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附錄 佛經選讀 · 一

一行禪師2018年09月08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正念的基礎:《大念處經》 (1)

(1) 《大念處經》:譯自巴利經典《長部》第2 2經,經典主要在談四念處,即觀身念處、觀受念處、觀心念處、觀法念處。

我是這樣聽說的:有一次,世尊在拘樓國劍磨瑟達磨城中,與拘樓人在一起。當時,世尊對比丘們說:比丘們!比丘們回答:世尊!世尊接著說了以下的開示:

比丘們!只有一條路可以使眾生清凈,克服嘆愁,滅除苦憂,獲得正道,體證涅槃,這條道路就是四念處。是哪四念處呢?

比丘們!比丘就身體觀察身體,精勤、正念、正知,去除對身心世界的貪欲和憂惱;就感受觀察感受,精勤、正念、正知,去除對身心世界的貪欲和憂惱;就心觀察心,精勤、正念、正知,去除對身心世界的貪欲和憂惱;就諸法觀察諸法,精勤、正念、正知,去除對身心世界的貪欲和憂惱。

一 、觀身念處

(一)入出息念

比丘們!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呢?比丘們!比丘到森林中,或到樹下,或到隱僻無人之處,盤腿而坐,端正身體,把注意力放在嘴巴周圍,保持覺知,覺知呼吸時氣息的出入情況。入息長時,他清楚了知:“我入息長”;入息短時,他清楚了知:我入息短;出息長時,他清楚了知:我出息長;出息短時,他清楚了知:我出息短。他如此訓練自己:我當感受(息之)全身,而入息;他如此訓練自己:我當感受(息之)全身而出息;他如此訓練自己:我當寂止身行,而入息;他如此訓練自己:我當寂止身行而出息。

比丘們!就像技術熟練的木匠或他的土地,當他鋸木做一次長拉鋸的時候,清楚了知:我做了一次長拉鋸;當做一次短的拉鋸時,他清楚了知:我做了一次短拉鋸。

比丘們!就像這樣,比丘入息長時,他清楚了知:我入息長;入息短時,他清楚了知:我入息短;出息長時,他清楚了知:我出息長;出息短時,他清楚了知:我出息短。他如此訓練自己:我當感受(息之)全身,而入息;他如此訓練自己:我當感受(息之)全身而出息;他如此訓練自己:我當寂止身行,而入息;他如此訓練自己:我當寂止身行而出息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

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于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二)觀姿勢

又,比丘們!比丘在走路時,他清楚了知:“我正在走路”;在站立時,他清楚了知:我正站立著;在坐著時,他清楚了知:我正坐著;在躺著時,他清楚了知:我正躺著。無論何種姿勢,他都清楚了知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

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于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三)正知

又,比丘們!當比丘來回行走時,以正知而行;當他前瞻或旁觀時,以正知而行,當他彎下身體或伸展身體時,以正知而行;當他搭衣、持缽時,以正知而行;當他在吃、喝、咀嚼或嘗味,以正知而行;當他大小便時,以正知而行;當他行走、站立、坐臥、覺醒、說話或沉默時,以正知而行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四)思維不凈

又,比丘們!比丘仔細思考這身體,自腳底而上,自頭發而下,皮膚所覆蓋的都是充滿種種不凈,他這么想:在這身體中,有頭發、體毛、指甲、牙齒、皮膚、肌肉、筋鍵、骨、髓、腎臟、心臟、肝臟、肋膜、脾臟、肺臟、腸、腸間膜、胃中物、糞便、腦、膽汁、痰、膿、血、汗、脂肪、眼淚、皮脂、唾液、鼻涕、關節液、尿水。

就好像有一只兩個口的糧袋,里面裝滿各種種子,諸如:稻米、糙米、綠豆、豌豆、芝麻、白米;而且就如同有位能分辨這些種子的人,當他打開這只袋子時,他可以看到里面所裝的東西,告訴人家說:這是稻米、這是糙米、這是綠豆、這是豌豆、這是芝麻、這是白米。

比丘們!相同地,比丘仔細思考這身體,自腳底而上,自頭發而下,皮膚所覆蓋的都是充滿種種不凈,他這么想:在這身體中,有頭發、體毛、指甲、牙齒、皮膚、肌肉、筋鍵、骨、髓、腎臟、心臟、肝臟、肋膜、脾臟、肺臟、腸、腸間膜、胃中物、糞便、腦、膽汁、痰、膿、血、汗、脂肪、眼淚、皮脂、唾液、鼻涕、關節液、尿水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五)思維四界

