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書評:《雪山飛狐》結局之我見

金庸2015年01月28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對于金庸名作《雪山飛狐》的結尾,我想很多人都不陌生。那是一個完全開放式的結尾,讓人心癢難耐,也讓人爭論不休。小說的結尾是胡斐和苗人鳳在巖上巨石上打斗。

兩人這時使的全是進手招數,招招狠極險極,但聽得格格之聲越來越響,腳步難以站穩。兩人均想:“只有將對方逼將下去,減輕巖上重量,這巨巖不致立時下墜,自己才有活命之望”。其時生死決于瞬息,手下更不容情。

片刻間交手十馀招,苗人鳳見對方所使的刀法與胡一刀當年一模一樣,疑心大盛,只是形格勢禁,實無馀暇相詢,一招“返腕翼德闖帳”削出,接著就要使出一招“提撩劍白鶴舒翅”。

這一招劍掌齊施,要逼得對方非跌下巖去不可,只是他自幼習慣使然,出招之前不禁背脊微微一聳。

其時月明如洗,長空一碧,月光將山壁映得一片光亮。

那山壁上全是晶光的凝冰,猶似鏡子一般,將苗人鳳背心反照出來。

胡斐看得明白,登時想起平阿四所說自己父親當年與他比武的情狀,那時母親在他背后咳嗽示意,此刻他身后放了一面明鏡,不須旁人相助,已知他下一步非出此招不可,當下一
招“八方藏刀式”,搶了先著。

苗人鳳這一招“提撩劍白鶴舒翅”只出得半招,全身已被胡斐樹刀罩住。

他此時再無疑心,知道眼前此人必與胡一刀有極深的淵源,嘆道:“報應,報應!”閉目待死。胡斐舉起樹刀,一招就能將他劈下巖去,但想起曾答應過苗若蘭,決不能傷她父親。

?? 落|霞|小|說|w w w | l u ox i a | co m|

然而若不劈他,容他將一招“提撩劍白鶴舒翅”使全了,自己非死不可,難道為了相饒對方,竟白白送了自己性命么?霎時之間,他心中轉過了千百個念頭:這人曾害死自己父母,教自己一生孤苦,可是他豪氣干云,是個大大的英雄豪杰,又是自己意中人的生父,按理這一刀不該劈將下去;但若不劈,自己決無活命之望,自己甫當壯年,豈肯便死?倘若殺了他吧,回頭怎能有臉去見苗若蘭?要是終生避開她不再相見,這一生活在世上,心中痛苦,生不如死。

那時胡斐萬分為難,實不知這一刀該當劈是不劈。

他不愿傷了對方,卻又不愿賠上自己性命。

他若不是俠烈重意之士,這一刀自然劈了下去,更無躊躇。

但一個人再慷慨豪邁,卻也不能輕易把自己性命送了。

此時,金庸筆鋒陡地一轉,給我們送上了一個溫馨的場面:

苗若蘭站在雪地之中,良久良久,不見二人歸來,當下緩緩打開胡斐交給她的包裹。只見包裹是幾件嬰兒衣衫,一雙嬰兒鞋子,還有一塊黃布包袱,月光下看得明白,包上繡著“打遍天下無敵手”七個黑字,正是她父親當年給胡斐裹在身上的。

她站在雪地之中,月光之下,望著那嬰兒的小衣小鞋,心中柔情萬種,不禁癡了。胡斐到底能不能平安歸來和她相會,他這一刀到底劈下去還是不劈?

