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霞小說

第八章 煉獄

蕭鼎2014年10月25日Ctrl+D 收藏本站

關燈 直達底部

狐岐山,魔教鬼王宗的總堂所在,籠罩在一片肅殺之中,原本強大的門派,陡然間死去了整整一半以上的人手,無論對天底下任何強大的門閥,也是極其慘重的打擊。那么多的熱血弟子,戰意高昂地出征,而回來的時候,卻只有一身浴血的鬼王一人。

揮之不去的陰影,顯現在狐岐山中每一個人的臉上和心里,誰也不知道,那些殘忍兇狠的獸妖下一個對手,究竟會是誰?

鬼王回來之后,直接就閉門修養去了,沒有人敢問他,但是人們并沒有等待很久,很快的,消息一個接一個的傳了回來,事情也漸漸變得清楚起來,這一場西南大戰中,魔教三大派閥破天荒的合力對抗獸妖,雖然為什么三大派閥會暗中結盟或者另有圖謀,除了鬼王只怕已經沒有什么人知道了。

?? 落+霞+小+說+ w w w ~ lu ox i a ~ co m-

而這一場大戰的結果,可以說讓魔教遭受了千年以來最慘痛的失敗,鬼王宗損失了一半以上的人手不說,萬毒門先在門中內亂里大傷元氣,其后獸妖攻入毒蛇谷,殘存的一些高手弟子幾乎也是死傷殆盡。至于一向暗中蟄伏的合歡派此次不知為何,也舉全派之力加入這場大戰,而他們的下場也是在無窮無盡的獸妖面前全軍覆沒。

此時此刻,元氣大傷的鬼王宗上下一片驚恐,但無論如何,他們此刻的情況仍遠遠好于萬毒門和合歡派,鬼王宗大部分高手都留在狐岐山,所以中堅實力實際上并未受損,而萬毒門與合歡派經此一役,就連有沒有人逃出來都不知道。

這一天,在修養了多日之后,在門下弟子忐忑不安的猜測之中,鬼王重新出現在了鬼王宗弟子們的面前。對于剛剛經歷的這一場大敗,鬼王提都不提,而是直接了當地連續下了多道命令,很快的,整個狐岐山山腹之中,開始騷動起來。

所有的人都開始收拾行裝,打包東西,準備干糧清水,因為鬼王的命令中最后一條,清楚的說明了一件事,因為此刻中土獸妖肆虐,而且圣教元氣大傷,為了圣教的未來,他已經決定,鬼王宗全體上下,一齊向西北而去,進入那片萬里蠻荒,去那個傳說中圣教的誕生之地——“蠻荒圣殿”。

在一片忙亂景象中,鬼王面無表情地背負雙手,向山腹深處寒冰石室中走去。這一路行程萬里,而且蠻荒那里荒涼燥熱,以碧瑤目前的情況,并不適宜長途前往蠻荒。本來以鬼王心意,是想拜托小白照顧碧瑤,以九尾天狐千年道行,加上狐岐山機關重重,自然萬無一失,但如今事情卻有了變化。自從他回來之后,不知怎么,小白竟然從這里消失不見了,他問了好幾個人,但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去向。

想到這里,鬼王眉頭微微皺起,不知不覺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女兒所在的寒冰石室之外,他嘆息一聲,開門走了進去。

鬼厲正站在那里,默默陪伴著碧瑤。聽到了身后有動靜,但他連頭也沒有動一下。

鬼王慢慢踱步,走到了鬼厲身旁,從他的身體旁向安靜地躺在寒冰石臺上的女兒望去,那張蒼白而美麗的容顏一如往昔般清麗,就像是她冥冥中也知道,這個世界上最關心她的兩個男人,也是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兩個男人都在她的身邊。

她的表情很安靜,很從容,很安心!

鬼王看了碧瑤半晌,眼中閃爍過幽光,有難得一件的慈祥,過了許久,他長出了口氣,淡淡道:“你怎么不去整理一下東西?”

鬼厲沒有抬頭,也沒有直接回答他,反而問了鬼王一句,道:“我聽說蠻荒方圓方里,但不是荒涼戈壁就是一望無際的沙漠,一年到頭都酷熱異常,是不是?”