又,比丘們!比丘仔細思考這身體,不論置身何處或何種姿勢,以身體組成要素的特性,他這么想:在此身中,有地界、水界、火界與風界。

+落-霞+小-說 ?? w ww· l uox i a· c om·

比丘們!這就像技術純熟的屠夫,或屠夫的學徒,殺了一條牛并將他分解成幾塊后,布于地上。比丘們!相同地,比丘們仔細思考著身體:不論置身何處或何種姿勢,依身體的組成要素,他這么想:在此身中,有地界、水界、火界與風界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六)觀墓園九相

(1)又,比丘們!當比丘們在墓園里,看到一具被丟棄的尸體,這尸體已死一日、二日或三日,變成腫脹、淤黑且潰爛,他對自己的身體這么想:確實如此,我的身體也是這種性質,也將變成如此,而且無法避免這樣的結果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2)又,比丘們!當比丘在墓園里,看到一具被丟棄的尸體,這尸體被烏鴉、禿鷹、獵鷹、蒼鷹所啄食,或被野狗、老虎、豹、狼所食,或被其他種種生物所食時,他對自己的身體這么想:確實如此,我的身體也是這種性質,也將變成如此,而且無法避免這樣的結果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3)又,比丘們!當比丘在墓園里,看到一具被丟棄的尸體,只剩下骸骨,附著在骨上的一些血肉,以及連接骨骸的筋鍵,他對自己的身體這么想:確實如此,我的身體也是這種性質,也將變成如此,而且無法避免這樣的結果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4)又,比丘們!當比丘在墓園里,看到一具被丟棄的尸體,沒有皮肉,只剩下有一塊塊血跡的骸骨,和連接骸骨的筋鍵,他對自己的身體這么想,確實是如此,我的身體也是這種性質,也將變成如此,而且無法避免這樣的結果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5)又,比丘們!當比丘在墓園里,看到一具被丟棄的尸體,只剩下血肉不存的骸骨,及連接骸骨的筋鍵,他對自己的身體這么想:確實如此,我的身體也是這種性質,也將變成如此,而且無法避免這樣的結果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6)又,比丘們!當比丘在墓園里,看到一具被丟棄的尸體,只剩下一堆骨筋肢解的骨頭,四散各處:這兒是手骨,那里是腳骨,這兒有踝骨,那里有膝骨;這里有大腿骨,那里有骨盆骨,這里是脊椎骨,那里是肩胛骨,又有肩骨、頸骨、下頜骨、牙齒以及頭蓋骨,他對自己的身體這么想:確實如此,我的身體也是這種性質,也將變成如此,而且無法避免這樣的結果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7)又,比丘們!當比丘在墓園里,看到一具被丟棄的尸體,只剩下一堆泛白如海螺殼的骨頭,他對自己的身體這么想:確實如此,我的身體也是這種性質,也將變成如此,而且無法避免這樣的結果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8)又,比丘們!當比丘在墓園里,看到一具被丟棄的尸體,經過多年,骨頭堆積成堆,他對自己的身體這么想:確實如此,我的身體也是這種性質,也將變成如此,而且無法避免這樣的結果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現象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(9)又,比丘們!當比丘在墓園里,看到一具被丟棄的尸體,骨頭腐蝕成粉,他對自己的身體這么想:確實如此,我的身體也是這種性質,也將變成如此,而且無法避免這樣的結果。

于是他就身體內部觀察身體,就身體外部觀察身體,同時就身體內部、外部觀察身體。因此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的現象,他觀察身體當中不斷滅去的現象,他同時觀察身體當中不斷生起、滅去的顯現。于是他清楚覺知:這是身體!修成了只有正念與覺照的境界,超越執著,不再貪著身心世界的任何事物。

比丘們!這就是比丘如何就身體觀察身體。

 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 福建省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福建快三形态走势一定牛 重庆快乐十分012 福建体育彩票11选5现场开奖 股票分析报告网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一定牛 甘肃11选5遗漏一定牛 2000年上证指数 如何理解股票指数 福利快乐双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