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侏儒警語 · 七

[日]芥川龍之介2018年09月08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辯護

為自己辯護比為他人辯護困難。不信請看律師。

女人

健全的理性發出命令:“勿近女人!”

健全的本能則發出相反的命令:“勿避女人!”

對我們男人來說,女人恰恰是人生本身,即萬惡之源。

理性

我對伏爾泰 [61] 表示輕蔑。假若始終貫穿以理性,那么我們必須對我們的存在訴諸滿腔的詛咒??墒翘兆碛谑澜缧再澝赖腃andide [62] 《老實人》的作者的幸福呢?!

[61] 伏爾泰(1694—1778),法國啟蒙思想家、作家、哲學家。

[62] 法語,意思是“天真”,作為伏爾泰的作品名譯為《天真論》,也是作品中主人公的名字。

自然

我所以熱愛自然,原因之一是自然至少不像我們人類這樣嫉妒和欺詐。

處世術

最聰明的處世術是:既對社會陋習投以白眼,又與其同流合污。

落^霞^小^說…

女人崇拜

崇拜“永遠的女性”的歌德的確是幸福者之一。但鄙視母雅狐 [63] 的斯威夫特并未發狂而死。這是對女性的詛咒?抑或對理性的詆毀?

[63] 英國作家斯威夫特《加里巴游記》“馬國”中出現的酷似人的狡猾動物。

理性

一言以蔽之,理性告訴我們的是理性的無力。

命運

命運比偶然具有必然性?!懊\在性格中”這句話絕非可以等閑視之。

教授

借用醫家之語,既講授文藝,就應臨床才是道理。然而他們至今仍未觸摸過人生的脈搏。尤其他們之中有的人聲稱精通英德文學,但對孕育他們的祖國的文藝則不甚了了。

智德合一

我們甚至不知曉我們本身,何況將我們所知之事付諸實施更是談何容易!寫出《智慧與命運》的梅特林克亦不知智慧與命運為何物。

藝術

最困難的藝術是自由地打發人生。當然,“自由地”未必意味著厚顏無恥。

自由思想家

自由思想家的弱點在于其為自由思想家。他終究不能像狂熱信徒那樣進行惡戰。

宿命

宿命也許是后悔之子,或后悔是宿命之子亦未可知。

他的幸福

他的幸福依存于他自身的無教養,其不幸亦如此。啊,這是何等令人悵惘!

小說家

最好的小說家乃是“精通世故的詩人”。

語匯

所有語匯都必如錢幣具有正反兩面。例如“敏感”的另一面無非“怯懦”。

某物質主義者的信條

“我不相信神,但相信神經?!?/p>

傻子

傻子總是以為自己以外之人統統是傻子。

處世才能

畢竟,“憎惡”是處世才能之一。

懺悔

古人在神面前懺悔。今人在社會面前懺悔。這樣,除去傻子和惡棍,也許任何人都無法在不懺悔的情況下忍受俗世之苦。

但無論哪種懺悔,可信性都自當別論。

《新生》 [64] 讀后

[64] 日本小說家、詩人島崎藤村(1872—1943)自傳性質的長篇小說。

果真“新生”了不成?

托爾斯泰

讀罷賓可夫 [65] 的托爾斯泰傳,發覺托爾斯泰的《我的懺悔》和《我的宗教》顯然是謊言。然而沒有比持續述說謊言的托爾斯泰那顆心更令人不忍的了。他的謊言遠比我輩的真實更為鮮血淋漓。

[65] 賓可夫(1860—1934),海軍軍官,后活躍于民眾文學。

兩個悲劇

斯特林堡的悲劇是《隨意觀覽》的悲劇。但不幸的是托爾斯泰的悲劇不是《隨意觀覽》。故后者比前者更加以悲劇告終。

斯特林堡

他無所不知,并且毫不顧忌地言無不盡。毫不顧忌地?不,恐怕也像我們這樣多少有所算計吧。

斯特林堡在《傳說》中說他做過死是否痛苦的實驗。但這種實驗并非兒戲。他也是“想死而未能死成”的人之一。

某理想主義者

他對自己本身是現實主義者這點絲毫不存懷疑。然而這終究是理想化了的他本身。

恐怖

使我們拿起武器的通常是對敵手的恐怖,并且往往是對憑空想象的敵手的恐怖。

我們

我們無一不為我們本身羞愧,同時對他們懼之畏之??墒钦l都不坦率述說這一事實。

戀愛

戀愛不過是披以詩的外衣的性欲。至少不披以詩的外衣的性欲不值得稱之為戀愛。

某老手

他不愧為老手。甚至戀愛都鮮乎其有,除非爆出丑聞。

自殺

人皆共通的唯一情感是對死的恐怖。道德上對自殺評價不高,恐并非出于偶然。

蒙田對自殺的辯護含有不少真理成分。未自殺的人并非不自殺,而是不能自殺。

想死什么時候都死得成嘛!

那么試試看!

