好像是土改中的農民控訴地主,一個個聲淚俱下。一個老太太搖搖晃晃走到臺上,癟著嘴把自己持有安泰藥業的細帳算了一遍,一邊抹著淚,最后舉起胳膊喊著:“改組董事會,撤換總經理!”下面的人舉起雙手跟著喊。程鐵軍沉著臉坐在那里,大家對他的報告都不滿意,覺得沒有切實的措施。我看著這群激憤的人,想著你們把股票捏緊,再過兩個月你們就要發財了??粗@場面我也感到,安泰藥業也實在是難以為繼了,在我手中不重組,別人手中也會被重組了去。開完股東大會的當天,我到公共電話亭打了一個電話。

過了兩天程鐵軍打電話給我,說有重要事情匯報,就來了。一見面他說:“有這么一件事,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?!本桶牙钪钦宜氖抡f了。我說:“李智是個體老板,還想吞掉我們?不行!那不是蛇吞象嗎?”他也說:“不行!”他還想保住總經理這個位子。我站起來,把手背在后面,來回走了幾步,坐下,又站起來,來回走幾步,反復幾次。程鐵軍雙眼追隨著我,頭來回擺頭,哀聲嘆氣。最后我停了下來,說:“還有什么辦法讓公司起死回生沒有?沒有辦法,股民怒火沖天,我也不想坐這個位子了,你這個總經理也危險?!彼f:“那……?”我說:“我們先不作結論,明天把李智請來,我們聽他講講,聽聽也掉不了你我三斤肉?!蔽医谐惕F軍把李智今天找他的事通知各位董事,請他們明天到公司開碰頭會。我說:“你一定要說清楚李智找你是今天,今天,他們得到信息是非常及時的?!?/p>

過了幾天李智帶著自己的會計師,法律顧問等人來了,幾個人講了三個小時。他要入主安泰藥業,這是前提,其它的什么都可以談,幾位董事的位子也可以保住。李智去后我們十幾個董事監事激烈爭辯,幾個人指名道姓指責程鐵軍經營不力,導致公司落到被吞并的地步。沒人敢說我,但我坐在那里也不好受,我是董事長,而程鐵軍當總經理也是我欽點的。從五點爭到八點,打電話叫人送了盒飯來,吃了飯又繼續開會。整間房子被煙氣籠罩著,人的臉在燈光下都看不真切。到十點鐘,墻上的掛鐘“咚咚”響了十下,突然,大家都安靜了,一齊望著我。我緩緩說:“公司是大家一齊努力搞起來的,爭取上市難于上青天,也被我們做到了,到今天要被重組,我心情也很沉重。但誰有辦法讓公司起死回生沒有?沒有辦法,重組也是一種選擇?!蔽彝菐讉€反對的人,他們都避開我的目光。我說:“今天談到這里,大家回去想想,下個星期再談?!?/p>

我知道股票就要漲了,我的事早已做完,連李智也不知我到底做了什么。李智的事我想也做得差不多了,他有兩個多月的時間。我叫董柳打個電話給任志強,叫他明天一早就去股市搶點籌碼。董柳把話筒遞給我說:“他要找你?!比沃緩娬f:“姐夫,是不是李智那里有了什么消息?”我說:“他是你的朋友,你不知道?”他說:“市場這么低迷,我怕又給套住了,我的膽都搞虛了。這只股票最近逆市還漲了兩塊錢,我是不是又追高了?”我說:“電話是我叫董柳給你打的?!彼f一聲“好”,就把電話掛了。第二天上午安泰藥業還沒什么動靜,我知道這是風暴到來之前的寧靜,大筆的錢都圍繞它在運轉,我想象到了無窮無盡的百元大鈔排著隊向前沖去。到了下午,我下班回去打開電視機,知道安泰藥業漲停了。董柳興奮地說:“你的財產今天升值了四五萬呢?!蔽艺f:“李智升了四五百萬都沒你興奮,沒見過錢的人就是這樣眼皮淺?!卑蔡┧帢I連漲幾天,停住了。我知道它在等我,等進一步的消息,事情進一步,它就會往上竄一截。我又召開了第二次董事會,這一次就沒人再反對重組了。我明白他們都上了這條船,沒有退路。至此,事情已經無法逆轉。

到五月十日,就是美國的導彈攻擊我駐南聯盟使館的第二天,股市突然跳空下挫,安泰藥業也大幅掉頭往下,形成了一個“導彈缺口”。董柳說:“是不是拋了算了,已經賺了幾十萬了,保住勝利果實?!蔽艺f:“這是李智在洗盤,重組的消息不公開,安泰的行情就不會到頭。哪天到頭,由我說了算?!睅讉€董事紛紛打電話來問我重組的進展,我知道他們跟著董柳抱著一樣的想法,卻裝作不懂,說:“事情還在進行吧,你們知道多少,我也知道多少?!钡搅宋逶孪卵?,大市扭頭向上,安泰藥業更是勢不可擋,連拉漲停。又過了一個月,股價已經到了四十多塊,李智不停地催我公布消息。我知道股份已到最高峰,他要借利好派發了。他獲利實在是太大了,不但吞了安泰藥業,還用銀行的錢發了一筆橫財,比起來我只是在尾巴尖上咬了小小的一口。

事后董柳告訴我,這一次賺進了一百多萬,近兩百萬。她說:“我們是從魚頭吃到魚尾,把行情做足了?!庇謬@息本錢太小,不然可賺上個幾百萬,我沒有告訴她李智要借給我一百萬的事,只是心里也有點后悔,借了現在還回去,神也不知鬼也不覺,有什么風險?這兩百萬賺得天衣無縫,即使反貪局的人也不能挑出我的毛病。這是位子的魅力,它在市場中找到了表演的舞臺,找到了結合點,天衣地縫。想起劉躍進告訴過我,他們學校的黨委書記,竟為基建中的五萬塊錢回扣丟了官又吃了官司,真的是太傻了也太缺乏想象力了。當時胡一兵說:“像這樣的大傻是應該清除出去,以保持腐敗隊伍的純潔性?!爆F在想來,這真是一句荒誕的妙語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