鬼王點了點頭,道:“不錯,當年我曾經去過蠻荒圣殿,那里氣候的確如此?!?/p>

鬼厲皺眉道:“那碧瑤怎么能去,她現在這個……樣子,怎么能受的了這個苦?”

鬼王看了鬼厲一眼,道:“我本來就沒想帶瑤兒去蠻荒?!?/p>

鬼厲神色一動,向鬼王看來,鬼王道:“蠻荒荒涼酷熱,的確不適合瑤兒,我本意是讓她就留在狐岐山中,待我們走后,發動山中機關禁制,關上入口,如此便十分安全。但為防萬一,還是要有個人至少一月進來查看一次,以免生出意外?!?/p>

鬼厲站了起來,道:“要留個人么,是誰?”

鬼王淡淡道:“我原意是想托付給小白,她道行高深,而且很愿意在這狐岐山中好好休息幾年,但不知為何,這些日子卻找不到她了?!?/p>

鬼厲面色微微一變,鬼王看在眼中,心里一動,道:“怎么,你知道她去哪里了?”

鬼厲慢慢搖頭,沉默了片刻,道:“讓我在這里照顧碧瑤罷?!?/p>

鬼王凝視著他,道:“你照顧瑤兒我當然放心,也信得過你,但如今圣教甫遭重創,我有意重振聲威,首先就要安定教眾,一統圣教,身邊很是需要你這個人才的?!?/p>

鬼厲的目光第一次離開了碧瑤,慢慢移到鬼王身上,忽然道:“這一次與獸妖大戰,跟隨你出去的那些弟子都死了嗎?”

鬼王臉色一變,眼中精光大盛,這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面前當面提起此事,但他并沒有發怒,只是這般深深看著鬼厲,然后徐徐道:“都死了?!?/p>

鬼厲收回了目光,重新落到碧瑤身上,過了半晌,道:“這一次大戰過后,魔教之中雖然元氣大傷,但萬毒門與合歡派全軍覆沒,對我們實力尚存的鬼王宗來說,卻不能不說是一個統一魔教的大好機會。目前形勢如此,就算沒有我在,教中也已經沒有什么勢力能和你一爭長短了?!彼o靜地道,“可是碧瑤這里,還需要人來照顧,你就讓我留下來照顧她好了?!?/p>

鬼王看了他好一會兒,點頭道:“既然你這么說,我就不勉強你了?,巸壕蜋嗲彝懈队谀?,我也相信你能夠照顧好她,不過你記住,獸妖實力可怖,且感覺敏銳,為了以防萬一,最好還是封住山門禁制,然后你大概一兩個月進來查看一次即可,如此便不會有什么不妥了?!?/p>

鬼厲緩緩點頭,算是答應了下來。鬼王的目光重新看了看自己的女兒,片刻之后,他發出一聲謂嘆,轉身向外走去。

就在他將要走到門口的時候,忽然鬼厲的聲音從他身后傳來:“宗主……”

鬼王一怔,倒有些出乎意料之外,鬼厲很少主動向他打招呼說話的,此番突然開口,倒不知為了何事,當下道:“什么?”

鬼厲沉默了片刻,忽然道:“你心里恨我么?”

鬼王背對著他,一動不動,沒有說話,也看不到他的表情。

鬼厲慢慢地道:“碧瑤都是因為我才變成這樣的,在你心中,是不是很恨我?”

他面色漠然,像是在說著與自己無關的話題一樣,但鬼王卻一直沒有說話。石室之中,兩個男人就這么背對背站著,空氣中的氣氛似乎僵硬起來。

輕煙了了,從碧瑤身下的寒冰石臺上輕輕飄起,飄散在空中,不知過了多久,身后突然傳來拉開石門的聲音,鬼王什么也沒有說,靜靜地走了出去。

“轟??!……”響著低沉的聲音,石門再一次的關上,寒冰石室中只剩下了鬼厲陪伴在碧瑤身邊。他面色木然,怔怔地望著面前的那個女子。

※※※

古老而茂密的原始森林中,隨風傳來一陣陣可怕而焦臭的味道,就像是難看的傷疤,原本青綠的樹林中到處都是被獸妖肆虐過的痕跡,巨大的林木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下,無數森林里的動物尸骨丟的到處都是,整個森林中的安寧氣息蕩然無存。

在找到那個已經發瘋了的魔教弟子的第二天,蕭逸才、法相等一行七人正道弟子,順著越來越是明顯的獸妖痕跡,漸漸接近了那個藏在深山之中的山谷。一路之上經過的森林,到處都是他們剛才看到的那幅景象,雖然并沒有看到人的尸骨,但這副景象依然讓人為之動容。

在許多人的心里,甚至都不約而同地想到,難道這些獸妖,真的就是天生為了殺戮而來到這個世上的么?