革命

革命加革命。那樣,我們就可以比今天更合理地咀嚼人間苦果。

梅因朗德 [66] 頗為精確地敘述過死的魅力。實際上我們也因某種契機感受到死的魅力,最后都很難逃往圈外,如繞著同心圓旋轉一樣一步步向死逼近。

[66] 菲利普·梅因朗德(1841—1876),德國哲學家,著有《解脫的哲學》。贊美自殺,本人也自殺而亡。

“伊呂波”短歌 [67]

[67] 收錄了四十八則富有啟示性的日本諺語,如“狗跑正遇當頭棒”等。

我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思想,或許僅是“伊呂波”短歌而已。

命運

遺傳、境遇、偶然——主宰我們命運的不外乎此三者。沾沾自喜者只管自喜就是,但就別人說三道四則屬多管閑事。

嘲諷者

嘲諷他人者同時亦怕遭人嘲諷。

某日本人的話

給我以瑞士。否則,給我以言論自由。

像人,再像人……

像人、過于像人那樣的人,十之八九確像動物。

某才子

他相信自己即使成為惡棍也不會成為傻瓜。然而數年過后,不僅同惡棍全然無緣,反而一直是傻瓜。

希臘人

將復仇之神置于宙斯之上的希臘人喲,你們已洞察一切!

而同時又顯示我們人類的進步是何等遲緩!

圣書

一個人的智慧不如整個民族的智慧。只是,如果能多少簡潔一點的話……

某孝子

他事母至孝。當然,他深知愛撫和接吻可以給其寡母以性的慰藉。

某惡魔主義者

他是惡魔主義詩人。無須說,在現實生活中越出安全地帶一次——僅僅一次——便再也不敢問津。

某自殺者

他決心為一件雞毛蒜皮小事自殺。但這對他的自尊心無疑是沉重打擊。他把手槍拿在手里昂然自語:“拿破侖在被跳蚤叮咬時也必定感到發癢!”

某“左”傾主義者

他位于最左翼的左翼,故而蔑視最左翼。

無意識

我們性格上的特點——至少最顯著的特點——超越我們的意識。

自豪

我們最為自豪的僅限于我們所不具有的東西。實例:Τ精通德語,但他桌子上常放的全是英語書。

偶像

任何人都不反對摧毀偶像,同時對將自身塑為偶像亦無異議。

然而任何人都不可能泰然自若地以偶像自居,除非受命于天。

天國之民

天國之民首先應不具有胃袋和生殖器。

某幸福者

他比誰都單純。

自我厭惡

自我厭惡最顯著的征兆是企圖從一切中覓出虛偽,且絲毫不以此為滿足。

外表

最怯懦的人看上去向來是最勇敢的人。

我們人的特點是犯神決不犯的過失。

再沒有比不受罰更痛苦的懲罰。如果神保佑決不受罰則另當別論。

說到底,罪是道德及法律范疇內的冒險行為。因而任何罪無不帶有傳奇色彩。

我不具有良心,我具有的僅僅是神經。

我屢屢詛咒他人“死了算了”,且他人中甚至包括自己的至親。

我每每這樣想道:就像我對那個女人傾心時她也對我傾心一樣,我對那個女人生厭時最好她也對我生厭。

三十歲過后,我無時無刻不感到愛的饑渴。隨即大寫特寫抒情詩,卻在尚未長驅直進時便敗下陣來。不過這未必是我在道德上的進步,只不過是意識到了心里有一副小算盤而已。

縱使再心愛的女人,同其交談一小時便覺得乏味。

我常常說謊。但從我口中說出的謊無不拙劣至極,當然訴諸文字時除外。

對同第三者共有一個女人我并無意見??墒?,不知幸與不幸,通常在第三者尚未察覺這一事實時,我便陡然對那女子生出厭惡。

對同第三者共有一個女人我并無不滿。但有兩個條件:或者同那第三者素不相識,或者親密無間。

對于為愛第三者而欺瞞丈夫的女人,我還是可以生出愛意;但對為愛第三者而置孩子于不顧的女人則深惡痛絕。

能使我感傷的,唯獨天真無邪的兒童。

我三十歲前愛過一個女人。一次她對我說:“對不起你夫人?!蔽业刮刺貏e覺得愧對妻子。但她這句話卻奇妙地沁入我的心中。我直率地想道:說不定我也對不住這個女人。至今我仍只對這個女人懷有柔情。

我對金錢淡然視之。當然是因為糊口總還沒有危機。

我對雙親盡孝。因為都已老了。

對兩三個朋友,縱使沒說實話,也未曾說過謊言。因為他們也沒有說謊。

人生

即使革命復以革命,除了“入選的少數”之外,我們的生活想必也還是慘淡的。而且這“入選的少數”不外乎“傻瓜和壞蛋”。

民眾

莎士比亞也罷歌德也罷李太白也罷近松門左衛門也罷,恐怕都將消亡。然而藝術必在民眾中留下種子。我在大正十二年寫過“寧為玉碎不為瓦全” [68] ,這一信念至今仍毫不動搖。

[68] 出現在1923年作者在《中央公編》上發表的《妄問妄答》中。

且聽下落的錘音節奏。只要這節奏。只要這節奏尚存,藝術便永不消亡。(昭和改元第一日)

我固然失敗了。但造我之物必然造出別人來。一棵松的枯萎實在不足掛齒。只有存在廣袤的大地,便有無數種子孕育其中。(同上)

某夜隨感

睡眠比死亡愜意,至少較為容易。(昭和改元第二日)

大正十二年(1923)——昭和二年(1927)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辽宁省十一选五开奖 快乐12辽宁一定 重庆彩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11选五平台 吉林11选前三走势图 彩经网福建快3 玩彩票如何专注 乐彩广东快乐十分钟 南京 期货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