再之后,是三個大字:全書完。

這三個字,不知道讓多少讀者愣在那里。同時,也有很多讀者給出了自己的猜測。金庸在后記當中也寫道:讀者完全可以憑著自己的性格和意愿給出屬于自己的結局。

于是,關于《雪山飛狐》的續集也層出不窮。小說的續集,當然還是小說,所以我們暫且不討論。我們只按情理討論一下結局的種種可能。

首先的一種可能就是胡斐沒有殺苗人鳳,于是獻出了自己的性命。這種可能性最大,因為一方面,胡斐深愛著苗若蘭,自然不肯傷他父親,否則他怎么向若蘭交待? 另一方面,根據金庸在此書之后所著、卻是此書前傳的《飛狐外傳》,胡斐是一個為了正義寧愿不要自己的性命的人物,而苗人鳳又是胡斐心目中的大英雄,胡斐又 怎么肯向他痛下毒手?至于苗人鳳殺不殺他,那就不是他首先考慮的事情了。真正的英雄,首先是要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。

然而,如果胡斐真的沒有殺苗人鳳,反被苗人鳳所殺,那么,結局也會相當悲慘。胡斐會死自不必說。當苗人鳳回到苗若蘭身邊,知道所有的真相——包括,胡斐是 他義兄胡一刀的兒子,胡斐并未對苗若蘭無禮、反而對其百般呵護且為其心上之人,那么苗人鳳一定會悲悔交加,按他的性格,只有一死以謝罪。苗人鳳死了,苗若 蘭十有八九也活不成。

如果是倒過來,胡斐殺了苗人鳳,其結果也好不到哪去。對于苗若蘭來說,自己心愛的人殺了自己相依為命多年的父親,你讓她怎么辦?嫁給胡斐?那是不可能的 了;自己又活不下去,所以苗若蘭也只有一死。苗若蘭死了,胡斐倒也未必會跟著赴于地下,畢竟他也經歷過袁紫衣那段生離死別的感情,然而,活下去的胡斐會快 樂嗎?而更重要的問題卻是:那還會是胡斐嗎?如果蕭峰賣國、如果楊過另娶,那么他們還有價值嗎?同樣,如果胡斐殺了苗人鳳,我們會理解,但是不大會接受這 個人物了。

所以,這刀劈與不劈,都不會是個好結局。然而,誠如孔慶東教授所說,人生其實真的就會遇到這樣你根本就無法抉擇的問題,所以這個小說并不需要完整的結尾,現在的這個結尾,就最有警示作用,比任何一個結尾都有意義。

不過,我個人認為,此書的結局是很明確的。我們只需要看兩句話,一是“他若不是俠烈重意之士,這一刀自然劈了下去,更無躊躇?!笨蓡栴}是他是個俠烈重意之 士,所以這一刀他根本就不會劈?!叭欢舨慌?,容他將一招“提撩劍白鶴舒翅”使全了,自己非死不可?!边@其實是胡斐的推斷,真的不劈的話,是不是非死不 可呢?我們看苗人鳳的反應:“他此時再無疑心,知道眼前此人必與胡一刀有極深的淵源,嘆道:‘報應,報應!’閉目待死?!睋Q句話說,苗人鳳已無心將這一招 使全,胡斐不劈他的話,他也不會對胡斐構成什么威脅了。

所以,真正的結局就在這個結尾之中:苗人鳳睜開眼睛,疑惑地問對方是什么人,和胡一刀到底是什么關系。此時的胡斐自也不再隱瞞,自報家門。于是苗人鳳連嘆 數聲,又想到此人“玷污”了自己的女兒,又恨又惜,不由地罵了他幾句,胡斐自是辯解。苗人鳳大喜,攜胡斐的手下山去找苗若蘭——那塊巨石,自是擋不住兩位 高手。從此,胡苗兩家的世仇化解,三人“過上了幸福的生活”……俗是不是?所以金庸不這么寫啊。呵呵。

(豆瓣書友:龐二哥)

搜索關注 印象周刊 公眾號,微信看書更方便!

 

共 2 條評論

  1. 匿名說道:

    鵝鵝鵝?心

  2. 匿名說道:

    這是大家在心里最想的結局了也是金老想的結局。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i 股票融资利率 北京快三一定牛形态图北京快三 彩票网上投注官方端口 秒速赛车投注平台官网 重庆时时彩软件免费版 陕西快乐10分开奖号码 河北11选5任选五遗漏 北京股指期货配资 河南福彩快3号码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