這一天的午時時分,一行人出現在了毒蛇谷之外的那條殘破古道之上,這里的周圍被獸妖怪物們破壞過的痕跡是如此明顯,以至于眾人幾乎沒花什么力氣就看了出來,那條古道是硬生生被無數獸妖踩踏過而擴寬了數倍,到處都是獸妖怪物們留下的巨大腳印和尖利爪痕,空氣中也仍然彌漫著一股腥臭味道,除此之外,似乎還有一種比較微薄,但卻讓人更加忍受不了的惡臭,不過誰也分辨不出那是什么味道。

看著前方那個山谷入口,里面同外面一樣的一片狼藉,被那片可怕洪流肆虐過的土地森林清晰可見,古道彎曲蜿蜒,誰也不知道在那山谷之中,究竟還有什么?

不知道為什么,所有人的神色都有些緊張,陷入了一片尷尬的沉默中。最后還是蕭逸才咳嗽了一聲,但發聲之后他卻悄悄發現,自己的喉嚨竟是干燥的發疼。他鎮定心神,道:“諸位,看來那個魔教弟子沒有說謊,應該就是在這里,獸妖和魔教發生了一場大戰?!?/p>

他環顧四周,猶豫了片刻,然后問道:“我們進去看看?”

沒有人說話,此刻就連李洵的臉色看去也很不好看,片刻之后,站在蕭逸才身邊的法相低聲喧了一句佛號,道:“既然到了這里,我們便無謂說再放棄了,進去罷?!?/p>

其實這個道理在場眾人誰都明白,只是不知為何,那個山谷之中仿佛有股詭異的東西,悄悄影響著每一個人的情緒,讓人心生畏懼。一直跟隨著法相的師弟法善,甕聲甕氣地應了一聲,走到了師兄身旁。

“走吧?!闭f這話的并不是蕭逸才,而是林驚羽,他手中的斬龍劍握得緊了緊,然后面色肅然,當先一個向毒蛇谷中走去,跟在他身后走去得是陸雪琪,李洵也隨即跟上,蕭逸才和法相對望一眼,都看出對方眼中隱隱有擔憂之意,但片刻之后,眾人還是都走了進去。

偌大的山谷,一望無際的森林,眾人走在毒蛇谷中,四周卻只有一片死寂,不要說是見到動物,竟然連慣常的鳥鳴聲,竟然也沒有聽到。這個山谷周圍地方,竟似已經變做了死氣沉沉的鬼蜮。

空氣中獸妖怪物的腥臭味一樣的濃重,但隨著眾人的深入,每一個人的眉頭都越皺越緊,此時此刻,隨著山谷中的風吹來的另一股氣息,幾乎讓人聞之就欲嘔吐出來的可怕氣味,也越來越濃了。

山路曲折,彎彎曲曲,眾人全神貫注地警戒周圍,緩慢前進著。前方有個拐角處,是一道山坳,走到這里,空氣中的味道已經惡心到讓人無法忍受的地步。忽地,走在中間的燕虹沖到路旁,其他人都是大吃一驚,李洵驚道:“師妹,你怎么了……”話說了一半,他就停了下來,因為他和眾人都看到了燕虹站在路旁雜草叢中,拼命嘔吐。

沒有人開口嘲笑,因為誰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,這個山谷雖然還沒有露出它的真面目,但似乎已經比這個世上絕大多數的地方都更加可怕。燕虹喘息著停了下來,面色蒼白,走回到眾人身旁,低聲道:“對不起,我、我實在是……”

法相勉強一笑,道:“燕師妹,沒有關系的?!?/p>

蕭逸才也道:“不錯,這個氣味誰都受不了,你不必在意,如果你不行的話,要不先去山谷外面等我們罷?!?/p>

燕虹遲疑了一下,卻搖了搖頭,道:“我們走吧?!?/p>

李洵走過來,對著燕虹點了點頭,眼中有安慰之色,低聲道:“自己小心,不要硬撐著?!?/p>

燕虹點頭答應,蕭逸才轉頭道:“好,我們繼續走吧。前頭不知道有什么怪物兇險,大家一定要小心?!?/p>

眾人紛紛點頭,再一次向前走去,林驚羽依然走在最前方,眼看著越來越接近那個山坳拐角,他握著斬龍劍的手心里,開始溢出了冷汗。此刻空氣已經惡臭的難以呼吸,林驚羽臉色微微發白,一咬牙,一個箭步跨了過去,繞過了這個山坳拐角,看到了山谷之中的景象。

他整個人瞬間僵硬了。

在他身后的眾人立刻都注意到了林驚羽的異狀,不由得都緊張起來,蕭逸才低聲叫了林驚羽兩聲,他卻根本沒有反應,一雙眼睛只是死死看著前方。陸雪琪第二個走上去了,然后李洵、燕虹、蕭逸才、法相和法善,一個接一個地走過了山坳拐角,看到了毒蛇谷里的景象。

然后,所有的人都呆住了。

那便是傳說中悲慘的修羅地獄吧,如此可怖的場景,赫然出現在晴朗的青天白日下。無數的尸骨落在毒蛇谷中那片屋宅內外,有人的,也有各種獸妖怪物的,有一些完整的,但更多的卻是慘肢斷臂,四分五裂到認不出來的尸骨,密密麻麻滿地都是,幾乎看不到有空隙的地方。

在勉強定住心神后,蕭逸才等人蒼白著臉繼續勉強向里走著。

慘不忍睹的景象到處都是,而且越往山谷深處,景象就越發慘烈,這里的戰斗不用想象就可以看出極為慘烈,無數人的尸骨和怪物獸妖的尸體都糾纏在一起,腳下的土地已經完全變做了深黑色,那是被鮮血所浸染的顏色。

走進了那片宅院,每一處房間內外,重要的通道入口處,都可以看到慘烈的激斗殘痕,有些地方甚至尸骨高高的堆了上去,顯然是為了爭奪這個小小的入口,雙方前赴后繼地拼死爭斗,踩在戰友的尸體上不死不休地搏斗著。

在庭院中,眾人開始看到有幾只體形巨大的妖獸尸體,甚至有的比整座殿堂屋子還要高大,但此刻曾經兇猛不可一世的妖獸,也只是靜靜地躺在這人間地獄一樣的地方,等待著腐爛。

空氣中的惡臭尸臭,已經到了可怖的程度,但正道弟子一行人卻反而比剛才好過了一些,因為眼前的慘狀,反而讓他們對這些惡臭淡漠了一些,只是,沒有一個人的表情是好看的,任誰看來,這些人的臉色似乎也已經和死人差不多了。

他們繼續向宅院深處走去,更多的尸骨出現在他們面前,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,在這個山谷中到底死去了多少魔教弟子和獸妖怪物,他們幾乎就是下意識地向里走去,走去,走去……

每一個人的面色都如此呆板木然,每一個人都緊緊握住了自己的法寶,絲毫都不肯放松,在跨越了無數的尸骨血海之后,他們來到了一處靈堂之前。

之所以還看得出是個靈堂,是因為他們看到這個房間里有一具棺材,而這個屋子的內外,似乎是搏斗最激烈的場所,用尸骨堆積如山來形容都不過分。也就是在這里,眾人發現了許多魔教中熟悉的尸體:百毒子、吸血老妖、端木老祖……

這些曾經叱咤風云、呼風喚雨的魔教兇人,此刻都死不瞑目地躲在這個地方,許多人的臉上還帶著恐懼之色。

誰都可以想象,但誰也不愿意去想象,他們臨死之前究竟是怎樣的一副場景!

隨著探查的深入,蕭逸才等年歲稍長的人又相繼在這里發現了更多的魔教成名人物,包括毒神的三大弟子、合歡派里許多重要人物,倒是鬼王宗那邊,雖然穿著鬼王宗服飾的弟子死亡極多,但成名的人物尸骨卻極少發現。

眾人慢慢地聚集到靈堂前方,看到周圍的人的臉色都很難看,蕭逸才澀聲道:“這里死了很多人,魔教重要的人物都在這里了,萬毒門好像全死了?!?/p>

旁邊的燕虹臉色白的嚇人,低聲道:“那邊也是一樣,合歡派也死了不少,連三妙夫人都、都在那里……”

陸雪琪的臉色蒼白,牙齒緊緊咬著下唇,臉上神情復雜變化,看去又是不忍,又是惡心,更不知怎么,她似還有幾分害怕。在最后一個走回眾人這里之后,她忽然道:“有沒有看到鬼王宗的人?”

眾人一起搖頭,隨即都怔了一下,站在一旁的李洵臉色忽然更加難看起來。蕭逸才看了他一眼,對陸雪琪道:“鬼王宗的普通弟子死了不少,但好像沒看到……成名人物的尸體?!?/p>

陸雪琪面色一緩,但旁邊的李洵眼中忽地精光大盛,冷冷道:“蕭師兄,你難道忘了這些獸妖都是吃人的嗎,一路之上我們進來,看到了多少白骨,誰知道那些鬼王宗妖孽,會不會已經被……”

“哇!”一聲呼喊打斷了李洵的話,卻是燕虹突然忍耐不住,又跑到墻角嘔吐出來,李洵怔了一下,忽地嘆息一聲,住口不說了。

法相面有不忍之色,和法善兩個人一起低聲頌讀佛號,誰都知道,李洵話雖然說的難聽,但這個可能性真的很大。蕭逸才、林驚羽等人面色復雜,都慢慢低下頭去,只有陸雪琪面容慘淡,臉上蒼白的更無一絲血色,就連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搖晃了幾下。

只是這個清冷女子卻沒有低頭,她慢慢抬頭,向天仰望,那一片無垠青天上,就連山谷上方的云彩看去都是血紅色的。

陸雪琪的嘴唇動了動,仿佛想要呼喊什么,可是,終究是什么聲音也沒有發出來!

 

共 14 條評論

  1. 匿名說道:

    。。

  2. 匿名說道:

    可惜三妙夫人了,都還不知道哪三妙呢~就給怪獸給….

    1. 三妙夫人說道:

      我的三妙,當然是口妙,逼妙,肛妙了。

      1. 三秒夫人的兒子說道:

        媽媽說的對

      2. 三秒夫人的兒子說道:

        媽,媽說的沒錯…

  3. 匿名說道:

    妖孽

  4. 良人說道:

    也就這個情節不太合理,遇到這種是,魔教都應該獨善其身,怎么可能和妖獸去拼

    1. 匿名說道:

      你沒認真看,這是鬼王的計策

      1. 匿名說道:

        這寫的合歡派也太豬了,看不出來鬼王宗全是些小嘍嘍么,居然全派涼在萬毒門,這魔教三足之一的老大三秒夫人智商太低了吧,金瓶兒不是在之前很聰明的嗎,怎么也不見了。

        1. 匿名說道:

          金瓶沒死

    2. 匿名說道:

      的確如此!如果真是這樣,魔教則不魔!倒成了正派教派。

      1. 匿名說道:

        不同意,魔教只是正道對圣教的侮辱稱謂。圣教本就不是必然惡的存在,只是敗者寇。

  5. 叫獸說道:

    其實三妙以為鬼王宗和萬毒門都快死光了,是想進去把剩下的圣教殘黨全滅掉,撿個便宜,結果估計是讓新進來的獸妖給圍在里面了,然后就掛了…好了我編不下去了??

    1. 只是一個過客說道:

      你說的是對的,這就是鬼先生的計策,等合歡派 以為 鬼王宗想和其一起打 萬毒門落水狗,鬼王宗利用一半門徒作為誠意 。然後合歡派就想著 螳螂捕蟬 黃雀在後,等萬毒跟鬼王宗鬥得差不多再來個漁人得利,但她們沒想到鬼王宗引走了六成的獸妖來毒蛇谷來個玉石俱焚。

發表評論

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